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异世荒野直播

第二百五十四章 狩猎(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直立而起的狼王双爪交叉成X字型,带起赤红的能量刃,对准喷射而来的妖狼火焰就抓了过去,尽管它手上的红色光芒微弱、暗淡,仿佛狂风中飘零的烛火,在和妖狼火焰头部接触的瞬间,这红色光芒骤然大盛,延伸出了长达两米的辅刃,轻而易举的就把能量妖狼的头部劈碎,顺势就将粗若水缸的妖狼火焰顶了回去!

    “哟,这‘凯撒锐爪’里面居然带着能量吸收的功能,这个狼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啊。”凌默在一旁啧啧有声,品头论足:“只是野兽终归是野兽,没有经过系统的武道训练,吸收而来的能量并没有充分的利用,你看它气势虽足,但爪子其实已经被妖狼火焰灼伤了,真是可惜这天赋了。”

    “能量吸收在魔兽身上,并不是一个罕见的天赋,但能把这个天赋用好的魔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我倒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一旁的零号接口,语气里带着困惑:“更让我在意的,是这狼王字正腔圆的大陆语,它是从哪学会这语言的?理论上讲它应该没有出过腐烂之地才对!零号有些吃惊的问道。”

    “大概是因为,这只狼王的领地内,有什么生物,是经常用大陆语交流的吧?”凌默笑了笑:“这种情况也不算罕见,毕竟狼王是七级魔兽,拥有着不逊色于人类的智慧,多听几次也就学会了。”

    “用大陆语交流的死灵生物?有这种东西吗?”零号愣了愣:“正常的魔兽都会有自己的一套交流体系,或者干脆用魂火进行意识交流,不太可能会说大陆语吧?即使是之前,我身为无头骑士的时候,和同族交流大多数时候也是靠魂火,如果不是生前的记忆保存的过于完好,我那时候根本不可能会说话的!零号回忆着自己的遭遇,简单的对比着说道。”

    凌默神秘一笑,却不肯再说下去,而是指了指场上,让零号将注意力集中在那群狼上,以免错过最佳的捕猎时机。

    八合一的妖狼火焰被直接弹了回来,砸回那些正在开无遮大会的群狼之间,引发了剧烈的爆炸!这蓝色苍炎引发的爆炸和普通的爆炸完全不同,它不会扬起任何烟尘,而是在一种半透明的环境下,扭曲着爆炸范围内的一切!

    那些交配着的巨狼们看见这爆炸,哪还顾得上抽查,全都快吓尿了!硬扯着互相分开,炸了锅一般四散奔逃!生怕爆炸的冲击波将自己卷进去,生怕那扭曲的苍炎粘在自己的身上!至于分开的过程中,到底有没有扯掉点什么,那可真就顾不得了。

    几匹巨狼反应都很快,奔逃出去的动作也很利索,只是被妖狼火焰引发的爆炸最外围轻轻擦了一下,饶是如此,被擦中的巨狼仿佛被一辆飞驰的火车命中,‘咚!’的一声巨响过后,便打着旋儿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狂喷几升鲜血,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凄惨的哀嚎着!

    被余波擦一下,受伤都如此严重,这狼王的实力,简直就是深不可测!

    由于布偶熊选择催情的目标,都是狼群里比较弱小的个体,因此在刚才那场爆炸中,终究还是有狼没躲过去。

    一只明显比其他的狼体型小一圈的公狼,本来正躺在地上,似屈辱、似愉快的享受着另外一只雌狼的侵犯,对方明显比这只雄狼强壮的多,轻松的将它压在身下,用雌上位的姿势侵犯他,当妖狼火焰的爆炸来袭时,雌狼根本不顾得下身的快感,本能促使着她在雄狼身上重重一踩,拼尽全力的侧身跃了出去!

    由于姿势、角度的问题,她跃出的瞬间,将身下雄狼的大宝贝直接折断了、撕开了!(狼的器官里是有骨头的,用折断这个词没毛病,这个故事的原型是师姐在配种站亲眼所见,交配时母狗乱动弹,把公狗的给……)

    公狼的下身本来就处于充血状态,这一下直接被撕扯的血肉模糊,喷射出了好大一片鲜血!公狼吃痛,惨叫出声,动作不由自主的慢了一拍,因而也就错过了跃起的最佳时机,被爆炸的正中心卷了进去!

    肉眼可见的,在半透明的扭曲空气中,这匹公狼的身体跟着空气的节奏扭曲了几下,如同在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样,被上下左右高速旋转甩干一套连招,然后和个破布娃娃一般甩了出去!

    落在地上的巨狼滚了两圈,很明显,全身各处都处于一种不自然的扭曲状态,左前爪、前脊背、右后腿都朝着违背常理的方向扭曲着,明显是里面的骨头已经彻底粉碎了!好在它的颈骨没有遭殃,头和脖子还处于正常的角度范围内,因此还可以倒抽着冷气,哀哀得低嚎着。

    即便它已经如此的凄惨了,狼王还是不肯放过它,凯撒锐爪最后的锋刃,还是无情的落在了这只公狼的腰腹,在它柔软的肚皮上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虽然不至于开肠破肚,但一大蓬一大蓬的鲜血向外喷射着,样子还是非常触目惊心!

    此时便可以看出,这匹公狼的脊椎恐怕是断裂了!如此沉重的一击打在它的身上,竟然只是让它浑身一颤,闷哼了一声,从声音里根本听不出多少痛楚!很明显这是脊椎断裂,痛觉感受传递不上去的标志,俗称‘高位截瘫’!

    狼王带着满手、满头满脸的鲜血,从这匹可怜的公狼身上站起身,眼中带着残忍的神色,俾睨了群狼一圈,迫使那些犯了禁的公狼母狼们全都低下头,趴伏在地上,表露出顺从的意思,好几匹下身折断的公狼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伤势,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任由殷红的鲜血从打湿了皮毛,在自己的下身处形成了一个小血泊,也不敢动弹一下!(此处情节为真实情节改编,非作者杜撰、夸张,犬科有yin茎骨,交配无需O起,先进去再O起,膨胀后卡在雌性体内,很难拔出,受惊吓后折断率极高。)

    向前走了几步,狼王走进那些‘犯了禁’的部下身边,对着每一匹巨狼狂吼一声,口气喷的那些巨狼毛发向后根根竖起,如同经历了强风吹拂!然后它一脚一个,将这些属下踹飞了出去,任由那些属下身体撞在周围的参天巨木上,发出一声声痛呼,然后软绵绵的贴着树干掉了下来!

    即使被这么凶暴的对待,那些犯了禁的巨狼脸上,一个个也露出了庆幸的神色,狼王踢得虽然狠,但好歹惩罚已经结束了,自己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虽然弄得一身血一身伤,就连小**都没了,但好歹小命保住了不是吗?反正,正常情况下,自己的小**也用不上不是吗?更何况,做狼要知足,和躺在地上那个生死不知的同族一比,自己还是非常幸福的不是吗?

    狼王踹完了部下,长身而起,两只粗壮到夸张的前肢敲着胸口,仰起头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怒吼!

    “嗷呜————!!!”

    强大的气势扑散开来,让声音传播到极远的野外,顿时,那些散落于旷野之上,正在四处警戒、觅食的苍炎狼家族成员也跟着长嚎起来,回应着它们的首领,回应着它们的王!

    再次确立了自己在狼群中的绝对统治地位,狼王满意的低下头,面对着自己眼前这些属下,喉头间发出低沉的‘乌鲁’声,时不时的还拿爪子指着身后躺倒在血泊中的那个倒霉蛋,样子很像是在给自己部下开会训话。

    看它的动作,开会训话内容不外乎‘这次就这么放过你们但要是还敢有下次老子一定把你们碎尸万段地上那个混蛋就是你们的榜样不信邪的大可以试试哦我差点忘了你们已经没有小**了想试也没得试哈’之类的话。

    周围的巨狼排排坐,立正稍息气氛严肃,时不时从喉头呜咽一声,似是在回应自己的首领,内容大概也是‘领导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忏悔自己的罪孽看在小的已经被没收作案工具的份上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之类的。

    会议在融洽、友好的氛围中进行,狼王与部下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坦诚、深入的交换了意见,统一了全族思想认识,凝聚了全族的战斗意志,为即将开展的第十九届雨季狩猎工作做好了思想准备、理论准备,对确保第十九届雨季狩猎工作的胜利召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狼王在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魔法的分析了当前腐烂之地环境形势,深刻阐述了五年来全族和周边环境发生的历史性变革,深刻阐述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狼族特色狩猎主义的合理性、必要性、必然性,深刻阐明了未来一个时期,全族狩猎事业发展的大致方针和行动纲领,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重要思想、重要观点、重大判断、重大举措。

    狼王指出,新环境下,腐烂之地的环境问题日益突出,获得食物变得愈发艰难,新生儿出生艰难、抚养艰难、教育艰难、成才艰难。在新时期的压力下,狼族的全族狼员应当团结起来,提倡少生优生,优生优育,切实的提高思想觉悟,深刻的认识到,将自己基因留下来为第一要务的狭隘思想,只会阻碍狼族全族的发展。

    年轻一个不生好,老了族群来养老。要认清为族群做贡献,使族群更加强大繁盛,就是为自己谋福祉,为未来谋保障,为子孙谋幸福。将思想和行动统一起来,为建设更加美好的明天,为实现伟大的狼族梦而奋斗!

    狼族成员们深受鼓舞,为狼王的精彩讲话喝彩,拍爪声极为热烈,数次中断了会议。作为成员代表的二柱子起身发言,以它为代表的狼族群众认为,狼王的讲话具有很强的思想性、战略性、前瞻性、指导性,全族上下要把深入学习贯彻狼王重要讲话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任务,切实领会讲话精神,并以此指导和推动各项工作,一狼交配,全族结扎。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和优异的身体素质迎接全族第十九次雨季狩猎工作胜利召开!

    会议在火热、热烈、激烈的讨论后胜利结束,与会狼族成员纷纷表示: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一次胜利的大会,一次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大会。会后,没有来得及参与的狼族成员纷纷表示遗憾,痛惜自己失去了一次学习提高、发展自我的良好机会,并表示一定要认真的领会会议精神,加强学习,不断进步,为狼族未来的建设,做出更加杰出的贡献!

    ……

    目视着自己的属下拖着残躯,在荒原的大地上划出一道道血痕远去,狼王满意的点了点头,脸色一片祥和,待到那些成员全都远去,在视野里都看不到的时候,它闪身来到一颗巨树之后,先是轻咳了一声,锋利的獠牙之间,隐隐有血迹渗出。然后没过几秒,它再也压抑不住,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呛咳,喷吐出了一大片血沫!

    狼王到底是老了,这个苍炎狼的族群,在它的统治下已经走过了十九个年头,面对自己属下发出的合力一击,尽管都是些老弱病残,狼王表面上轻松解决,但内腑还是受了不轻的创伤。好在它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伤势,没让部下们看出端倪,经历过这一次,自己的统治至少还能维系几个月。

    但是,这种欺瞒性的硬撑,到底能坚持到几时呢?看来,我的统治真的已经抵达了终点,只是不知朕的大好头颅,谁当斩之?谁又会加冕为王?

    正当狼王自艾自怜的时候,它忽然想到,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动弹不得的属下,全程看到了自己这虚弱的一幕!想到这里,狼王的眼中凶光大盛:原本还想着给你时间养伤,实在不行用族群的剩余食物养着你这个废物,以儆效尤,但现在看来——

    留你不得!!

    它缓缓的回过头,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却猛然发现,原本瘫痪在地上,浑身上下骨头都碎的差不多的那匹公狼,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自己逃了吗?这不可能!即使是自己,受到那种程度的伤害,也决不可站起来!再说看地上的血迹,很明显,那匹公狼,是被别的不知名生物抬走了!那摊血泊的边缘处,好像还有一个小巧的脚印……

    一念及此,狼王大叫一声,脚爪上闪动着红光,倾尽全力的向前方跃去!在它身后,一截锋利的风刃无声无息的探出,在它的大腿位置切开一道细线,随着狼王激烈的动作,炸出漫天的血雾!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