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春夏秋冬和你

025、春生夏长(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之后的十天里,严月开启了连轴转的模式,游戏经仔细试玩后,发现出来的问题很大,白正十天来的火气也一直都没有消下去过,团队里的所有人也全都不敢松懈半刻,整层楼里都安静如斯,一天下来团队里说的话,平均到每个人身上是三句,还全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交涉。

    严月忙完每天上午的工作后,就要马上去录音棚监棚,之后又要赶回写字楼工作到深夜,回公寓后还需要和方西乔讲第二天配音的片段,洗漱完后又是一两点睡觉,七八点起**。

    而方西乔也总是不厌其烦的等她到深夜十二点,后面见严月的脸色日益惨白,他还特地去查了补气色的食谱,总是煲好汤在煤火灶上温着。

    严月每天加班回来,第一时间就会跑去厨房看今天煲的是什么汤,然后盛上一碗,再心满意足的喝完,她自然有怀疑过这汤的别有用心,可方西乔解释说是他最近在喝养生汤,煲多了剩下的,不想浪费才留着,让她想喝就喝,不想喝直接倒了就行。

    她爱喝汤,但是懒得煲汤。

    “方先生你这汤煲的真是越来越好喝了。”严月双手端着一碗热汤,从厨房那边走到客厅,加班的疲惫被一碗热汤带走。

    方西乔抬头看了眼,见到严月散去了满身疲倦后,弯嘴笑了笑,汤里他放了补养身子的中药材进去。

    严月把碗放在茶几上,在方西乔身边坐下,开始着再一轮的工作:“明天是不是配林竖被民众投诉,要去带新人那里的剧情?”

    “对。”方西乔弯腰拿起桌上的A4纸,认真的模样一如他对待刑事诉讼案件,“我觉得这里的剧情有点不对,林竖是个热爱警察职业的人,他整个人虽然很冷峻,但他内心却拥有一个孩子般的梦想,那就是抓完所有坏人,也正是因此在最后他才会为了抓一个偷钱的小偷而牺牲,但在这里的剧情,局长让他退居后勤,他直接就答应了,竟然没有一点的争取。”

    严月摘了隐形眼镜,有点看不清楚上面的字,只能把脑袋凑了上去一点,这一凑让方西乔摒住了呼吸,两人现在的距离近到方西乔能闻到严月头发上的清香。

    方西乔赶紧偏过脑袋。

    严月看了两眼也收回了凑过去的脑袋,她很快就记起了那段的游戏剧情是什么:“好像是有点不搭前面的剧情,那方先生你的想法是什么?”

    “争取、痛苦、为了自己心中那个梦想,拼命承诺会改掉做卧底时的**习惯,最后因为服从是他的天职而点头答……”方西乔说着往旁边看去,严月已经靠在柔软的沙发背上,合眼入睡。

    “严月?”方西乔轻轻的喊了声。

    严月抵着沙发的脑袋动了动,却依旧没有醒,刚刚那番动作似乎是在与“困兽”做斗争,斗争过了,失败了,所以继续睡了。

    方西乔笑着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俯身去抱严月,他刚想要使劲抱起的时候,笼罩在他高大身影下的女人突然用鼻音“嗯”了声,像是梦呓。

    “方先生已经成为了林竖,所以方先生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我没什么意见。”严月蠕动着嘴唇,声音细若蚊声,需要离得很近才能听清楚。

    方西乔听清楚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臂弯中说话的女人,持着怀疑的态度又喊了声:“严月?”

    没有回应,只有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方西乔抱着严月起身,步伐稳健的朝严月的卧室走去,将严月放在**上,盖好薄被后就起身离开了。

    第二天六点钟,严月就醒过来了,洗漱完就马上出门去赶地铁,到了中午,又匆忙的去了录音棚。

    因为方西乔的声音早已塑造出了一个鲜活的林竖,所以她不来监棚也完全是可以的,而且这样来回跑其实也很累。

    严月看着玻璃窗里面的那个男人,但就算再累,她还是想亲自来看一看。

    “喝杯热水坐坐吧。”录音棚老板把手里的纸杯递给严月,“天天都看你亲自来监棚,里面配多久,你就跟着站多久,不累的啊。”

    老板又瞥了眼严月的脚:“还穿着高跟鞋,我说你们这些女娃啊,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

    严月接过纸杯,跟着过去到过道的椅子上坐下,听着老板的话,嗤笑了声:“工作不分男女,而且这是我本职工作,两小时也没什么。”

    “要是我屋里那女娃有严**你一半对工作的认真就好了。”老板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

    录音棚老板的女儿是严月同校的学妹,严月在学校的时候又带过他女儿的军训,所以老板对严月也心存好感,但还算不上是当女儿来看。

    因为他很欣赏严月在工作上的能力,而不是心疼严月这么努力工作。

    要记住,亲人和爱人是会心疼你的,因为她们看到的不止是你超强的能力,还看到了你能力背后的艰辛。

    严月满不在意的喝了口水,这话只当听听就算了,哪个父亲不会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最好的:“是张老板对爱女的要求太高了。”

    老板高兴的笑了几声,因为不是他家女儿不认真工作,而是他不让自己女儿出去工作,一直留在家里相亲,他笑着拍了两下大腿后,就起身去忙别的了。

    严月转了转手中的纸杯,坐下来喝了热水后,压下去的困意又再次席卷而来,她这次不再抵抗,整个人往后面的墙上靠去。

    方西乔对着麦说完今天要配的最后一个字,下意识看向外面的时候,没有如往常一样看到那个女子,他难掩失落的垂下眼眸,摘了耳机挂在一旁往外面走去,边走边低头看着手中的文稿。

    刚拿开上面压着的纸,下面的纸就掉落了,他弯腰伸手去捡,起身抬头的时候,原先失落的眼眸又重新亮了起来,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他往录音室右边过道的长椅走去,严月在那里坐着睡着了。

    但一走近,他就紧张了起来,严月的脸泛着淡淡的红,他要伸手去探额头的时候,突然顿住了手,先开口喊了好几声,见严月依旧毫无反应,他才抚上严月的额头,幸好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烫手。

    可也有点发着低烧的感觉。

    方西乔将手中文稿卷起来,又把女子的包拿在手上,不再顾及什么男女有别,俯身抱起女子往录音棚外走去,途中遇到录音棚老板的时候,他还解释了一句:“严月发烧了。”

    老板立马热心的跟着出去,路上还操心的说道:“这严**就是太拼命了,女娃在家待着,再嫁个好人家不就是享福了,偏要把自己搞得生病。”

    张老板看似拥有开放思想,可其实骨子里还是那样的老古董。

    “老板说得有失偏颇,只要是人就都会生病发烧,而且听说待着不动享福的人,会因为长时间不运动导致身体器官出现问题,从而减少寿命。”方西乔微抿薄唇,他低眉看了眼怀中的女子,太拼命也会减少寿命,不过这话他现在不会说出口。

    张老板也只是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出了录音棚后,指了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那边有个杨医生诊所,赶紧带严**去看看吧,可得赶紧退烧,烧久了对身体不好。”

    方西乔点头道谢之后,在平稳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抱着女子往诊所走。

    到了诊所后,发现严月是过度疲劳引起的低烧昏睡,只能输液退烧,方西乔去车上放了东西,又折回来继续在一旁守着。

    方西乔侧目看着躺在简易病**上的严月,倦态爬满了她的脸,任谁也不忍心她再睁眼,因为她一睁眼又即将开启连轴转的工作,就这样做一天的睡美人也好。

    最后一瓶输液瓶只剩下最后三分之一的时候,严月醒了过来,她要抬手揉眼睛的时候,方西乔赶紧伸手把她的手摁住,眼神往上面的输液瓶瞟了瞟:“别动,不然会回血,要重新扎针。”

    “我又发烧了?”严月安分的放下了手,但又挣扎的要坐起来,她刚睡醒的声音也还带着点软绵沙哑。

    方西乔点头,伸手去帮着女子:“过度疲劳引起的低烧昏睡,现在是最后一瓶输液瓶。”

    严月靠着后面的枕头,习惯性的伸手要从旁边包里拿手机,但这次却落了个空,她还没有开口询问,方西乔就已经把包给她递了过来,她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

    方西乔用余光瞟了眼严月,严月的眉头已经在不经意间皱了起来,随后低头打了个电话出去,手机紧贴耳边。

    “学长…”严月怕打扰到别人,刻意将声音压低,“在输液…对不起…嗯…只有一点了…输完马上回去。”

    电话只打了一两分钟就挂断了,方西乔听不到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只能听到严月低语回答着的。

    方西乔听得略微皱眉,却始终没有开口说什么。

    输完液后,严月说要先回写字楼,方西乔提出送她,这次她点头同意了,但只是笑了笑,然后点头同意,没有开口说一句,嘴角的笑也显得疲倦不堪,比原先更疲倦。

    到了写字楼外,下了车的严月像以前一样俯身在车窗前,提醒着方西乔开车回去注意安全,随后转身走进写字楼。

    她脚刚踏进办公区,陈语她们就向她投来了同情的目光,陈语或许是于心不忍,伸手拉住了她:“月亮,下午的时候关卡剧情出现了问题,要你这个主策划定夺你不在,所以你进去后小心着点。”

    严月感激一笑,在走进白正办公室前,她做准备的深吸了一口气。

    “学长。”

    “你知道你是我们这个团队的主策划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