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都市言情 -> 真龙

第746章 凡身圣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剑锋所指,一道寒芒如灵龙飞舞,激射在那盏诡异的灯台上。

    如此强大凌厉的剑气激射,竟然没有将灯台损坏,可见这灯台实在是极其高端的法器。

    灯台内九道气息惊恐愤怒,争先恐后似乎要挣扎出来。但是剑芒灭杀了它们最后的希望,将这盏灯台彻底封死。

    片刻之后,灯台冷却如冰,再度封印。

    “再度封印,又是一个劫数,只是此劫更加漫长。”秦尧笑了笑,单手将灯台抓了过来,“而且万千年后,这些家伙就算还有一线生机可以出世,也已经没多少生命力了吧。”

    范坚强气得咬牙切齿:“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上古的那些老东西们,究竟有什么安排?”

    秦尧:“安排很简单,解封的步骤与你说的一致,分别是人族三教和兽族四圣联手,才能将之解开。但是后来人族的圣王们预测到,龙族后裔会出现一些变故——应该指的是魔龙皇,于是在暗中做了一个保险措施。”

    范坚强:“什么保险措施?”

    秦尧:“就是人族三教可以解禁,但是人族第四教却具备将之否定的权力,你也可以理解为用来监督制衡、扭转错误的‘一票否决权’。这个第四教,就是墨家。”

    “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甚至没有通报给龙族圣王,所以就这么一直暗中延续了下来。”

    “而且这个否决权并非掌握在墨者的钜子手中,而是由上古圣王真武大帝指定的使者,在当世墨者之中代为监督选择‘应劫者’。正如墨家最强血脉为玄武,而真武大帝正是玄武之神,所以它虽然是道门神祗,但同时又是墨者的守护神。”

    “每一代都会选择一个应劫者,代代不绝却不为人知。所以哪怕你提前几百年做这件事,又或者延后数百年做这件事,总有人会出来否决你。”

    “比如这次,选中的应劫者是我。”

    记得当初秦尧悟透所谓的剑意,得到小剑剑的时候,已经被宋慈音收录到门下有段时间。所以说小剑剑是非常智能的,能够感应出对方是个墨家的候选人,这就像佛门圣王可以辨别出索要天魂的人是不是本门弟子一样。

    范坚强有点懵。不过他现在不觉得自己倒霉了,因为倒霉往往意味着不小心失败,或者运气不好而失败。他不一样,他是一开始就跳进了一群老不死设计的坑里面,整个计划从一开始基本上就意味着要输。

    “人族果然狡诈,从你们老祖宗到你这一辈儿,全都是一个样儿!”范坚强忿忿不平,“不过你这个否决权,怎么保证执行?”

    秦尧指了指天空中的神城仙宫:“实力就是最大的保证。只要被圣王使者选中的,都可以随时借用这座神城里的神能伟力。这是真武大帝的神城,就算对付一般圣王都不在话下。”

    也就是说,秦尧现在还是秦尧,但却能随时调动这座真武荡魔宫的所有能量,以及真武玄天剑的威能。这二者加起来,就算是寻常域外魔主也绝非对手。

    至于所谓的圣王使者,竟然就是这把小剑剑。

    小剑剑受命于上古圣王,不到最关键时候绝不表明相关秘密,就算对被选择之人也不能说,免得泄露机密。直到摊牌的时候,也就是不需要继续保密的时候,才能将这一切坦然相告。

    甚至就算到了最后,假如不需要借助仙宫的话,小剑剑这个小心机婊还不想坦白呢。它想通过自己的能力试着对付一下范坚强,假如能干掉,那就继续装糊涂。

    因为一旦告诉了秦尧相关的法门,那么秦尧不但可以随时借助神城之力,而且可以掌控了小剑剑本身。直到秦尧老死,否则此生的关系不会改变,恰如秦尧和白加黑的关系差不多。

    明明能当兄弟,谁乐意当手下,所以小剑剑原本怀了点私心。但后来发现打不过范坚强,无奈之下只能把咒法教给了秦尧。

    小东西现在还在秦尧手心里面生闷气呢,因为以后要听命令了,遇到秦尧的召唤,再也不能假装听不见而撅着屁股睡大觉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从此剑生不自由。

    范坚强:“这么说,你这威能不是你的,而是你借的。”

    秦尧:“对,而且这辈子随时借,还不用还,你说气不气。”

    气,快忒么气死了,这和属于你自己的修为有什么区别。

    其实秦尧还知道,自己并非只会一直“借用”下去。因为真龙遗族本来就是三魂完整,所以只要继续修炼下去,他迟早有一天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器魂和神城,完成最终的突破。

    甚至由于真武大帝的提携,他将来就算打破圣者和圣王那道极限关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这不知又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

    而到时候一旦自己拥有圣境威能,再可以随时借助真武之力,真不敢想象最终会有多强。

    范坚强此时又不解道:“不过,这混蛋小剑剑为什么选择了你?”

    秦尧:“原因很多,第一它身在真武山,而墨者登上真武山的并不多;第二,我好歹算是个资质不错的吧,而且也是个虔诚的墨者。”

    你虔诚?手心里的小剑剑有点挣扎。妈蛋,小爷当年就是一直找不到其他墨者了,看到你还算稍微合格的,这才选择了你好吧。

    秦尧:“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这人虽然身为凡俗,但却有圣者之心,所以成为应劫者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小剑剑不得不插话:“你不要脸的样子真有老主人的三分风范。”

    “混蛋!”秦尧用意念跟小剑剑交流了一下,并且微微使出了一分玄奇的劲力渗透到了小剑剑之中。

    小剑剑吓得顿时一颤:“老……老主人的心印,你究竟怎么回事?”

    秦尧:“真武大帝将神城借用给我的同时,也自动传了一份‘心印’,助我将心境修为提升到圣者巅峰之境。所以现在我虽然不是圣者,但说有份圣心很过分吗?”

    小剑剑还是不服:“那你也是先当选应劫者,最后才成就圣心;可你听听你刚才吹的牛波一,好像是因为先有了圣心,才成功当选一样。”

    秦尧:“说破英雄惊破胆,那些教成功学的大师不都是这么干的。”

    小剑剑:“明白了,明明是踩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但是那猪却逢人便说自己是怎么努力、怎么刻苦、怎么有天赋,又是怎么通过科学的办法才飞起来的。”

    秦尧:“……”

    他忽然觉得自己收这个小弟不一定是明智之举,可能又是个白加黑一样的贫货、二货。

    范坚强颓然摇头,自知挣扎无望,脸色苍白道:“认输,你动手吧。”

    “好,别喊疼就行。”秦尧说着探出一只手,竟然硬生生将范坚强的魂魄给撕扯了出来!

    范坚强大呼痛苦:“王八蛋秦尧,你个不要脸的!要杀就杀,还忒么虐杀老子,枉顾当年情分。”

    秦尧笑了笑:“你懂个屁!”

    林教授似乎明白了秦尧的意思,过来有点为难的说:“你是要他和龙树一样的结局吧,但他挣扎太厉害啊。这种圣者稍微反抗挣扎,我就很难成功。”

    “他挣扎个毛!”秦尧手中喷吐一股淡淡的烟云,于是像是做了全麻一样,范坚强的魂魄顿时昏迷了下来。

    林教授马上再度催动“离魂”,费尽全力将范坚强的天魂剥离出来,而后被秦尧轻松灭杀。

    “命魂和地魂也给他分离了。”秦尧说,“这货就不能有本事了,稍微有点本事他就会作死。当然要灭就灭他的命魂,毕竟他原本属于魔族,拥有的是地魂的记忆。”

    好的。

    不一会儿,范坚强的肉身动了动,缓缓醒了过来。有点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费尽力气催动了一下血气,竟然只有上等真裔的实力。

    甚至,脑袋里也有点浑浑噩噩,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在林教授这个精神类血宗强者面前,抹杀一个真裔的很多记忆也不难。

    但是抹杀极少,因为抹杀多了的话,那就基本上不是原来的人了。

    秦尧希望留下原来的范坚强,留下那个油嘴滑舌亦正亦邪的兄弟,只要他不再作恶就好。

    龙树上师走了过来,轻轻敲了敲范坚强的脑袋:“不如跟我走吧,一同赎去我们身上的罪孽。此前是你利用我的癫狂而作恶,此后我来带你用佛法来洗罪,如何。”

    范坚强摇头:“不怎么样,我不要当和尚。”

    龙树上师:“你还以为我真的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我只是对你交代一句罢了,你答不答应都没用,走!”

    ……

    当林教授完成,秦尧又道:“看到你刚才的手法我又想到一件事,就是我借助神城之力而暂时达到那种境界的时候,整个人是真实提升的。不但破解了魔龙皇的记忆,而且瞬间激活了《九字真言咒》的第九个咒法。只可惜现在恢复了凡身,又无法绘制这个咒法的咒文了。”

    魔龙皇的记忆,一旦看到了就不会忘,那么境界恢复寻常也无所谓。但是咒法不行,现在不到圣境,自然无法在心口绘制第九枚咒文。

    所以随后的时间里,秦尧觉得抓紧时间学习图腾术,提升一下。他想在再度借助神城之力的时候,自己为自己绘制图腾。因为林教授的修为不够,估计绘制不成。

    前面姚秦、苏无求和孔宰予进阶半圣之后,绘制的咒文图腾其实都是秦尧代劳的。虽然远不如林教授的技法精湛,但主要是秦尧的力量充沛,加之咒文图腾比较简单,所以能够绘制下来。

    可要是自己给自己绘制,那就需要更加精湛的技术了,否则连左右反笔都容易搞混。

    林教授:“可以啊,不过想学技术还得从基础抓起,回龙城学院给我继续当模特去。”

    秦尧哈哈大笑:“就怕有人盗摄我的真阳啊。”

    林教授脸颊微红狠狠瞪了他一眼。

    “对了,你这第九个咒法是什么?厉害吗?”

    爆、力、破、疾、甲、御、隐、辰,前面八个咒法纷繁复杂而个个厉害无比,林教授当然好奇这最后一个、只有达到圣境才可能开启的咒法究竟有多牛波一、多**。

    不仅仅是林教授,包括唐剑心等人当然都很好奇。

    “当然厉害,说出来都怕吓到你,所以还是别说了……”秦尧卖了个关子,笑吟吟而去。

    ……

    两年后,两界形势渐渐趋于平稳。

    反向界里当初残余的古兽被剿灭干净,终于恢复了正常。

    秦尧终究没有去继承什么乱七八糟的宝座,老妈还得继续带着大孙子呕心。当然有温茉和宋紫凝辅助着,再加上反向界里本就没多少人口,所以事务倒也慢慢理顺。

    其实秦尧不仅仅没继承这边的位置,他连在正界安全局的职位也给辞掉了。暂时都没什么大的敌对势力了,自己带着这个职务没多大的意思。

    但是其余几个人不一样,一个个都成为位高权重的大忙人——

    苏无求根据龙树上师的安排,继承了佛尊的职位;

    太微真人修为全无,道门损失惨重,姚秦接任新的道尊也没人不服;

    朱云从自知不如孔宰予,而且立志去做圣教的学问,所以将教尊之位给了孔宰予,虽然孔宰予这家伙也不想接位。

    毕竟是三位半圣,大家不敢不服。

    宇文述学也毫无疑问成了猎人公司的新总裁,同时也是墨家新一代钜子。在宇文天河失去修为、宋慈音重伤且老迈,而文有则也战死的前提之下,宇文述学接掌钜子之位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看似墨家的钜子比那三大尊都弱,但问题是墨家真正的大佬是秦尧,所以气势上反倒会更盛一筹。

    而这位真正的大佬反倒貌似销声匿迹,原来他竟然回到龙城学院重新修满自己的课程。再往后几年,人世间都仿佛没了他的影子。

    虽然两界之中已经没有值得他出手的事务,但是对于这么一个传奇最强者的长期缺位,遗族世界还是觉得挺不自在。于是,各种传闻也就多了起来。而传闻越多,也就越是传奇。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