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踏剑歌

陈家的劫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主持人喊了三次以后落锤道:“恭喜,一万一千两黄金。成交。恭喜这位厢主喜得《通天》秘籍,稍后在后场结算。好,下一件拍品是星落弯月刀。刀剑来上代阁主萧顶天亲手打造。上届萧湘子阁主,百年难得一见的铸兵将才,多少铸兵大家一生呕心沥血就是为了能有一件作品上兵器谱。而有一件作品上了兵器谱也就代表了他的铸兵功力。星落弯月刀虽然是萧顶天阁主的早期作品,不在兵器谱前十位。但此刀气势悠长,可劈山河。可谓是一把神兵。起拍价黄金一万两。每次加价不低于一千两黄金,张家担保真品。”

    台下哗然,潇湘子的“斩六”可是兵器谱上第十二位的神兵,他铸的神兵共六把,这竟然是其中一把。虽然只有一把上课兵器谱。但这兵器谱上

    只有十五把兵刃而已,能上此谱,铸兵功力可见一斑。而刀剑来也是因为上代阁主潇湘子名望大增。

    这时候余啸坐直了起来。两眼精光,目光如炬。回头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陈遥。

    魏幼象也看向陈遥道:“我上次看见。。。嗯。。。你拿你包的时候有一叠一千两黄金的银票。估摸着有三万两黄金。我这秘籍已经拍了,你看。。。”

    听到这里,余啸大喊:“一万一千两。”

    陈遥脸一黑道:“好啊,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呢?魏幼象张家给你张家重客的时候不是给你了十万两黄金了吗?你还问我拿?”

    魏幼象一惊:“那个信封?他说的时候我没当回事的。这能用吗?而且张家为什么要送我十万两黄金?”

    陈遥说道:“土鳖,不过是十万两黄金而已,这些拍品根本不入张家的法眼。你的十万两黄金只能在八角楼和四茶馆使用,不过是多烧几碗茶,多做几顿饭,送几件不入流的东西。张家拍卖一个月一次,而真真的拍品都是放在最后压轴。而真真的拍品,你那十万两黄金不过就是水花而已,真真的拍品张家抽成很高。买哪些东西的人也只敢来张家楼买,所以卖这些东西的人只能在这里卖。每笔都是天文数字。张家楼的规矩,玉佩送出三等,也会配玉佩曾送一万、五万、十万两黄金。而且三万两?我堂堂陈家大**你说我就只有三万两黄金,可别逗我了。”

    魏幼象叹了一口气,以前从来不用花钱,报魏家的名号就能走人,魏家自然回来结账。出了白帝城,专门会有管家结账。做守将的时候守将府账房先生会给魏幼象一路结账。从来无忧无虑,早知道就自己存点下来了。

    魏幼象道:“但是无功不受禄,我这样拿人家十万两花,不太好吧。”

    陈遥调皮道:“你意思花我的钱就好呗,要不你以身相许吧,你以身相许我就帮你。”

    魏幼象瞠目结舌:“你。。。你这。”

    陈遥继续说 :“怎么,我陈家大**还配不上你了呗?”

    魏幼象无奈道:“算了,我还是花他张家的钱吧。以后还给他张家。”

    这时候星落弯月刀已经叫到了一万八千两。余啸憋红了脸看向陈遥。

    陈遥笑了笑道:“你别看我呀。”

    余啸鼓起勇气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不行的话我可以以身相许。”

    老李一整抽笑。

    陈遥憋了半天说了一个滚字。余啸又看向魏幼象。魏幼象说:“行行行,反正欠了一万一了,你再欠点也一样是欠,整吧。”

    余啸大喊一声雷声滚滚:“两万!”

    最终两万九千两黄金拿下把星落弯月刀。余啸笑道:“谢谢谢谢。我早就想用双手刀了,这把弯刀刚好做我的副刀。谢谢谢谢。”

    魏幼象没好气道:“别,我这要还的。钱记得还啊。”

    余啸忙道:“还还还,我一定会还的,你看我是那种不还钱的人吗?我一个月月奉五十两黄金,福利加一加一年有七百两,我吃公家的睡公家的,一年就花二百两。六十多年就能还清。我回头给你写个还款计划。”

    魏幼象沉默道:“你老余家呢?没钱吗?”

    余啸骄傲道:“长大了谁花家里钱啊。”

    魏幼象很无语:“。。。。。。”

    这个时候最后一件拍品上来了。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看看今天要拍什么宝贝。主持人拿起一只古朴玉盒,打开后一股药香弥漫整个大厅。主持人笑道:“这件宝贝,我也心动啊,正派主持人没有主持的原因就是他今天坐下面了。他也想拍拍看能不能拍下这个宝物。此物名为窃坤花!安静。窃天地乾坤,万物造化。千年成型百年开花。开花时间不过一炷香。采下冷藏,可保半年。半年之后必成飞灰。功效,延寿十二年!起拍价一百万两黄金,每次叫价不低于十万两黄金!窃坤花还有四个月就化为飞灰。张家担保。现在开始拍卖。”

    “一百一十”“一百二十万”“一百三十万两”。。。

    陈遥叫了价:“两百万两!”

    这下魏幼象一脸迷茫道:“刚是你叫的吗?这乱叫不会有事吗?”

    管家张婷婷微微一笑道:“拍下了没付钱,会被当成砍掉双手。”

    魏幼象道:“这。。。。。。”魏幼象还在恍惚间又听到了陈遥叫价:“三百万!”余啸说了一句:“姑娘啊,知道你有钱,但你也别跳着叫啊。我很害怕。”老李眯着眼睛认真道:“同行的人会有惩罚吗。。。”

    管家张婷婷微笑道:“失信是张家大忌,同行的人回被关押三个月。”

    大家都沉默了。。。

    “四百万两!”对面的那个女人喊价了。刚才不跟魏幼象争价格是怕树敌,印象后面的竞拍。看来对面哪位和陈遥都是冲着这花儿来的。

    陈遥起身轻咬嘴唇:“五百。”

    对面传来坚定而志在必得的声音:“六百万两。“

    陈遥跌坐在椅子上,神情茫然,轻声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出价了。”而后看向对面道:“七百万两。”

    良久。对面没有说话。陈遥抬起头看向对面。“七百五十万两。”对面还是喊出了高价。

    陈遥不再说话,她低着头轻轻的说着:“对不起。”轻轻的已是泪流满面。

    人潮散去。各自都在自己的房间休息。魏幼象来回渡步。还是决定去陈遥哪儿去看看。

    到了陈遥房门,轻扣,进门,坐在陈遥身边。陈遥眼睛红肿。两人静坐半晌。陈遥开口道:“小时候母亲就不在了。父亲每日练功、研习医术,从不管我。只有爷爷,天天逗我开心,教我医术。可现在他快走了,躺在**上不能动弹。陈家内乱,为争夺陈家家主的位置,暗流涌动。趁机爷爷病危,陈家内斗,爷爷的老管家跟我说,已经有人盯上陈家了,陈家号称神仙乞丐都不救,得罪了很多人。现在有人要把陈家覆灭。留下几个人奴役起来,专门给他们提高子孙实力,帮助自己拉长自己的全盛时期。而家里其他人根本不在乎,一定要等爷爷咽气,争出陈家的家主,再一致对外。陈家经不起折腾了。老管家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钱,让我偷偷跑出来买下这朵窃坤花。家里的其他钱都被看着动不了。本来我想救活爷爷,又让陈家能度过这关的。”随后又哭了起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