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六章 罚你画100副(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明眼人从画中穿戴,一看便知,这是美人山庄的王上和一个男人的情事!玉天卿直想揉碎了这幅画,少顷,她又将画摊开,咬了咬牙,告诉可心道:“收起来!”

    这一日,不管是官员还是侍女都在四处议论

    “听说王上和元影卫青天白日的就做那种事。”

    “真的吗?”

    “是啊。王上似乎很喜欢元影卫呢。”

    “以前每次元影卫求见,王上总是不肯相见。连墨砚居都没进去过一次,咱们还以为元影卫不得**呢!”

    “用膳的时候就做那种事,想必是真的喜欢吧。”

    玉天卿听到可心的回报,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青筋都快爆出来了。她将脸埋进池子中,漂浮的玫瑰花瓣沾染了水汽显得更加娇艳,淡淡的花香与涓涓的温水祛除了她的疲惫。

    可心手中托着托盘,上面放着米黄色的寝衣。浴池中袅袅缠绕的烟雾,一个白皙的背部对着她。刚刚清洗过的墨发湿湿地贴在肩膀和背部,她很瘦,肩胛骨有一些凸起,但皮肤仍是滑腻如脂。可心微微叹了一口气,王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事情再也不让旁人插手。有时候她的眼神中似能摄出琉光来,她的眼神既不柔弱,也没有过多的渴望,黑白分明的带着一点的坚定,让人有点,有点害怕。她从前颇为重视自己的脸,断不会脸上还有红斑就出去见人,她从前也颇为喜欢胭脂,将自己的脸与唇涂得娇红......

    可心将托盘放到桌上,转身要走。

    “你喜欢元砚知?”背后柔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可心一颤,随即便伏跪在地:“奴婢不敢,绝不敢。”

    那个身影仍然没有回头,她缓缓道:“喜欢,也没什么错。”记得第一次出紫气殿,可心便极力让她去墨砚居,后来又替元砚知求情。就在刚才,她看那副画的表情,既害羞又添了一味嫉妒。所以玉天卿确定,她喜欢元砚知。他们都是十几岁的青葱少年,年岁相当,喜欢,也是人之常情。

    可心背后的冷汗冒出,额上也一片汗津津。她一边磕头,一边大声说道:“奴婢不敢!奴婢错了!”

    “你知道本王为何总要你和若棋近身伺候吗?”

    可心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眼内皆是迷茫。

    “因为,你和若棋,是唯一没背叛本王的两个人!”她近日一直在观察,除了若棋和可心,若书、若画、若琴、不通,四个人每隔一天,便会出去,回来的时候精神奕奕、笑容满面。想必是大公主赏了她们什么贵重的东西。索性她知道,大公主一直在怀疑她,便让她们去说吧。过不了两天,麻烦就会来了。

    可心听了这话,手心中竟也冒出了汗意。王上软软的声音听起来温和有礼,但仿佛含了短剑般,句句将冷意刺向人的心中!可心全身禁不住的抖了起来:“奴...婢...”

    玉天卿伸出藕臂,一滴滴水从她光洁柔软的肌肤滑落,她摆摆手,示意可心出去。可心站起来,腿脚软的似乎站不住,试了好几次,才勉强站定。她走出浴池,不知是不是在浴池待得太久,头昏脑涨,一阵凉风吹过,她不禁缩了一下下巴。还好,她一直记得,那个人说的话。

    不要做大公主的人,不然,性命不保。

    中正殿

    玉天卿一脸无奈的看着底下的女官。不是有人说过么,一个女人相当于500只鸭子,那堂下这么多女人,岂不是一屋子鸭子?玉天卿纤指揉一下太阳穴。

    玉天娇一手插着腰,语速如珠,硬是将对面的玉茗丞相说的哑口无言。

    玉茗约50岁左右,微胖,自建国时,她便任丞相。她因为保养得宜的关系,皮肤玲珑紧致,一双凤目,时时刻刻聚着精光。她行了个礼,声音沉稳大气:“王上,您看御史台正使,应当由谁担任?”

    玉天卿心想,终于问到我了。但面上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看向玉天娇求助。玉天娇接收到她求救的眼神,得意的撇了一眼丞相,说道:“但凭王上做主!”

    玉天卿纤指一指,底下的女官面面相觑。这指的是谁?一排排女官闪开,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

    “就是你,杨帆。”

    杨帆不过30岁,因为太过瘦小,官服似是把她罩住了般显得不那么合身,,一张小脸表情懵懵的,上前几步,她道:“王上说的是我?”

    “就是你。”

    女官们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个杨帆不过是5品小官,为人刻薄小气,又不爱与诸官员切磋交流,不可不可啊!

    朝堂下一片反对声!玉天娇和玉茗也是一脸懵。

    玉天娇看一眼玉天卿,她一身黑色朝服,肩若削成腰若素,冠冕上的玉藻倾泄而下,被她随意挂到一起,红色的朱瑛系在细白的颈子上,更衬得她肤若白雪。峨眉淡扫,明明还是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但一双眸子清澈见底,一动一静之间隐隐透出无数灵韵出来。

    玉天卿朗声说道:“杨帆,本王近日玩叶子牌,赌的就是谁任这御史台正史。本王押了你,结果本王赢了!这正使之位,非你莫属了!”说着,也不理下面一片嘈杂的反对声,又一句:“退朝,退朝!”

    径自走下宝座,将一众声音抛之脑后。谁也没有想到,争论多日的御史台正使,竟落到一个毫无背景的人头上!

    今日本是晴天,走到半路,却下起了雨。细细密密的仿佛给大地挂了一片无际的帘子。如丝,如绢,如雾,如烟,落在脸上凉丝丝。可心撑着伞,一路给她挡雨。回到紫气殿,一抹月白色的身影正对着墙规规矩矩的站着!玉天卿本想着怎么处置这燕子,没想到他自己倒是乖巧。他润润的声音似是穿透万物般:“王上,燕子自己来领罚了。”

    玉天卿冷哼一声,迈着步子进了殿。

    玉天卿让可心摘了冠冕,往**上一倒。睡了一刻种,迷迷糊糊的听到雨下的越来越大,瞬间清醒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