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二十八章 太子的秘密(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玉天卿抬起沉重的眼皮,入眼是一片茫茫地黑色。她整个人似是在棉花中般,浑身瘫软。她的手腕钻心的疼,一丝温热缓缓的流淌,滴答,滴答的声音谱成一曲鬼魅空洞的歌曲,不知落到什么容器中了。这痛的感觉,是血,是她的血。她想抬起手却发现手上多了一副沉重的枷锁。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香气,细细闻着竟有一丝熟悉,她似是克制不住困意,双眼又紧闭住了。

    白玉池中的泉水滴滴流着,风铃被风拂过,似是与泉水相和般发出动人的叮咚声。北止睿眯了眯眼睛,凤目中显出惊异之色:“三弟,你怎会来此?”飞鸿楼从太祖时期开始,便一直属于皇家酒楼。每次皇家有什么贴近民情的活动,都会来此举行宴会,北止尧今日出现在这里,定是有什么缘由。

    “臣弟昨日将令牌掉到了这里,今日过来寻一下。”北止尧淡淡回应着。殿中仍是点了浓重的熏香,偶尔有几只苍蝇飞过,停留在矗立的佛像上。

    “那便找一下吧。”北止睿也不阻拦,撩起明黄色的袍子随意坐到案几旁。北止尧走近其中一座佛像,这佛像为铜雕佛像,双手扶膝,体态匀称,栩栩如生的表情似是对他笑一般,他轻敲一下雕像,铜像在他的碰触下,闷闷地响了一声。

    “这些雕像似是旧了些,改日该禀报父皇修缮一下。”

    北止睿眉头紧锁,声音不见一丝慌张说道:“三弟说的对。”

    风桀和问昕带着一队人马,从楼上下来,不出所料地一无所获。

    “不打扰太子殿下了。”

    北止睿望着远去的墨色背影,一滴汗从他宽广的额头上流下,手中也一片绵绵地湿意,他掏出锦帕擦一擦手中的汗,唇角带了一抹讥笑。北止尧虽然从未与自己正面相争,但他一向心思深沉,又颇有战功,未来,定是自己宏图大业的绊脚石。今日这事,也算是给他个教训吧!

    出了飞鸿楼,北止尧伸出手指,碧波般的眼中泛起两团小小的漩涡,只见一滴红色在指尖绽放。风桀和问昕相视一眼,是血!苍蝇嗜腥,怪不得会停留在佛像上!

    “问昕,你时刻注意飞鸿楼的动向。”

    名为问昕的少年唇红齿白,深眼窝、高挺的鼻子有一种异域风情,他轻功极好,擅于隐匿。听到北止尧的话,他即刻将一队隐卫布置下去。

    “风桀,随我去见皇上。”

    “但是将军,还不能确定王姑娘就在飞鸿楼啊!说不定王姑娘等会便会拿着您的令牌去城门了!太子根系庞大,绝不是铲除的好时机!”将军待那位王姑娘,是真的不同!但如今还不能确认王姑娘就在飞鸿楼里面,此时与太子争锋相对,说不定会破坏整个计划!

    北止尧跳上骏马,那马四蹄腾空,长鬃飞扬,片刻便冲出数米。

    一个时辰后,几匹棕色骏马停在了飞鸿楼前。下来几个护卫,和一个身着宫装的男子。那男子佝偻着消瘦的身子,眼露精光,扬起的下巴添了几丝骄傲的味道。他见了北止睿不卑不亢的行了个礼,脸上带着微笑,嘴角随着他的笑添了几条褶皱,他道:“太子接旨……。”

    北止睿虽有诧异,还是跪下接旨,这杜公公是父皇身边的大红人,他今日来此,怕是事有不妥。果然,听完圣旨,北止睿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圣旨上说,因为有人弹劾他私吞南宛国贡桔一筐,现将他幽禁太子府中,等事情查明,再作定夺!

    “杜总管,父皇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指示?”明明是父皇赐给他一筐贡桔啊,再说,贵为太子,就算私吞一筐贡桔,也算不得什么大错,还要幽禁?难道父皇已经知道飞鸿楼的事情?也不对,父皇如果知道,就不会派杜公公来宣旨了!这到底是何意。

    “走吧,太子。”杜公公边走边说,尖细的嗓音在空中飘着。

    北止睿一头雾水的走在中间,六个护卫在旁边一路“护送”着他走出飞鸿楼。

    视线中的黑袍一出现,问昕便飞下楼台。他单膝跪地说道:“将军,太子被杜公公带走了。”

    北止尧点点头,快步迈进厅中。白玉池中的泉水仍是缓缓流着,北止尧细细听着,耳中听到与水声截然不同的滴落声,他将白玉池子细细检查一番,见假山处有一块凸起,与周围的石头颜色不同。他眸中一亮,按下那块石头,泉水似是冻住了般戛然而止。但空气中,仍有水滴穿石的声音。北止尧循着声音一步步的来到一樽佛像旁,他蹙着浓眉,突然弄明白为什么佛像上会有血!现在这个声音就是血滴入容器的声音!原来这风铃和泉水,就是掩饰流血的声音!

    “风桀,想办法将佛像打开!”

    这本是铜雕佛像,佛像高大,绝对不是任谁都能移动的。风桀仔细看了看佛像,周身光亮,连一丝划痕也没有,不像是有机关的样子!那他们是怎么将人装到里面的!

    北止尧大拇指抚着唇瓣,眸中雾霭沉沉浮浮。少顷,他盯着地面,脑中似是有一个亮光浮现。他俯身敲一下其中一块地板,是空地。风桀一脸高兴的走过来,一脚踩到那块地板上...

    “小心。”北止尧话还没说完,四面墙上突然冒出几个青铜豹头,数支弓箭带着冰冷的银光从四面袭来,这些箭似是密密地铁网般铺天盖地,空气中尽是“咻咻”的箭与剑碰撞的声音。顷刻过后,豹头停止了进攻,风桀身上的黑衣都快射成布条子了,一众护卫身上也挂了彩,有的是衣服被射穿了,有的是身上多了几道血痕,只有北止尧身上仍是整整齐齐,不见一丝凌乱。

    “都别乱动。”

    北止尧思考了片刻,将视线转向正中间的主案几。刚刚那豹头的箭射向四面八方,只有主案几这干净如初。一般作机关害人者,绝对不会殃及自己。他将案几搬开,果然见底下有一快地板很是光亮。他大手覆在上面,一面墙壁旋转开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