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二十九章 太子的秘密(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将军,这下面是暗室。”风桀指着下面说道。

    微弱的火苗窜动,一群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台阶。里面极大,阴暗的室内空无一物,唯有一张方桌置落与中央。北止尧明净碧蓝的眼眸映了一簇微弱的火光,像是蕴了一层火红的夕光,他环顾一下四周,按照整个飞鸿楼的设定,说不定着暗室也有机关。一群人敲了每块灰色地砖,摸了每块墙壁,一点发现也没有。风桀有一点沮丧,随意坐到桌旁,他手刚触到桌子,只见墙上突然出现几个凹槽,每一个凹槽里都有一个大瓶子!

    风桀嘴角一扬,能发现机关,还是多亏了他啊!

    瓶子很大,满眼的红色在透明的瓶子中缓缓渲染出一片诡异,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一共十二个瓶子,只有一个瓶子里,血还未满。风桀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倒流了,不寒而栗。他声音不复刚刚的喜悦:“将军,这,这是什么啊?”

    “是血。这是南宛国的巫术,集齐特定时辰的出生人的生辰八字,放到载体上,可以逆天改命。”

    风桀听着北止尧解释完,只觉得一口酸涩即将从腹中涌出来了!他靠近其中一个瓶子,将瓶子拿到手中,只见地面上突然升起一块,吓得他差点将瓶子扔在地上。走近了看,原来是一个罗盘,罗盘上皆是红字,指针指向上方,上方对应的是权力和地位。原来北止睿,这样迫不及待的想做皇帝!

    “将军,为何都是红字?”风桀皱着眉,不解的问道。

    “应当是用朱砂,混合了人血来写的。”

    身后的一队人听到了这句话,倒抽一口气!想不到平日里谦谦君子般的太子殿下,居然行如此残忍之事!

    “现在去找找,有没有什么通道能通向上面的佛像.”北止尧说到这里一愣,通向上面的佛像,对,是屋顶,屋顶上肯定有门,佛像是不能移动的,那就只有在屋顶上开一个洞!

    风桀轻跳到梁上,果然找到一处密合的门。他轻轻向上一推,这个入口很狭小,只能容一个人进去,里面黑洞洞的。过了一会儿,只听到一个带着一丝颤抖闷闷地声音:“将军,好像,好像是一具尸体。”

    北止尧一愣,似是置身于波涛巨浪中,摇摇欲坠。每打开一扇小门,就能从里面拽出来一具尸体,一共11具。这些尸体面色极为安详,仿佛发出一种幽灵的光辉,她们的身体僵直且干扁,衣物完整,手腕处有一块深深的疤痕,她们生前好像服用过什么特殊的药物,尸身保存的很完好,空气中只有血腥气,完全没有腐烂的气息。

    一阵可怕的沉默,风桀也失去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笑容。整个暗室中显得阴森森的冷清,烛火似鬼火一般忽明忽灭。

    还有最后一樽佛像,风桀再次跳到梁上,向上推开小门。“将军,是王姑娘!”风桀惊喜的叫一声,随即将她缓慢从佛像中拖出。北止尧小心翼翼接过那身体,她乌黑如泉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平日灵动的双眸紧闭着,唇瓣青白,手上多了一副镣铐,玲珑皓腕上,红色的血液趁着苍白的皮肤,她脆弱的好似凋落的雪花,随意一点碰触,便会支离破碎!

    “风桀,将证据保留好。京兆尹府李大人应当马上就来了,你配合他。”

    “是。”风桀看着墨色身影快速消失在暗室中。

    保和殿内,北原哲一身紫色龙袍,袍身上腾云驾雾的巨龙尊贵逼人,他眼中集聚精光,似是雄鹰击翅,令万物俱寒、睥睨天下。

    “老大的老窝被端了?”这话他是对身旁的杜公公说得。那杜公公满脸笑纹,仿佛他的脸本该就这样谄笑般,未显示出一点的不自然。他声音尖细,说道:“刚刚暗卫回报,三皇子从飞鸿楼抱出一个女子。”

    北原哲轻哼一声,嘴边茂密的胡须随着他的呼气一动:“朕的诸多皇子中,老三最是聪慧,但老六最像我,狠辣。至于老大嘛,你说,他像谁?”

    杜公公还是笑着:“**多情,这一点,像皇上。”

    北原哲斜睨他一眼,手指指着他说道:“老滑头!”他的回答避重就轻,老大这沉不住气的怂样,唉,如何担当大任?

    “传太子和三皇子吧。”

    杜公公佝偻着身子即刻便去办了。

    夕阳微弱的光芒给大地披上了蝉翼般的光彩,飞扬的亭台楼阁,气势磅礴的保和殿,也被这无数的碎光包围着,显示出柔美的一面。北止尧深邃的面庞,完美的眉形更衬托着他的英气,他立如松姿,自然地带来一种尊贵的气质;北止睿颤颤巍巍,一双眼躲躲闪闪不敢直视龙椅上的人。

    “父皇,这是太子在飞鸿楼杀人藏尸的证据。”

    北原哲打开折子,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了作案地点、人数,验尸报告,还有京兆尹府李大人的签名。北原哲将折子扔到地上,吓得北止睿膝盖一软跪在地上。

    “你怎么解释?”北原哲厉声质问。

    “不是儿臣,是儿臣府中的管家,是他,是他擅自做主。不关儿臣的事。”

    “你还说不关你的事?”北原哲一下子站起来,似是气极了般,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北止睿,他又说道:“你倒是聪明!还知道用流*。这样就算人失踪了,也查不到你头上!逆天改命!你想的好!”

    北止睿头几乎挨住了冰凉的地板,早知道不抓那个姓王的女子!这样这件事也不会被发现!

    北原哲气急败坏的走下高台,对准北止睿狠狠踹了一脚:“你这么想当皇上!朕成全你,你去阴曹地府做皇上吧!”

    北止睿被这大力一脚踹得倒向一旁,袍子上多了一个大大的脚印。他跪着向前抓住北原哲的紫袍,声泪俱下:“父皇不要杀儿臣,儿臣却是想逆天改命!做下这等十恶不赦之事,但儿臣发誓,绝没有用父皇的生辰八字作为载体,只是用罗盘改命!儿臣绝没有杀害父皇之心啊!”

    北止尧冷笑一下:“太子殿下确实是没有用父皇的生辰八字作为载体。但儿臣近日截获了太子殿下和南宛国国师的信件。”

    北原哲看着手里的信件,太子是他第一个孩子,所以他的字北原哲指导过很多次,自是不会认错!信里提到,只要让北止睿如愿坐上皇位,愿意奉上五座城池以做谢礼。北原哲一下便将信撕扯开来,漫天飞舞的纸片落到北止睿身上,似有千斤重,压碎了他心中最后一丝幻想。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