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三十一章 谁是金莲,谁是大郎(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将军说,只要喂了这药,‘她’便会即刻死去。”

    “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谁叫‘她’非要逃走了!害的咱们跟着一同受苦!”

    ……

    玉天卿头脑昏昏沉沉,但门外侍女放低声音的小声议论还是传到她耳中。不会吧?就因为她要逃跑,北止尧就要毒死她?这个地狱阿修罗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啊!玉天卿费力的睁开眼,入眼是一顶褐色的虫鸟**帐,当她环顾四周,一下子便惊醒了,这,好像是正阳居!她猛地坐起来,手腕处的镣铐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一声脆响,伤口也传来一阵疼痛。她穿上鞋子,脚下似踩进了积雪般软绵绵地没有力气,刚走了几步便向前扑去……

    “小心。”

    沉稳的声音响起,他动作更快,一下便将她抱入怀中。玉天卿对上那双蓝色眸子,他有力的心跳透过衣衫带着一点点的温暖传入她身上,她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声音似是蚊子般:“放开。”

    北止尧手一松,做出要将她扔到地上的样子,吓得玉天卿一双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袍一角,手指关节都发白了。他以前便扔过她一次,钢铁直男!意料内的冰冷地板没有袭来,她睁开眼睛,见他一脸戏谑的看着她。她先是肤如凝脂的脸颊,再是小巧白净的耳朵,再是修长细嫩的后颈,慢慢的涨出更鲜艳的红晕,整个人似是一颗甘甜美味的红彤彤的苹果。北止尧嘴角闪出一个微笑,像娇艳的昙花般瞬间消逝。

    他将她放回**上,俊脸作凶恶状:“该喝药了。”门外的侍女听见了,立刻将一碗深褐色的药端上来,淡淡的药香弥漫整个房间。

    眼前的人仍旧一身黑衣,因为刚刚她拽他衣服的动作太大,前襟处露出了一小片光泽涌动的肌肤,剑眉下,一双冰蓝色的眸子正盯着她,他手执勺子,线条分明的薄唇上翘成一个浅浅的弧度。玉天卿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魅惑诱人的金莲嘟着水蜜桃似的唇瓣,吐气如兰,正一脸关心的对着武大郎说,大郎,该喝药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金莲……”

    “嗯?”金莲是谁?

    “能不喝吗?”玉天卿瞧着他的脸色说道。

    “不可以。”必须要喝,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我自己来。”我得先细细闻一下这药中都有什么药材。毕竟刚刚你的侍女说了,你要毒死我。

    “你确定吗?”北止尧盯着她的两手。手上有镣铐不说,刚刚她下**的时候动作太大,还没长好的伤口渗出了一点血迹,染红了白色的棉纱。要是再用力,恐怕不利于伤口的恢复。

    “你喝了,我可以回答一个你的问题。”北止尧试着劝她,她今日一见他,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定是有事情问他。

    “不要。”等喝了你的毒药,命都没了,事情的真相还重要吗?玉天卿索性躺在**上,用被子将脸盖上,一副耍赖的样子。

    北止尧暗暗摇头,他将她被子拽开,托着她的头迫使她坐起来。下一刻,大手捏住她下颚处,另一支手将药倒入她口中。他掌握的力度和频率刚好,一点都没有呛到她,直到这药缓缓见底。

    “多年战事,总有几个以绝食威胁的敌国俘虏,我每次都是用这个办法。”北止尧向她解释一番,不忘拿了帕子细心的替她擦嘴。见她细致乌黑的头发披在双肩,微蹙着眉,她小舌在微白的唇瓣上轻轻一舔,似是在回味着什么。

    这药只是当归、人参等一般的补血药材,莫非刚刚她听错了?

    北止尧拿了手帕盖到她脸上,悠悠说道:“躺好。”他缓慢的将血迹点点的棉纱拆掉,不自觉的蹙了眉。这伤口切口整齐,但切的极深,躺在她白皙的肌肤上,似是一道丑陋的沟壑。玉天卿只觉得腕上一片清凉,他在给她的伤口换药,动作很轻柔。

    顷刻,玉天卿将脸上的帕子拿掉,再看手腕处,已经包扎好了,只是这镣铐太碍事了。

    “有没有法子打开镣铐?”

    “三日后,我们去黛眉山。这三日,你好好喝药调理身体。”星河既然说有钥匙,那便一定有钥匙了。黛眉山路途遥远,她要先养好身体才能适应长途奔波。

    “你既知道我偷了你的令牌,为何不揭穿我?”望着那个缓缓离去的墨色背影,玉天卿轻咬唇瓣,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她逃跑那日身上的白衣,已经被换过了,不用说也知道,令牌物归原主了。

    “因为我笃定,你逃不掉。凡是持我令牌者,出城时必有一句密语。”北止尧也不回头,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宛若春日杨柳梢头刮过的徐徐微风,微暖且悦耳至极。他黑衣墨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泄下来的一壁瀑布,竟有一种超脱世俗的美感。

    阿依莉一进门,便看到**上的人青白的脸色,她快步走过去,声音带了一丝哽咽:“姑娘,你终于醒了!”

    玉天卿冲她笑一下:“又哭鼻子。”玉天卿从上到下好好打量阿依莉一番,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北止尧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这次的事情没有连累到阿依莉。

    阿依莉用袖子抹一下脸上的泪,鼻头微红,眼含泪花,但她笑的极开心,露出一排整齐的银牙:“姑娘,还好找到你了!你日后不要再吓阿依莉了。”

    门外又是一阵小小的喧闹声,阿依莉伸长了脖子看向窗外:“是慧儿姐姐捉了一只老鼠。这只老鼠都快成精了!上午本来捉住了,还让它给跑了。听说他们要给老鼠喂一种死的极快的毒药。”

    喂药?原来她们上午讨论的是老鼠啊!害的她以为北止尧要将她毒死!玉天卿顿时感觉自己是“小人”之心了!只是飞鸿楼这件事,她总觉得这中间,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