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三十六章 黛眉山奇遇(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玉天卿睁开眼,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上,北止尧却不见了。她随即起身穿鞋,走到院中。山顶的夜色极美,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点点繁星如宝石一般,散落在深蓝色的空际,晚风徐徐,树上的树叶沙沙响着,偶尔不知名的虫鸣声凄切的响在耳旁。玉天卿视线所及之处,似是有白衣衣袂飘扬而过。是阿黎师叔?玉天卿试着寻找那个身影。

    沧云观极大,每一个房间都一样,一样的大小,一样简单的陈设;院中没有假山亭台类的景致,只有一扇扇朱红的门窗与脚下青砖铺就的路形成一种整洁但却寂寥的架势。玉天卿不知走了多久,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她腕上叮叮当当的枷锁碰撞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很是诡异。一间散发着淡淡寒气的房间,引起她的注意。她将窗纸戳个洞,向内看去。一股股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借着明亮的月光,只见森森白气中,一口棺材赫然在目,那里面的人......玉天卿只觉得此刻乌云笼罩,眼前一片黑暗,心内似是被一道闪电击中!炸雷四起,在脑海中久久回荡!似是根根银针狂猛的射向她心脏,又似是有万千利剑直插而下,仿佛要生生将她劈成两半!

    她蹒跚着,胡乱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到房间。 北止尧见到玉天卿,眸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她平日里灵动的眉眼此刻像是蒙上了一团迷雾,神情戚戚,似是易碎的瓷娃娃般一碰便会土崩瓦解。他大手握住她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细窄的手指一根一根慢慢合拢,十指紧扣,他有一瞬间的吃惊,她的手冰凉入骨。感受到他手心的热力透过肌肤缓缓渡来,玉天卿抬了头看他,他浓眉紧锁,这双眸子明亮深沉,带着浓浓的关心。她缓缓绽出一个模糊地微笑,轻云一般,揉在淡淡的忧伤里。他没有问她,也没有去猜为什么,只是握住她的手,这样真好。

    天刚亮,玉天卿和北止尧便下山了。远处,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玉天卿瞧一眼北止尧,同样是**未睡,他眼下有一圈淡淡青色,但精神舒爽,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而她,面有菜色,像是霜打的茄子般。他们来到一处悬崖边,名曰断崖,这悬崖孤零零地立在这里,崖壁坚冷如刀割,极为陡峭,倒真像是被拦腰截断一般,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陪衬它灰色的阴霾。

    “我们怎么下去?”难不成还能跳下去?

    北止尧仿佛猜到了她的心事一般,淡淡说道:“跳下去。”

    玉天卿还未回过神来,便被身边的人揽着急速下坠。她心内似是激荡的湖水般不平静,等耳边的风平静下来。她发现,北止尧手中握着一根碗口粗的藤条,脚下踩着一块凸起的石头,他奋力一跃,跳到半山腰的一个山洞中,动作撒然,落地的姿势极为优雅。但另一边,玉天卿的姿势就不怎么好看了!她差一点脸着地。

    北止尧见她脸色不善,他将手放在唇边做出禁声的动作。玉天卿随着他的视线向前看去,只见一团雪白的绒球用火红的眸子正在盯着他们,它毛茸茸的尾巴高傲的翘起,像极了冰天雪地里的纯白小精灵。一、二、三,正是三条尾巴!

    北止尧从袖中掏出一个锦袋,倒出几粒红色的野果,这果子拇指般大小,仿若珍珠莹润。小狐狸动一动尖尖的耳朵,小心翼翼的走着猫步,它跳上北止尧的胳膊,吃了几口果子后,一阵难闻的臭气传来,夹杂着流水声,再看北止尧袖子上,已经有了一块水湿的斑驳印记。这家伙,原来是在宣示主权啊!玉天卿递给北止尧一条帕子,他伸手接过的瞬间,小狐狸突然冲到玉天卿手上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玉天卿使劲一甩,愣是将它甩到了地上。再看它头上,一小块毛发脱落下来,透出粉粉的肌肤,怎么会?摔一下就掉了毛发,这也太脆弱了。她冲它凶恶的做一个鬼脸,吓得小狐狸不敢再近身,只能呜咽两声……

    “这条围巾不错。”玉天卿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小狐狸一下子跳到北止尧袖中,再也不肯出来。

    “为什么三尾灵狐会这么容易被你捉到?”这家伙不是神兽吗?怎么能这么容易被找到?而且为什么见了他,三尾灵狐没有丝毫的抗拒。

    “你觉得呢?”

    玉天卿想了想回答道:“你昨天晚上定是探过路,还有,这个红色的野果应当是一种灵药,另外,你衣服上的味道不同。”她靠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今日他身上的味道很特别,像是某种特制的熏香味道。

    北止尧见她琼鼻一吸一动,说不出的灵韵动人,眸光不自觉也放柔了:“这种果子叫焰果,是星河山庄独有的灵果,你闻到的与众不同的香味也出自星河山庄,叫做茗庭香,会让三尾灵狐放松警惕。”

    两人在山洞内走着,这山洞越往里走越宽阔,走到尽头处,眼前突然一片明亮。举目远望,茂密的森林像海洋一样连成一片,望不到尽头。阳光像是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下来。不知名的各色野花,伴着青草和湿润的泥土气息传来,林中各种鸟雀鸣叫,到处一片春意洋洋的活力景象。

    柳暗花明,别有洞天,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吧。玉天卿和北止尧席地而坐,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乐器”,随意放到嘴边吹着。这声音实在是和噪音一般,高一声、低一声不成调子,听得玉天卿直想将耳朵塞上两朵棉花。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玉天卿一会踢一下石子,一会拽一棵小草,着实无聊。

    “接下来怎么做?”玉天卿问道

    北止尧这厮竟然躺在地上了,他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很是舒适闲淡的样子。偶尔将“乐器”拿到嘴边去吹。玉天卿眼神毫无顾忌的在他面上流连,他的眼睛总有一种摄人心魂的魄力,不仅仅是他眸子的颜色与众不同,而是一种锐利,一种洞察力。不论你是何心思,哪怕你冰雪聪明,七窍玲珑,他只是淡淡一扫,就能毫无死角的窥视你的内心。这种眼神,让人沉醉,更让人害怕。

    他薄唇轻启,只吐出一个字:“等”。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