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三十七章 你占我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知过了多久,北止尧才坐起身来。他抽出佩剑,随意一击,剑光所到之处,树枝唰唰下落,一瞬间,让人有种冬季萧条、落叶归根的错觉。玉天卿朝地上看去,这些树枝粗细长短几乎一样,他看似*的一挥,心底对粗细长短早已有了计较。北止尧眼神极为专注,手指灵巧,不消片刻,便编出一顶精致的帽子,不对,应当倒过来看,其实是一个小竹筐。难道他想用这个来盛赤焰火鸡?但是在玉天卿心里,那既然叫火鸡,应该是如鸵鸟般大小的动物,这么小的竹筐怎么可能装得下。

    耳中突然出现“沙沙”声,好像蚕咬桑叶的声音,她竖起耳朵,仔细听,又好似都是幻觉。突然,“沙沙”声越来越近,不知名的动物从四面八方狂奔而来,像一团团火苗,足足有二十多只。它们一刻不停的开始了战斗,每一只都伸长了脖子,或用喙去啄对方,或去翅膀去拍打对方,现场一片混乱。这些赤焰火鸡太出乎意外,它们比一般的鸡还要小。

    “来了。”北止尧轻拽玉天卿,下一刻,她的双脚已离地。他们“飞”到一棵大树上。

    树很高,他们此刻处在一枝分叉的枝桠上,北止尧长臂圈着她,斜斜倚在树干上。她几乎将身体的重量全都放在他身上,四目相对,北止尧心念微动,手中暗自聚集一股气流,玉天卿听得似是脚下树干折断的声音,本能的向前一扑,亲到了…她柔软的唇刚好碰到他微凉的唇,酥酥麻麻的电流一下击中全身,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脸上了,她脸红的快要爆炸了。北止尧深蓝色的瞳仁里不时迸发出一点点璀璨的亮光,她青丝顺着光洁的额角垂下几缕,柔柔的触着他的脸颊,她的唇瓣异常的细软香甜,呼出的气体犹如一股炙热的旋流,喷洒在他面部,她有着属于少女般独有的甜而不腻的青春气息。

    玉天卿慌忙直起身,将脸转向一旁,整个脸颊乃至耳后都漂浮着一层淡淡的粉红。粉嫩娇艳,像极了一朵精巧的芙蓉花,微风吹动下,似是能绽放出馨香与清幽来。

    “你占我便宜。”北止尧声音低沉中浮现一丝莫名的沙哑,他唇瓣仍留她甜甜的味道。

    玉天卿眯着眼睛,眼内似有两朵跳动的火焰,她有些恼怒:“谁占你便宜了!”

    “那你为什么扑过来?”

    “明明是你先将脸伸过来的。”

    玉天卿想了想,眼内突然多了一丝危险的神色,她又说道:“不如我们将刚刚的情况的再演一遍?这样便知道是谁占谁便宜了。”

    北止尧笑着点头。

    玉天卿缓缓靠近他,她微红的唇瓣似是两片娇艳的玫瑰花瓣,几乎碰到他的双唇,北止尧只见她嘴角邪气的向上一扬,他腿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一下便朝着地下倒去。在几乎碰到地面的瞬间,飘扬的黑衣似是装了一对轻快的翅膀般,讯若流星的停留在另一棵树上。

    北止尧双手抱臂,眸中尽是满满的温柔,女子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

    玉天卿冷冷的看他一眼,刚刚他故意弄断一根树枝吓她,真以为她什么也不知道?

    树下,那堆小生物的打斗仍旧激烈,不时有惨叫声传来。终于,这群小动物伤的伤,逃的逃,只剩下一只。北止尧落地,一伸手,便将这只精疲力尽动弹不得的赤焰火鸡捉住扔到了筐里。赤焰火鸡即可行走也能飞行,生性多疑又好斗,一般的人类很难靠近它们。能让它们趋之若鹜的只有不停的战斗,战斗到最后一刻方能罢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北止尧步步为营,又好整以暇的静静等待,这只火鸡以为自己赢了,却不料又掉进了另一个“坑”里。

    “我怎么下去?”玉天卿见他并没有打算将她放下来,只好问道。

    “是谁占谁便宜?”

    “我占你便宜行了吧?”玉天卿红润的嘴巴扬起一个不屑的弧度。

    北止尧状似满意的点一下头,足尖轻点,黑衣在空中旋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揽住她的肩膀,飞身下来。双脚结结实实的挨到地上,玉天卿总算将心放回肚子中。

    两人原路返回,这几日飞上飞下好几次,再飞回山顶,玉天卿已经没有了初次的兴奋。她本想问问他,阿黎师叔说过,还要一匹猎云宝马,又见他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说不定,他早就有办法了。

    回到沧云观,一入院内,玉天卿便一下被震撼到了!空旷整洁的院中,两匹白色骏马并肩站立着!一匹是朗朗,另外一匹四肢如雪,额上有一块云朵的形状,也是猎云宝马无疑。当初阿黎师叔提出三个条件,她多多少少有些泄气,但见北止尧事事周到、胆略兼人,只不过一天时间,他们便集齐了三种宝物!

    阿黎站在院中,微风将他的白衣吹起,落日的余晖洋洋洒洒照射在他洁白光滑的肌肤上,他眸中似是几点渔火闪耀,模模糊糊的漾着清冷的情致…..他手中拿着一枚小小的钥匙,在徐徐清风中飘然而至,小心翼翼将她腕间的镣铐打开。随着“咔”的一声脆响,她腕上有两圈瘆人的淤青,他眸中一滴清泪缓缓滴下…….玉天卿心内竟猛地一抽,这一滴泪似是落在她心中一般,潮湿地,在她平静的心上刻下一道蜿蜒的曲线……

    阿黎背上小竹筐,将睡着的三尾灵狐放到袖中,另一只手牵了马,哒哒的马蹄声在空旷的院中回响……他,到底是谁?

    因为天色已晚,玉天卿和北止尧决定在沧云观留宿一晚再走,这次,他们一打开房门便看到饭菜摆在桌上,阿黎没再出现过。因为没有了镣铐,玉天卿吃的极为舒心。

    突然,房中的窗户动了一下,一个人影快如闪电的落地。北止尧一顿,今日他飞上飞下,着实有些累,否则,他定早便发现了来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