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八十章 复仇(1):长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怎么弄的?”

    “不小心碰到杯子碎片划伤的。”

    玉天卿撇撇嘴,这么深的伤口是不小心划伤的?这明显是一拳砸到杯子上弄的吧!她道:“干脆把手废了,不是更好。”

    北止尧温声说道:“如果你还生气,那不如真的废了这支手。”见她低头给他包扎伤口,细长的天鹅颈上红痕尤为明显,他心念微动,用完好的左手拥住她。

    忽听得门外一阵骚动,原来是几名护卫抬了一张**进来,风桀一脸生无可恋的指挥着护卫将那张碎成几半的**搬出去,又将新**摆好,快速退了出去。北止尧示意玉天卿躺到**上,他照例躺在她身侧,两人**无话。

    玉天卿走在将军府内,发现所有人看她的眼光,出乎意料的一致。的确,今日她为了遮住那些可疑的痕迹,将脸擦的和白墙一样。

    “听说,昨夜将军和王姑娘太激烈了,连**都压坏了!”

    “对啊,我亲眼见风桀和几名护卫,抬了一张**进小竹轩呢!”

    “那是不是代表,这位王姑娘很快就会成为主子了?”

    ......

    玉天卿充耳不闻,出大门便上了风骜的马车。马车一路来到外府,飘飘洒洒的雨滴荡起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玉天卿看着墓地出神,风骜不忍她在雨中站的太久,他劝道:“姑娘,回去吧。”见她不动,他又说道:“其实将军,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玉天卿望向他,示意他继续说。

    风骜道:“姑娘可知,将军胜仗归来,皇上本要给将军加官进爵,财银封赏,但他拒绝了,只为换你不要入奴籍;上次在飞鸿楼,皇上为何会同意暂时控制太子,给我们救你的时间?”

    见玉天卿不语,他又说道:“是将军立下军令状,西山剿匪,如若不成功,他以死谢罪。姑娘,他对你如何,只有你,最清楚。”

    玉天卿愣了一下,他竟以自己的生命为誓,仅仅是为了救她?她心内突然如激荡的湖水一般,泛着一圈圈不平静的涟漪。她抹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风骜,我问你件事。将军和司徒皇后是什么关系?”

    风骜垂下眼睫,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想一想,还是回答道:“已故的司徒皇后,是将军的生母。将军自小受了太多苦,多亏当日长公主照拂,否则,就没有今日的将军了。”

    原来如此,他一个皇后嫡子,因为母亲后位被废,变成了人人可欺的庶子;也难怪他和顾蕊凝母子的怨气如此之深,恐怕司徒皇后之死,也和这位顾蕊凝脱不了关系。玉天卿缓缓走向马车,她道:“带我去卿云阁。”

    卿云阁内,那着灰衣服的小二一见她便对她说道:“云燕公子留了封信给你。”

    玉天卿接过信,四周望一下:“燕子呢?”

    “云燕公子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过。”玉天卿道谢后,坐上马车,一路回到将军府。

    燕子的信上,清清楚楚的写明了长公主北原笙的生平事迹及兴趣爱好。她坐到桌旁,为自己斟一杯茶,袅袅的热气四散,一如她现在有些迷茫的心境。燕子的心思,只怕她更难猜透。

    她将信收入袖中,见蒙蒙细雨中,一个墨色身影翩翩而来。他一进来便带进一股凉气,几缕黑发贴在棱角分明的面上,澄净的眸子中仿佛莹润着一汪湛蓝的海水,流转之间波光冽艳。他默默在一旁将水汽擦的干净,才坐到她旁边。

    “过来。”

    玉天卿坐到他膝上,一如他们之前熟悉的姿势,他的体温似是冬日骄阳,一点一点消融冰雪。她慵懒的靠在他怀中,任他盯着她瞧。

    “处理好了?”

    这自然指的是安葬阿依莉的事情,她点点头。

    “那我昨日问你的问题,你可考虑好了?”

    玉天卿抬起头,见他眼神幽深,嘴边含笑,似是在等她一个回答,她道:“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我也不确实我日后会不会喜欢你。”她心中对他的感觉,的确还未明朗,也不能给他任何承诺。

    北止尧微微叹口气,她的回答的确在他预料之中,以她的性格,对待感情只怕会谨慎再谨慎,但是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道:“先用膳吧。”

    只见童珑端了托盘进来,上面有四种菜品,还有一盅冒着香气的粥。

    北止尧惊喜道:“你亲自做的?”

    玉天卿点点头,将粥放到他面前:“不过是家常菜,你可以尝尝。这粥是放了蜜枣和阿胶,补气血,对你伤口愈合有好处。”

    北止尧细细品了菜品和粥,发现这其中都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但比一般的汤药味道好,也容易让人接受:“这菜的作法是和谁学的?”她的身上,似乎总笼罩着一层他看不透的薄雾。

    “这是药膳,以药入膳,比一般的食补来的更快些。”

    这一顿饭,气氛倒是其乐融融。用过膳,北止尧照例要去书房处理公务,玉天卿一把拽住他,在他脸上浅浅印下一吻。此刻的她,晶莹剔透的肌肤闪着象牙般莹润的光晕,脖颈间隐隐可见的红痕为她添了一抹楚楚可怜的韵致。

    她灿烂一笑,像是有些不舍般,抱着他,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北止尧双手圈着她,隐隐觉得今日的她,有些特别。

    清风润雨楼内,玉天卿静静的坐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此刻,华灯初放,窗外一片喧闹的气氛。玉天卿眼中,缓缓进来一个身影。

    这是一个大约40岁左右的妇人,她身着紫色华服,领口、袖口处绣着雅致的金色云纹,乌发盘成一个高贵的发髻,斜插着两支火凤含珠钗。她保养的极好的面上,现着一点点属于名门贵女的倨傲。她一手牵着一个瘦小的孩童,身后跟着一群侍女。

    就是她了,长公主北原笙。

    待她们上了二楼雅间,玉天卿将头上的帽子戴好,她跟在上菜的侍女后面,手中也端着一个托盘。一碟碟珍馐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香味扑鼻。玉天卿将手中的碟子放到那孩童面前。这菜像极了一副画,蓝天白云,一栋房子前,小兔子和小狗在玩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