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八十五章 复仇(6):花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海棠春是京都最大的歌舞坊,因为过几日即将是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整个京都几乎都为之沸腾。

    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锦袍的男子,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海棠阁。海棠春的姚妈妈立刻满脸堆笑迎过去:“是九霄公子啊,有礼了!有礼了!”

    九霄身材很是健壮,四四方方的脸上,浓眉上扬着,眼睛细小,非常爱笑,人称“笑面狐狸”,手段阴狠,乃六皇子北止铭手下第一护卫,在京都颇为有名,平日里最好女色。

    九霄道:“别整这些没用的,快去将小春桃和小海棠叫过来!”

    他身后的一群男人也吆喝着:“快去叫啊!”

    姚妈妈本也是心思剔透之人,知道这九霄不好惹。她笑道:“今日春桃和海棠,都已经有人陪了!不如今日九霄公子先换个别的姑娘,等改日,一定给您留着春桃和海棠。”

    一群男人都是谄媚讨好之徒,一窝蜂要去打姚妈妈。

    九霄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他从腰间拿出一支匕首,用手指摩硰一下明晃晃的刀刃,一脸笑容的说道:“姚妈妈,你说,割哪里的好?是左脸还是右脸?”

    姚妈妈吓的脸都白了,磕磕巴巴喊道:“快,快去,将春桃和海棠叫来,快去啊!”

    玉天卿站在二楼的角落中,她嘴角扯出一个邪气的弧度。

    长公主府,玉天卿在桌旁涂涂画画,咏儿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画完后,玉天卿将图和信交给一个侍女,道:“送到仙缕阁去,越快越好。”

    玉天卿将咏儿送回房中,一踏入房门,见夏周将自己手中的纸赶紧收起来。

    玉天卿漫假装随意问道:“夏周,你主子不喜欢吃什么啊?”

    夏周皱一皱小鼻子,脱口而出:“主子不喜欢街边小食,不喜欢跟虫子有关的东西……”她突然觉得不对劲,细瘦的手指捂住嘴巴,不敢再出声。

    玉天卿冷冷一笑,她还一直奇怪,怎么北止尧这次这么干脆的放她走,她还一直以为上次在清风润雨楼,是偶遇呢!原来是在她身边安插了个奸细啊!

    她道:“纸条拿过来。”

    夏周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玉天卿抢过纸条一把撕掉。

    夏周吓了一大跳:“姐姐,对不起,主子只是让我传递你日常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秘密啊!”

    只见玉天卿大笔一挥,在一张纸上画了一番,她道:“今日就传这个。”

    北止尧辗转在书房中,只觉得今日的信来的晚了些。又过了一刻钟,风桀从外面跑进来,手中拿着纸条说:“将军,来了。”

    北止尧打开纸条,只见上面画了一条呲牙咧嘴的小狗!他微微一笑,他就知道她定会发现,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窗外月光清幽,他似是看见她白衣翩然,奋笔疾书的又一脸不屑的样子。

    承欢殿内,只见一位身着黄色纱裙的女子舞姿优美,似莲花绽放,又似孔雀开屏,和着袅袅的琴声千变万化。玉天卿一时之间觉得,学舞真是太难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还是觉得自己只是形似,缺少那种迷人的魅态。她道:“夏周,去找两条白纱来。”

    夏周快步去找了。玉天卿将乐师教的舞蹈精简了一番,又加上一些现代空中瑜伽的动作,勉强算是满意了。

    一晃几日,来到海棠春选花魁之夜。这**,几乎整个京几乎都沸腾了,海棠春一座难求。有人甚至是海棠春门口摆起了赌桌,那些没有票的人只能在门外以赌博参与这项盛事了。只见赌桌之上,春桃、海棠下注的人最多。

    “怎么还有个叫若烟的姑娘?没听过有这个姑娘啊!”

    “那还是押春桃吧。”

    “对啊,春桃是上届花魁,这届定也能赢。”

    正说着,众人只见一个下巴尖尖,眼睛细长的男子,在若烟这个名字下,放了一堆的银两。

    “这孩子,怕是有点傻啊。”

    “是啊,是啊。”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

    海棠春内,姚妈妈穿着桃红色的纱衣,头上戴着几支金光闪闪的金钗,满脸堆笑道:“各位客官,你们每人手中都有一支竹签,等会儿啊,你们喜欢哪位姑娘,就将竹签放到前面对应的竹篮中,哪位姑娘获得的竹签最多,哪位就是海棠春的花魁!”

    人群又是一阵欢呼。只见昏黄的灯光下,铺就红色锦毯的舞池中,一群女子鱼贯而入。她们皆以团扇遮脸,不露真容,挨个坐到椅子上。

    姚妈妈介绍道:“古人云,冰肌玉骨,肤若凝脂,是美女的第一要求,那今日咱们便以牛乳试之,牛乳在肌肤上滞留,便算做淘汰。”

    只见一排女子桀露出一截玲珑**,由侍女将牛乳滴在腿上。

    下面的人眼睛都直了,呐喊声不断。

    第一局,便淘汰了大约一半女子。

    二楼雅座上,北止尧在看到那一双清泓的双眼时,几乎将手中的杯子捏碎了,她腰间的牌子,若烟姑娘,很好。

    第二局,比的是文采,又淘汰了几名女子。

    最后一局,比的是歌舞。

    剩下的几名女子,本就是舞姿动人,歌艺出群。尤其是唇桃和海棠,获得的掌声最多。玉天卿最后一个出场。

    众人只见,一个身着白纱裙的女子翩翩起舞,她浓密黑亮的墨发像是丝绸般闪着光泽,额间描着一朵艳丽红梅,眉如远山,眼若清泓,脸上用一条白玉石珠串作为帷幕,仙灵中添了几丝神秘,宛若梦中走出的女子一般。

    她身姿矫健,玉袖生风,时而旋转,时而飞跃。

    “这曲舞蹈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提现女子的柔,她的舞步矫健有余,柔软不足,算不得最美的舞蹈。”

    “对,而且这舞步将最难的部分删减了,可惜啊。”

    人群中不断有人评价着玉天卿的舞姿。

    随着琴声婉转而上,两条红绸飘扬,只见舞台上的人旋转之间,厚厚的白纱衣剥落,露出里面较为贴身的衣衫。这衣衫为白色,肩膀、小腿处的剪裁像是莲蓬般绽放着。

    玉天卿双腿绕着红绸,一会呈新月状,一会呈帆船状,一会又像是仙子般肆意飘荡……

    下面的人都看的痴了,一时之间静默无声。紧接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不过片刻间,写着她名字的木篮已经被木签装满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