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八十七章 军机大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军机大营位于京都东面蛟河山,离京都大约半个时辰的路途。北原笙和玉天卿下了马车,北止铭已经在帐前迎接了。

    北止铭道:“参见姑姑。”待抬起头,看到她身后的女子,他面上突然绽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没想到,王姑娘竟成了长公主的幕僚,失敬了!”

    军机营出了这等大事,换作一般人早就火急火燎,但见北止铭仍旧一番谦谦公子的温润模样,倒叫人看不透了。玉天卿道:“六皇子。”

    待两人进了军帐,不出一刻钟。门外响起车马声,北原哲率先下了马车,一同来的还有一身墨衣的北止尧。

    各自行礼过后,一行人向粮仓走去。这的粮仓是为了战事储备的。粮囤呈圆柱形,上面覆盖着尖尖的顶。玉天卿看了一下,这粮囤外面是一层稻草,里面是铁皮围成的。

    北原哲越走表情越是浓重,北止尧道:“父皇,正值夏初,大雨雷电,是常有之事,但儿臣已经查明,这次的大火是由于有人将*偷偷放入粮囤内引起的。”

    粮囤内铁皮已经被熏黑了,粮食被烧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袋粮食堆在角落中.玉天卿在角落处发现一截极细的铁丝,她不动声色的将铁丝收入袖中。

    北原哲道:“那你可查明,*是从哪来的?”

    北止铭冷笑一声道:“那得问三哥了。三哥前几日从兵部领取了300枚霹雳球,是何缘故?”

    北原哲将目光转到一边的北止尧身上,他眼内闪着无数精光问道:“霹雳球,你用作何处?”

    北止尧不慌不忙的回答道:“前几日,父皇命儿臣督促修建陵墓之事,霹雳球便用来开山挖洞了。父皇和六弟如若不信,可以将工部任大人。”

    玉天卿随手拿起一截棍子,在一旁的粮食袋上戳了一个小洞。那边正在僵持的三个人听到“沙沙”声,转身过来。

    北原笙率先发出声音:“这粮食,怎么都是沙子?”

    北止铭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他知道父皇一向注重粮食储备,以防征战,所以从来不在军粮上做手脚!他跑到另一袋粮食跟前,也用棍子戳了一个洞,留出来的,同样是细沙!他额上冒出大片的汗珠,怎么可能!

    北原哲鹰眼一瞪,唇边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他怒道:“你这个逆子!竟用沙子来糊弄朕!”

    北止铭跪到地上,俊脸再也没有原来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声音带着哭腔:“父皇,儿臣绝对不敢!定是有人陷害。”

    北原哲命人将其他粮囤的粮食全都检查一遍,这些年,对万贵妃母子太过宽容了!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杜公公进来回禀道:“回皇上,只有两个粮囤的粮食是细沙。”

    北原哲松了一口气,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北止铭。北原哲道:“来人,把这个逆子......”

    还未说完,北止铭突然双膝挪到北原哲跟前,他脸上带着两行清泪,道:“父皇,儿臣知道错了。儿臣监管军机大营不利。愿将令牌交出,自请幽闭府中,无父皇应允,再不出府门!”

    北原哲闭一下眼睛,铁青的脸色有所缓和,声音仍是凌厉无比:“将六皇子幽闭府中,无诏,任何人不可探视!六皇子管辖军机大营,交由骁勇将军负责!”

    玉天卿看一眼北止铭,他这招断臂自保,做的不错。纵使北原哲的火气再大,见到北止铭如此示弱,也断不会再深究下去。

    北止尧温声道:“是。”

    待送走了北原哲,北原笙看一眼北止尧,她面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拍了一下北止尧的肩膀。北止尧笑道:“姑姑,尧儿有一事相求。”

    北原笙明媚的脸上又绽出一个笑容,她看一眼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玉天卿,道:“晚上必须归还,咏儿现在没有她,可是睡不着的觉的。”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玉天卿,上了一旁的马车。

    玉天卿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丢下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军帐中。

    北止尧眼神灼灼,在玉天卿面上流连:“过来。”他拉过她小手,将她安置在他怀中。他低着头,清爽的气息均匀的洒在她光洁的面部,一支手伸入她袖中摸索到一根细细的东西并拿出,说道:“你猜到了?”

    玉天卿不屑的望他一眼,这么明显,能猜不到吗?

    她道:“九霄惨死,万氏丑事曝光,本来就让北止铭焦头烂额,再出了粮囤的事故,他定然急火攻心。但当日天上确有雷暴,他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好的托词。只好从兵部下手,正好见你领用了霹雳球,想将此事按到你头上。”

    北止尧赞叹的看她一眼,分析的不错:“那依你看,这场大火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玉天卿将细铁丝拿到手中说道:“是有人用风筝和极细的铁丝线将雷引爆在粮囤中,这人既了解你的行事作风,又了解北止铭的心理活动。此举,是想一箭双雕。”

    北止尧又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通常旁人会认为,这件事获益最大的人,便是始作俑者。他在这次事件中接管了军机大营,自然而然的会被认为是策划者。

    四目相对,他深邃的面庞上,英挺的剑眉微挑,双眸隐藏着无尽的魅惑,菲薄的唇角微微上扬,他在笑,丝毫不掩饰他的好心情。

    她手指在他脸颊轻抚一下,呢喃道:“我就知道,不是你。”他征战四方,最是知道粮草对于打仗的重要性,绝对不会行如此有损国家、百姓之事。

    北止尧在她脸上轻啄一下,说道:“烧军粮的人的确不是我。但粮草换细沙的事,是我做的。反正这件事已成定局,再加一把火,赢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控制欲极强的父皇来说,火烧粮草的罪行,远比不上他心爱的儿子的背叛、欺瞒之罪。

    玉天卿又道:“那你怎么知道皇上一定会去那个有细沙的粮囤?”如果将所有粮囤的粮食全部换成细沙,代价太大且引人注目。但谁又能确定,北原哲会去哪个粮囤?

    北止尧用食指轻刮一下她鼻子,道:“你想想看,当时领着一群人去粮囤的将军是谁。”

    玉天卿恍然大悟,是一位方脸、浓眉,身材健壮的将军!她道:“那个将军,是你的人?”

    北止尧笑着点点头。她斜昵他一眼,从在飞鸿楼太子身边的那个小侍女,再到夏周,再到军机大营,他北止尧的线人,遍布天下啊!

    玉天卿又道:“那万氏丑闻,是你放出去的?”

    北止尧嘴角含笑,点点头。

    见她眼珠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如牛乳般洁白细腻的面上韵着数不尽的灵慧,他心念微动,在她粉粉的唇瓣上印上一吻。又见她双眼圆瞪,似是两团无底的深邃的漩涡般,他轻声道:“闭眼。”

    再次贴上她柔软的唇,玉天卿只觉得他的唇舌,在她心湖上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带着火烧般的炙热,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玉天卿一踏入公主府,夏周立刻围了过来。见玉天卿粉面桃花,唇瓣微红,她道:“姐姐,今日是擦了胭脂吗?这个颜色很好看啊!是在哪买的?”

    玉天卿直接扔给她一个眼刀子。夏周摸一下头,不知所措。待玉天卿走进承欢居,见咏儿躺在**上翻来覆去。她一见玉天卿,便绽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玉天卿用手抚一下她大大的眼睛,示意她睡觉。

    咏儿睡熟后,玉天卿刚打算走,竟听到泳儿呢喃出两个字:“爹爹......”

    这是玉天卿第一次听到咏儿说话,她压下心中那抹异样,体贴的给泳儿带上了门。

    天气渐热,咏儿最怕暑气,所以玉天卿在她的食物中添了些去暑除湿的药材。近几日的北原笙,面色甚是不好。玉天卿将做给长公主的那份膳食,也端到她房中。

    北原笙端坐在桌旁,柳眉紧蹙着。近年来,外府的田地收成不太好,武烈侯在时的产业,也仅仅剩下几间饭庄和一些铺面。仅仅依靠着皇兄的赏赐,偌大的公主府和武烈侯府开销巨大,确实让人头疼。

    见玉天卿进来,她将账簿收起来,又喝了一口她做的粥,粳米口感绵密,带着一丝淡淡的药香,可口且解暑气。她道:“我发现你最近做的膳食,味道都很特别。”

    玉天卿道:“是药膳。以药入膳,既可口,又比单纯的食物来的有营养。”她顿了一顿,又说道:“公主的烦忧,我可以为公主分担。”

    北原笙将最后一滴粥喝完,笑道:“如何分担?”

    玉天卿道:“将武烈侯府的饭庄,交一间与我经营。”

    北原笙对这个女子的兴趣,又添了几分。王姑娘仅凭几名暗卫,一个周密的布局,就将京都第一小霸王九霄置于死地,但没想到,她竟还有经商的头脑。她道:“这是个好方法,如果你经营的好,我可以给你三倍的月银。”

    玉天卿摇摇头,她眸光中透着一股坚定:“我要分成,按比例二八分成。”

    北原笙爽快的应道:“好,二成,也不是不可能。”

    玉天卿仍旧摇头,她嘴角含着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我要八成。”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