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八十九章 不及你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玉天卿将账簿翻了一遍,见夏周手中拿了张纸条,神秘兮兮的说道:“姐姐,主子每天都给你写的什么?你怎么从来不回?”

    这一个多月,她一直忙于饭庄的事情。他一直忙于军机大营练兵,两人竟一次都没有碰面。不过他每日都会传信来。玉天卿将纸条拿过来,上面只有两个字,想你。每张字条都一样,她要怎么回?索性就不回了。

    正想着,忽听得外人有人说道:“长公主请王姑娘过去。”

    芳华殿内,北原笙问道:“过几日便是皇兄的寿辰了,我选的寿礼,你看如何?”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她竟对眼前这个女子,累积了一些信任。

    玉天卿看向那张纸,上面写的无非是珊瑚宝塔、夜明珠一类的珍宝,无甚新意。

    玉天卿想一想说道:“其实,有另外一种方法。”说完,靠近北原笙几步,将想法告诉她,北原笙频频点头。

    玉天卿回到房中,两个黑衣男子随着她,进入房间。这两人是长公主府的暗卫,阿木和阿林,他们是双胞胎,同样是小麦色的肌肤和透着倔强的眼神。

    玉天卿问道:“可有发现?”自顾柳姿在逸香阁闹事之后,她便派二人盯着顾府的动向。

    阿木摇摇头:“顾府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我们发现,陈国公府,陈世子近来和军机大营的郑策将军来往密切。而且,郑策将军几日之间置了好几处房子。”

    郑策,是那日在军机大营领着他们去粮囤的那个人,那人不是北止尧的人吗?他的人怎会和陈韵博鬼混。看来她有必要去见一见陈韵寒了,示意阿木和阿森下去,玉天卿出了府门。

    圆月高挂,皎洁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了银灰色的纱裙,一个白色身影轻轻推门而入,陈韵寒转身,吓了一跳。

    她细密的眼神在玉天卿脸上流连一下,撇撇唇:“怎么会是你?”

    多日不见,陈韵寒丰润的面容稍显尖刻,略施粉黛的脸上,神情漠然。她稍走几步,坐到一旁的桌上,对玉天卿说道:“坐吧。”

    待从畅园出来,玉天卿脚步轻松,将军府的景致,几乎和从前一样,那一池荷花娉婷地站立着,散着清香。她的脚步,竟神出鬼没的走到正阳居。

    还未敲门,门突然开了,墨色身影突然将她拽进房中,关门,一气呵成。玉天卿抬头望着眼前的人,他高挑秀雅的身材用一条雅致竹叶花纹的腰带束着,下巴微微抬起,露出脖颈处珍珠般莹润的一小块肌肤,冰蓝的眸子与上扬的嘴角,透出一些少年的倜傥韵味。

    “你想我了?”他将她拥入怀中,手指把玩着她一小缕乌黑亮泽的头发。

    “谁想你了。”玉天卿撇撇嘴,小手环住他腰部,正值夏日,他的体温像是蕴着一层薄薄的冰块,不凉不燥,刚刚好。

    他微垂着头,慢慢将脸靠近她,还未有下一步动作,玉天卿的肚子“咕噜”叫的极响。她脸颊快速的飘上一层粉色,低声道:“我还没吃饭。”

    北止尧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声音,温声细语道:“你吃我。”说着将唇贴上她的,细细啃咬舔舐一番。

    真当她是菜品吗?玉天卿恨恨想着,当即用脚去踢他,北止尧长腿一动,将她腿缠住,啃的更用心了。玉天卿一瞬间头晕眼花,趁着呼吸的空档含糊不清的说道:“混...蛋...我快死...了。”

    听闻此,他果然放开她的唇。玉天卿抚一下胸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待稳定下来后,又说道:“我想吃饭。”

    北止尧注意力还在她淡红的唇瓣上,他舔一舔唇,似乎在回味她的柔软甘甜。他道:“我以为,‘吃’了我,你就不会饿了。”

    玉天卿瞪他一眼,学着他的样子,挑一挑柳眉说道:“这种活动,通常很浪费体力,要不然,怎么会有‘铁杵磨成针’的说法。”

    北止尧先是一愣,又想到这句话,她似乎在他醉酒的时候说过,一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他慢慢靠近她,眸中的神色宛若冰蓝的锦缎闪着一些细碎的褶皱,突然一把拥住她,轻柔的气流在她耳边划过,他低沉的声音像是绵柔的醇酒一般:“我倒要看看,‘铁杵是不是真的能磨成针’。”

    玉天卿主动勾住他脖子,瞳眸中碧波荡漾,幻化成一片迷蒙的情致,她小手当真去解他腰带。他突然笑了,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有下一步的动作:“好了,去吃饭。”

    玉天卿得意的笑一下,就知道你不会。她抬头看一眼天色,她没有多少时间了,等会儿咏儿便要入睡了。她道:“就在府里吃吧。”

    北止尧看出了她的顾虑,吩咐道:“风桀......”

    玉天卿拽他袖子一下,浅浅一笑:“这么晚了,别麻烦厨子了,我们自己做吧。”

    北止尧挑挑眉头,我们?

    两人走进膳房,玉天卿指挥着北止尧洗菜、切菜,她自己则捋起袖子和面。不过一会功夫,两碗牛肉面便好了。赤红色的汤汁上浮着淡黄色的面条,点缀着几片薄薄的牛肉和青翠欲滴的菜叶。

    玉天卿边吃边问:“好吃吗?”

    “不及你好‘好吃’。”

    她听到这人如此不要脸的回答,扔给他一个白眼。待玉天卿再回到长公主府,天色已经很晚了。

    这几日,玉天卿除了去饭庄,便将所有的时间,用在监工上,终于,在皇上过寿的前一日,将寿礼准备好了。

    轻薄的月光,为整个皇宫铺上一层淡雅的色调,与皇后的寿辰不同,这次皇上的寿辰,整个皇宫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

    玉天卿跟在北原笙身后,一手牵着咏儿,走入蕙兰殿。因着咏儿的身份,被安排到长公主右面的位置,玉天卿与咏儿同座。

    刚入座,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便走过来。玉天卿看他一眼,嘴角扯出一个弧度,是六皇子北止铭。他俊朗的面上闪过一丝阴郁的暴戾,端起青色酒杯,冲玉天卿点一下头,口中轻声道:“若烟姑娘。”

    玉天卿一愣,随即脸色恢复如常。想不到,他这么快便查出了九霄的死因,看来这一个多月,虽然人被幽闭,但手中动作一直未停。

    随着人们入座,玉天卿惊奇的发现,不止北止铭,连太子北止睿、皇后顾蕊凝、万贵妃,都出席了宴会。看来,今日,又要热闹一番了。

    北原哲一袭金丝绣龙袍,将他本就高大健壮的身材衬得更加威武有势,他双眼威严的扫一眼下面的人群,说道:“开始吧。”

    一群着淡蓝色宫装的舞娘迈着轻盈的步子,鱼贯而入。她们步履飘逸,一张张笑颜如花的面庞宛若仙子。

    待一曲舞毕后,只见一个着绛紫色轻纱裙的女子,怀抱琵琶,她虽戴着面纱,但一双美目顾盼生华彩,葱尖般的手指微动,乐声像是一条锦帛般,光滑而绵密的延伸着。她轻轻吟唱着,声音柔滑婉郁,一时之间,整个大殿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一曲过后,北原哲豪迈的笑着:“滢儿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众人也都随声附和着:“顾郡主果然不负第一才女之称!”

    顾蕊凝示意顾竹滢走向前来,她拉住顾竹滢纤纤细手,柳眉笑的弯弯的,唇边多了几丝笑纹,她道:“姑姑真是没白疼你!”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万贵妃突然说道:“上次皇后娘娘过寿,正值臣妾卧病,怕娘娘千斤之躯沾上病气,所以未曾过来参加宴席。但臣妾听说,有个极为聪慧的南国女子,不知是哪位啊?”

    万贵妃大约30来岁,见她穿着一身桃红色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雅致的水仙花暗纹,纤纤细腰用一条同色镶翡翠的腰带系上。她杏核眼中露出一点好奇的神色,看起来是个单纯无害的女子。

    玉天卿虽不情愿,还是站起身来:“谢贵妃娘娘谬赞。”

    众人眼中,见这个女子仍旧是一身白衣,不施妆粉,柔美如玉,在一群盛装打扮的女子中间,倒算得上是别树一帜。

    万贵妃脸上漾着一丝浅笑,她伸出纤长的手指说道:“你走近一些,让本宫看看。”

    玉天卿缓缓上了台阶,见万贵妃从侍女手中,拿出一朵红石榴簪花,就要插到她发间。玉天卿还未来得及拒绝,突然飞过来一粒葡萄,万贵妃只觉得手一抖,簪花掉到地上,摔成了两截。

    玉天卿望去,只见北止尧唇边映着浅笑,眼神幽深,他道:“儿臣失手了。”

    万贵妃眼底划过一瞬而逝的恨意,她柔声道:“你先下去吧。”

    玉天卿不明就里,但撇见一旁的北止铭脸色几乎铁青了,她猜想,这支簪子,大概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慢着,既然王姑娘来给皇上贺寿,就表现一下诚意吧。”顾蕊凝的声音不像万贵妃那样柔和,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严。

    再看一旁的顾竹滢,美目已有得意之色。

    玉天卿微微一笑道:“既然刚刚顾郡主以琵琶歌舞为贺,那我便效仿一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