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九十二章 表现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北原哲在杜公公耳边叮嘱一番,杜公公立刻带上一队御林军前去搜证了。

    此时,宏阁的雕刻师齐瑞阳已经在殿外等候。那齐瑞阳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一见北原哲,就赶紧跪下磕头。

    北原哲问道:“你可曾看清,是朕的哪位儿子,要刻玉玺?”

    齐瑞阳一双三角眼在众人面上流连一会,一手指着席上的人说道:“是他!我不会认错!”

    众人随着齐瑞阳看去,竟是一身明黄色服饰的北止睿!北止睿几步走到御前,同齐瑞阳争执起来:“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从未见过你!”

    北止尧冰蓝的眸子中透出一股冷漠,他不急不缓说道:“齐瑞阳,你腰间的玉佩不错,水润透亮,想必不是凡品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当年父皇在皇兄封为太子的时候,赏赐给皇兄的!”

    北原哲一看,果然是当时那件玉佩!

    北止睿顿时紧张起来,宽广的额头上冒着密密麻麻的汗珠,整个身体却像置身于冰窟,冰冷刺骨。他一脚将那齐瑞阳踢倒在地,口中道:“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北原哲扶一下额,双眉紧蹙着,脸色铁青,太子的行为真是越来越不堪大任了!

    陈韵博突然跪到地上,他平日里满是桀骜的脸上,此时竟能看出些平静来,道:“臣有罪!私刻玉玺的人,其实是太子。是太子派臣去宏阁的。”

    众人又是一阵心悸,只觉得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像一颗颗霹雳球一般,炸的人措手不及!直教人不敢相信!

    “太子平日里就阴狠暴戾,想不到,竟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正在这时,杜公公带着一队人马回来了。只见几个侍卫抬着一个箱子。箱子一打开,里面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美玉,和一套明晃晃的龙袍。

    那北止睿大笑一声,双手抱拳说道:“父皇,这下该相信儿臣说的话了吧!三弟不仅私刻玉玺,还私藏龙袍!”

    那杜公公尖声说道:“回皇上,这些,全部是在太子府,太子的寝殿暗格中找到的!除此之外,郑策将军新置办的三处宅子,银票全部出自太子府!”

    此话一出,又是一片哗然!原来是太子导了这样一出好戏,去冤枉三皇子啊!

    北止睿愣住了,北止尧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他纤长的手指摩挲着银酒樽上的图腾,像极了清晨森林中的一抹光,带着云淡风轻的和熙意味。

    北原哲的脸色由白变青,再由青色转为红色,他额头上爆出几根青筋,眼睛遍布着血红的丝线。他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杯子掷地,四散的碎片一下子让整个殿内静的出奇。

    他朗声道:“郑策背叛诬陷主子,立即处斩!”那郑策终于慌张了起来,他被两名侍卫拖拽着,他喊道:“太子爷,救我!”

    北止睿垂着头,北原哲砸碎的杯子,有一片碎片将他的脸划到了,细密的血珠沿着他的脸庞流入到明黄色的衣领上,泛出一朵奇异的花朵。

    顾蕊凝此时同北止睿跪在一起,脸上已全无贵气,几缕头发不知什么时候散到耳边,她整个人透出一种腐朽的意味。还未开口,眼泪已滚滚落下:“皇上,求您看在睿儿是我们第一个孩子的份上,饶恕他吧!臣妾给您磕头了!”

    北原哲闭上眼,再睁开眼时,已经换上了另一幅冷静的神色。他坐在龙椅上,声音竟有了一丝苍老:“太子北止睿,德行有失,今日起,贬为庶人,幽闭太子府,终生不得出府!”

    顾蕊凝端端正正的磕了一个头道:“谢皇上!”

    北止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两眼涣散,唇边漾出些许液体,他站起身来,疯疯癫癫的向殿外跑去,顾蕊凝急忙诏了几名侍卫,一同跟上去。

    陈国公突然站起来,走到御前说道:“今日之事,韵博也沦为帮凶,请皇上恩准臣带着儿子辞官回乡。臣将永生为皇上,为我漠国祈福,以赎罪孽!”

    北原哲双手扶额,温声说道:“准!”

    经过这么一闹,宴会上的人,有人又燃起新的希冀,有人却又陷入徘徊之中。北原哲宣布宴会结束,众人又道“吾皇万岁”,才匆匆起身出宫。

    月光熏染出轻柔的金色,玉天晴出了宫门,本要同咏儿等人同乘一辆马车,但瞥见墙角处那飞扬的墨色衣角,她示意任姑姑、李姑姑先带咏儿走。

    北止尧望着窈窕的身姿向他走近,他伸手一捞,将瘦弱的她圈入怀中。四目相对,两两无言。玉天卿小手环住他腰,贴上他温热的身体。

    他闷声道:“你答应了陈韵寒什么?”他那日还觉得奇怪,她一直讨厌陈韵寒,竟突然跑去畅园。直到今日才明了,她定是与陈韵寒交换了条件,换来今日陈韵博帮他说话,也顺便替他除去陈氏宿敌。

    她抬头,瞧见他脸色清冷,很快便明白了,北止尧不会是以为我将他当做条件,赔给陈韵寒了吧?她娇笑一声:“自然是答应,将你赔给她,从此以后,我与你两不相欠。”

    北止尧面色一凛,眯着眼睛瞧她,幽深的眼神像是随时能飘出无数根银针般,冰冷刺人,咬牙切齿说道:“你敢!”

    玉天卿见他似笑非笑,表情邪魅,一瞬间便投降了,讨好的说道:“我不敢。”

    北止尧冷哼一声,恐怕你的世界里,没有不敢两个字。

    玉天卿眼睛笑的弯弯地,她道:“我答应给她一粒聚魂丹,待她治好腿后,你会放她同家人团聚。”

    北止尧淡淡回道:“你竟还敢做起我的主来了!”

    玉天卿撇撇嘴:“你也可以不放她走。毕竟陈姬姿色上佳,你们和好后,还可以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生一窝孩子。”

    他听闻此,突然俯下身,淡红的唇似笑非笑,邪魅的表情妖艳异常:“要生孩子,也是同你。”

    玉天卿顿时警惕的瞪着他,见他俊脸越来越近,只得用手推他,脸颊像是飘着两朵火烧云一般:“别,至少,不能在这。”

    虽然是晚上,虽然是墙角,但她着实不想被亲到喘不过气,被人误会,就不好了。

    他哈哈大笑,眉宇舒畅,露出洁白的贝齿道:“那你说,我们生几个才好?”

    玉天卿吓了一大跳,在心内诽谤了某人一番后,小声说道:“你已经拒绝了皇上。”在刚刚的宴会上,他们二人都表明了立场。

    北止尧重新将他圈入怀中,声音闷闷地:“如果我答应了父皇,那户部尚书的女儿,就要被塞给我成为正妃了。”在他真正强大起来以前,他必须要克制住,才能好好的保护她。

    玉天卿何尝不明白现在的局势?皇上此举,就是为了试探北止尧。如果北止尧答应同我成婚,就证明他有抢太子位置的嫌疑,毕竟现在我身后,是长公主的信任,是朝堂阁老的支持。与此同时,户部尚书的女人,正好成为皇上的一枚棋子,时时刻刻监视着北止尧。

    而他不答应娶我,反而让皇上寸步难行了。

    “石榴簪花,到底有什么寓意?”玉天卿问道。今日的万贵妃,着实有些奇怪。

    北止尧懒洋洋的回道:“石榴簪花,是准婆婆给儿媳的见面礼,这是漠国的风俗。”

    玉天卿了然,难怪,万贵妃料定我不知石榴簪花的含义,她想先发制人。非常不幸的是,玉天卿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

    北止尧放开她,眼神在她面上流连一番,手指轻刮她鼻子:“你刚刚什么都没吃吗?”

    玉天卿“嗯”了一声,斜斜的看他一眼,刚刚还不是担心你的处境吗?在这个处处是坑的宴会,我敢吃吗?

    北止尧转而牵着她手,郎朗已经在前方等候了。玉天卿多日不见郎朗,也甚是想念,她摸摸它马头,又在它光滑的身躯上摸两把。

    两人乘了马,夜风微暖,一如她现在微暖的心境。

    待回到正阳居,北止尧将她安置在房中,自告奋勇的要去做饭。玉天卿心道也好,给他个表现的机会吧。

    谁知道她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做好。只得去膳房找人。一进膳房,玉天卿差点没叫出来!只见满地的菜叶、蛋壳,灶上的锅里是一团团黑黢黢的应当是面条的东西。北止尧拆厨房的本事,快赶上金羽光了!北止尧一脸无奈的站在灶前,他俊朗的面上有两块黑印,墨色衣衫上有两片黄色的蛋渍。

    玉天卿顿时笑了,在她面前,他一直是无所不能的,甚少见他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她上前说道:“你先出去吧。”

    不一会功夫,她做好了两碗鸡蛋面端入房中,顺道将膳房收拾整洁。北止尧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样子仿佛刚才一脸狼狈的并不是他。

    两人闷声吃面,北止尧发现今日的面条与那日的牛肉面又是不一样的味道,但同样很好吃。他温声道:“你会不会因为我不会做饭,就不喜欢我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