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九十五章 你要赶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趁他发愣,她突然将他推开,站起身来,扫一扫身上的草屑,粗声道:“回去了,快。”

    见北止尧不动,她一把扯住他的袖子,拉着他往前走。

    待两人回到府中,北止尧仍旧是一副生气的面孔。玉天卿也不甚在意,边走边说:“吃饭啦!看看我给你们买了什么!”

    听到吃饭,众人一时之间全都跑到畅远居来,阮星河一脸鄙视的看着玉天卿和北止尧:“你们还知道回来?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玉天卿扔给他一个眼刀子:“阮少主,你要是不想在这住,可以回星河山庄啊!那里有各种口味的狗肉!”

    阿黎本来手中拿了一支鸡腿,听到狗肉,瞬间没有了食欲。他在屋内望一眼,不知道‘阿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阮星河见状,只得先哄他吃饭。

    玉天卿递给北止尧一支鸡腿,见他不接,又将鸡腿放到自己口中,边吃边望,燕子和咏儿呢?

    她走出畅远居,在池子边上,找到了元砚知和咏儿。元砚知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几丝墨发垂在肤如凝脂的脸颊,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意味,咏儿乖巧的坐在他身旁。

    他右手从一个青瓷罐中拿了东西,投到池子中,一群侍女“嗡”的扑下池子去找,那架势,比鱼抢食速度都要快!不一会,一个侍女手中拿了一件东西,她得意的向其他人炫耀一番:“明日,公子的早饭,就由我做啦!”

    玉天卿撇撇嘴,这群女子,怕是元砚知让她们去死,她们也会甘之如饴,这个罐子,好像有点眼熟啊。她朗声道:“燕子、咏儿,来吃饭了。”

    待她走过去一看,元砚知的青瓷罐中,竟是长公主赏赐给她的首饰!珠钗、手串、项圈等,她挑挑眉头,将两排贝齿咬的“咯咯”直响:“今日的午饭,你不要吃了,去畅远居门口面壁思过!”

    那群侍女见玉天卿真的动气了,将手内的东西放回罐中,一窝蜂的跑走了。

    元砚知站起身来,眼神灼灼的盯着她。他进来似乎又高了,与他对视,竟让她觉得有了压迫感。他也不恼,将青瓷罐塞到她手中,乖乖去面壁思过了。

    午后,太阳像是一颗大火球,豪迈的燃烧着。一群人吃了饭,懒洋洋的靠着椅子。咏儿不停的往屋外瞧,她走过来,柔软白嫩的小手扯一扯玉天卿的袖子。

    玉天卿被她扯的不耐烦了,只能走到屋外,对元砚知说道:“进来吧。”

    元砚知额头蕴了薄薄的汗珠,细细密密的睫毛下,星辰一般黑耀的眼睛加上一层软软的水汽,脸颊连同白皙的脖颈处添上一抹淡淡的粉色,他小声道:“好热,帮我擦擦汗。”

    玉天卿面色不善,拿了手帕扔到他头上:“自己擦。”见他不动,又拿起手帕在他脸上随便一揉:“好了。”

    两人回到屋内,阿黎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阮星河在一旁替他扇风。

    咏儿见元砚知坐下了,连忙拿起扇子替他去热。玉天卿第一次见咏儿如此谄媚,她叹口气,也不知道长公主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果然,女生外向,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

    元砚知软软的说道:“我饿了。”

    玉天卿注意到一旁的北止尧脸色不佳,她怒道:“回你的卿云阁。”卿云阁好吃的东西那么多,干嘛非赖在我这!

    他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唇瓣绽出一个笑容:“我想吃你做的面。”

    正说着,突然飞过来一个杯子,元砚知玉手一动,稳稳当当接住了杯子,轻声道:“多谢骁勇将军。”一时之间,畅远居杯子、茶壶、酒壶乱飞,“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阮星河一把将阿黎抱起,转移到一旁的软榻上,童珑也将咏儿拉到一旁,暗自道,远离是非之地啊!

    玉天卿坐在门口处,翘起了二郎腿,静静的看着屋内乱做一团。待声音终于停止,元砚知面色清冷,北止尧衣衫整洁,仿佛刚刚打架的并不是他们二人一般。

    玉天卿麻利的拿起两张纸,整整齐齐将他们打坏的物品列了个清单。她看一看自己的衣服,刚刚北止尧扔的茶水溅到了她的衣服上,又在他的清单上添了一项。她将纸递给二人:“明日午时之前,我要看到这些东西,否则,就将你们赶走。”

    元砚知莞尔一笑,不甚在意的接了单子。北止尧脸色铁青,他道:“你要赶我走?”

    玉天卿见他口气不佳,冷声道:“我不知你这两日为何如此反常,如果你不愿住在这里,可以走。”

    童珑听到玉天卿竟说出如此严重的话,赶紧过来拽一下玉天卿的衣服,小声道:“姑娘不要置气。”

    北止尧浓眉拧着,额角露出几条青筋,眼睛中迸射出几滴火花,压制住胸中翻腾的怒火,他道:“好。”不过转眼间,那抹沉稳的墨色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玉天卿见他真的走了,粗声喊道:“风桀,把你家主子的东西都给我带走,一刻钟内,如果你拿不走,那我就全都扔到池子里!”

    风桀风风火火的从大门外进来,叫上童珑,手脚麻利的开始收拾。

    元砚知走出畅远居,轻飘飘的说道:“明日午时之前,东西一定送到。”说完,便足尖轻点,消失在空中。

    到了晚上,玉天卿将咏儿哄睡,躺在**上,腿间传来一阵酸痛,原来北止尧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啊!因为她没有穿骑装,又是初学者,骑马的时间长了,自然会感到不适。

    待第二日起来,阿黎一见玉天卿怪异的走路姿势,便问道:“姑娘,你的腿怎么了?”

    玉天卿没好气的斜他一眼:“摔的。”

    阿黎瞪圆了一双眼睛,乌黑的眼珠闪动着好奇的光泽:“快让我看看严重吗!”说着就去脱她衣服,玉天卿当然不让,拉扯之间,一抹青色身影突然出现了。

    阮星河清潭碧水一般的眸子间,闪过一丝不自然:“你们在做什么?”

    阿黎十分天真的说道:“王姑娘摔伤了腿,我替她看看严不严重!”

    玉天卿将衣衫拢好,正要说话,见外面来了一群人,有的抬着梳妆台,有的抬了桌子,有的捧着镜子,有的拿了瓷器.....一群人鱼贯而入,在畅远居门前站定。

    炎炎夏日,白色身影飘然而至,他衣袖被夏风飘起,长眉微挑,如星辰般闪耀的瞳仁里透着一抹温柔,柔美的侧脸映着金色的阳光,玫瑰般红润的唇瓣轻启:“都在这里了,一个不少。”

    这笑容像是寒冬腊月中,静悄悄绽放的一朵腊梅,幽幽清香,撩人心魂。

    玉天卿一时愣了伸,身后的阿黎却十分不屑的冷哼一声。咏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她本要牵元砚知的手,却被他躲了过去。他嘴角含笑道:“我这双手,今生只能牵我妻子。”

    他清浅的目光定格在玉天卿的身上。玉天卿快速的垂下头,指挥着众人将物品摆好。

    元砚知提议去清风润雨楼用膳,一群人乘了马车,阿黎断不同意和元砚知同乘一辆车,他同阮星河一起骑马去。

    清风润雨楼,那掌柜一见阮星河,表情带着一些激动,不过片刻间,又恢复了冷然。众人上了二楼,阿黎是第一次来清风润雨楼,左盯右看,十分好奇。玉天卿顺着水晶帘的间隙,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墨色身影,他对面坐着一个红衣女子,玉天卿看不到那女子的容貌,只看到她白皙的脖颈及盈盈一握的曼妙身材。

    玉天卿道:“我去去就来。”她一瘸一拐的跑下楼梯,在外面买了点东西后,快速的跑上来,又对小二嘱托一番。

    北止尧看着小二托盘中的食物,是一份臭豆腐,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送的。

    玉天卿本以为北止尧会生气,没想到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传过来,顿时觉得没了吃饭的兴致。元砚知见她有些焦虑的样子,他轻声在她耳边道:“看我的。”说着将玉天卿一把揽过来,声音清润悦耳,宛若小溪抚着卵石,潺潺缕缕倾泄而出:“还痛吗?第一次难免会痛,下次就不会了。”

    玉天卿惊的差点将舌头咬断了,颇为佩服的看一眼元砚知。阮星河满脸黑线,阿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元砚知:“我说清晨姑娘起来,走不了路,原来是你做的!”第一次当然会痛啊,那还吃什么饭,应该回府休息啊!

    北止尧耳力极佳,自然是听到对面在讨论什么,他执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仰头轻啜了一口酒。坐在他对面的人,也洞察了一切,她一双藏满智慧的瞳眸带着笑意,真是一群小孩子。

    北止尧叫来小二,在他耳边叮嘱一番。

    小二边上菜边说道:“有人请你们吃一道金玉满堂。”

    金玉满堂,经常作为喜宴的一道菜,他这样子是在祝福我和燕子?玉天卿扔下筷子,正要发作,元砚知嘴角含笑道:“作为谢礼,给对面上一道糖醋鳜鱼,要双倍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