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九十六章 可曾想过嫁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二挠一下头,圆圆的脸上写满了不解,糖醋鳜鱼本来就够酸了,还要双倍的醋?元砚知对小二点一下头,那小二才下去了。

    糖醋排骨、西湖醋鱼……一时之间,两张桌子铺满了各种跟醋有关的菜,阿黎夹了一块排骨,这排骨油而不腻,香甜软糯,但也架不住满桌都是一样的酸甜口味啊!

    咏儿也扔下了筷子,一手撑起了肉肉的脸颊,满脸写着没有食欲。

    玉天卿站起身,走到对面的包厢里。北止尧倒是没什么反应,但他对面的女子侧过头,绽出一个明媚的笑容:“你倒是越发胆大了!”

    红衣女子竟然是北原笙,玉天卿顿时觉得窘迫起来,她小脸飘上两团粉色。

    北原笙弯弯的柳眉下,一双瞳仁闪着睿智的光泽,娇艳的红唇轻启:“一起用膳吧。”

    玉天卿正要拒绝,北止尧倒率先开了口:“我不和陌生人吃饭。”

    陌生人?你天天抱着我又亲又啃,如今倒成了陌生人了?玉天卿冷冷一笑:“巧了,我就喜欢和陌生人一起用膳。”

    玉天卿故意坐到北止尧身旁,他的筷子伸到哪里,她就去夹哪块菜。两双筷子长了腿般,暗自较量。

    北止尧见吃不到菜,干脆端起杯子喝茶。玉天卿飞起一根筷子,将他的杯子打翻,涓涓的水流将他的袍子染湿了一大片。

    北止尧面色清冷,手臂一横将杯子递到她眼前:“太少了,再倒点。”

    玉天卿听完,直接拿起自己的杯子将剩余的水倒到他袍子上,挑挑眉头道:“这样是不是多了?”

    对面的厢房内,除了元砚知外,都露出惊讶的神色,阮星河暗自摇头,看来这个王姑娘,真是小北子的克星啊!

    北原笙唇角隐隐含着淡笑,尧儿让王姑娘往杯子中添水,王姑娘却故意理解另一层意思,这二人,真是有意思。她站起身来,走到对面厢房:“咏儿,我们回府。”

    咏儿听后,恋恋不舍的看了元砚知一眼,才走出去。北原笙牵了咏儿的小手,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大惊失色!

    北原笙柳眉挑起,一双黑亮的瞳仁也跟着鼓起来,她红唇张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个白衣少年端坐着,骨节分明的手执起一支翠绿色的茶杯,清澈的眼眸,俊美的脸庞,一举一动都宛若一副清秀绝美的画卷。那是,是雪的儿子吗?

    北止尧突然站起身来,不防却有一柔软的小手拽住他的袖子。

    她抬起头,狭长的柳眉轻轻蹙起,晶莹剔透的玉肤上,清冷的眸子透着秋水般盈盈色泽,略显苍白的唇紧紧抿着。

    “怎么,你要赔我?”

    玉天卿只当他说的是袍子,于是轻轻摇着他袖子回道:“一件衣服,我赔得起。”只要你,不要拿我当陌生人。

    北止尧冷笑一下,浓密的睫毛微微垂着,深邃的面庞下是一抹克制的情绪:“你赔不起。因为,我要的是你。”

    玉天卿没料到他会如此回答,刹那间心跳失去了节奏,缓缓放下他的衣袖。他说的对,她赔不起。从进了一个不属于她的身体后,发生的一切已经由不得她掌控。

    从清风润雨楼出来,连阿黎都感到那股低气压,不敢再乱说话。回去的路上,玉天卿一路无言。

    待回到宅子,正好碰到一个要出门的侍女。玉天卿狐疑的看向那个女子,这女子叫阿琴,那日跳下池子,说要给元砚知做早饭的也是她。

    元砚知突然身形一动,扼住那侍女的脖子,声音冷然透着一股杀意:“你是谁的人?”和咏儿在池子旁玩的那天,他就察觉到这女子不同寻常的功力。

    阿琴诡异的扯一下嘴角,似笑非笑,元砚知马上去捏她下颌,但已经来不及,她嘴角诞下一条长长的黑紫色血液,瞳孔失焦,倒在地上。

    “她已经死了。”

    玉天卿说完便迈进大门,示意刘姑姑将尸体处理掉。这类死士的身上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所以根本不用检查。原来那日燕子搞了那样一出闹剧,就是为了试试她的侍女啊!

    待用过了晚饭,突然下起了大雨,玉天卿懒懒靠在窗前,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溅起了透明的水花。元砚知递给她一把伞,黑曜石般水亮的眼睛透着些许温婉:“去吧,让慕容柏送送你去,说清楚也是好的。”

    玉天卿宛若梨花般晶莹洁白的面上,绽出一个微笑,这笑容本也不是多灿烂,如同含苞的花蕾,一层层地顶破了束缚的外衣,可爱中带着一点羞涩:“谢谢。”

    元砚知含笑点头,眼看着瘦削的白色身影消失在雨帘中,缠**绵的雨丝飘洒着连绵不绝的落漠。

    从马车上下来,玉天卿也不打伞,飞身来到正阳居,昏黄灯光下,一抹深邃的剪影倒映在窗户之上。门突然打开了,那人长臂一伸,将她拉入房中。

    北止尧见她一身雨水,头发也被打湿了,取来一块锦帕,替她擦拭,她浓密黑亮的头发,像是黑色的瀑布般从头顶倾泄而下,盈盈水眸中藏着一抹浅浅的羞涩。

    他顿时心念微动,胡乱将她头发揉得乱糟糟,好像炸毛的小狮子般。

    玉天卿拽住他手:“你是想让我变成鬼?”这大半夜的,顶着这头乱发出门,也是够吓人的。

    他不答话,轻轻拥住她,嗅着她发间幽香。半晌,他开口道:“你想清楚了?”

    听不到她的回话,他改为扶住她双肩。四目相对,他探到她眼中难得一见的神色,迷茫而又不知所措。他微微叹口气:“你可想过日后同我在一起?想过要嫁给我?”

    玉天卿抬起头,他眸中神色像是月光照在深蓝的海上,荡起细碎的微波;浓眉微拢,整个人罩上一层朦胧的薄雾。

    他唇角扬起一抹微笑,宛若碧绿大地上,细细的雨滴敲打着仅剩的一朵木槿花,摇摇欲坠却又无可奈何:“我喜欢你,从未有过掩饰。或许是从第一次见你,我便喜欢上你了,或许是在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子中,我竟也分不清是何时。但自从喜欢你以后,我的未来多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假设,每一种假设,都有你的参与。”

    他的声音很低,一如醇酒般厚重醉人,道:“那你呢?你可曾看清楚过你自己的真心?我生气,并不是因为云燕对你的态度,而是你自己,始终不敢面对你的内心。”

    他纤长的食指在玉天卿左胸口处定格,微凉的温度透过薄薄的纱衣透过来,却让玉天卿觉得如同火炙一般,她整个人都坐立不安起来。

    她缓缓开口:“我.......”我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北止尧出声制止了她:“日后与我一起,定然还会有诸多波澜。我并不是多渴望那个至高无上的权力,只不过我有我的必须完成的使命。如果可以,我希望当我俯瞰天下,站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

    他浅浅的拥住她,清润的气息像一张网般,绵绵密密的缠绕在她鼻端、心间。她小手在他宽广的背上轻抚一下,慢慢攥成一个拳头。今日,必要做个了断。

    好久,她闷声道:“对不起,我不该来。”如果她与他在一起,势必要卷入皇位的斗争中,也势必会成为他的软肋,人一旦有了软肋,就会有弱点,这是她不愿看到的。

    以他的能力和威势,日后,定要登上大位,她如何能与他相守?难道,自己要成为他后宫三千的其中一位佳丽,在四四方方的宫墙内,落寞着,孤寂着,只为换来他一个回眸?

    她推开他,站起身来,却被他一句话,差点跌倒在地。

    “玉天卿,你可曾想过,这样对我,公平吗?”

    外面突然刮起一阵阴风,电闪雷鸣间,震耳欲聋的雷声回响着,将她的自信、洒脱击个粉粹。她勉强定了定神,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清浅的声音仍旧像和了蜜糖般:“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北止尧道:“从那副画。梨花树下,芙蓉糕点,画的是你和云燕。我说的对吗?”他那日见了那副画便有所怀疑,常常拿出来端详,有一日在书房,不小心洒到了水,外面的一层纸隐隐散去,才露出里面的画像。

    那是一个温婉贵气的女子,头戴冠冕,身穿凤服,峨眉淡扫,艳丽无比。眸中带着疏离,却又凛然生威,除了她王小点,还能有谁能有如此独特的气质?

    他突然起身,一把将她甩到**上,他脸庞在距她面前十厘米处停下,修长的手轻轻支在她身体两侧。

    “王小点,就是一个玉字,我说的对不对?”

    玉天卿骇然,竟然是那么早,那么早他便猜出了她的身份。她冷笑道:“你应该很骄傲吧,赢了战争,还将我掳到漠国。怎么?你现在想用我的身份去邀功吗?”她现在,不过是一个连身份都不能公开的普通人罢了。

    北止尧眸中现出一抹厉色,神情越来越冰冷。他冰冷的唇在她唇上肆虐,像是暴风雨般,丝丝缕缕**不断。玉天卿气极了去咬他的唇,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腥红的血液在两人口中纠缠。

    半晌,他躺到她身侧,微薄的唇间还带着一个伤口。玉天卿发丝凌乱,神情透着些许淡漠。

    北止尧敞开的衣领间,隐隐现出几道抓痕,他将衣服拢好,对门外的风桀说道:“将王姑娘送回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