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九十七章 与万氏交手(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砚知视线内出现一个白色身影,他飞身过去,用衣袖给她挡雨,一时之间,两人无言。

    此刻的她,发丝微湿,纱裙贴在身上,面色苍白,唇瓣微红。换做旁人,应当是极为狼狈,但偏偏她如水般清明的眸中透着一股倔强,身姿笔直,宛若千山暮雪下的一株小草,绿意盎然,坚韧不屈。

    待回了畅远居,见元砚知已经将洗澡水备好,屏风后的衣架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也准备好了。她感激的冲他笑一下。

    “你先洗澡,不然会感冒。”元砚知说着便走出门。

    玉天卿问道:“你怎么会提前准备这些?”

    元砚知清冷的背影,像是蕴藏在一片迷雾中。他的声音穿透了万物般缥缈:“北止尧多年征战,玲珑心思自是不必细说。他应当早就发现了你的身份。你早点休息。”

    待元砚知走后,玉天卿将自己埋入水中,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疲惫,不知过了多久,她竟沉沉睡去。

    再醒来,窗外已经是太阳高挂。玉天卿摸一下自己身上的软袍,她昨日好像在浴桶中睡着了!是谁给她擦身、换衣的?

    不会是燕子那个家伙吧?见元砚知进来,玉天卿顿时一囧:“昨夜,是你将我抱到**上的?”

    元砚知将手中的食物放到桌上,不置可否。

    玉天卿剜他一眼:“老娘都被你看光了?”你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啊?

    元砚知笑的灿烂,连带着两颗小虎牙都发出珍珠般莹润的光泽:“衣服是刘姑姑帮你换的。你那么重,她抱不动你,当然是由我把你抱到**上啊!”

    玉天卿了然,原来如此啊。她起身穿鞋,元砚知将手帕递给她擦手,玉天卿迫不及待的吃起饭。今日是月底,饭庄的账簿,她要拿到长公主府去。

    长公主府,北原笙将账簿拿到手中,不可否认,自从几间饭庄改了经营模式以后,利润多了许多。她将账簿放到桌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玉天卿瞧:“你,你府上那个白衣少年,是什么来历?”她昨日便命人去探了那少年的底细,得到的不过是寥寥数句,不足以说明问题。

    玉天卿随口应道:“他是卿云阁的掌柜,我们因为皇后娘娘的寿诞结识。”燕子的底细,她从未深究过。她一直相信,他的身份没有公开,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从长公主府出来,顺路去了逸香斋。刘掌柜一见到玉天卿,快步迎了上去。他面露难色说道:“姑娘,有个女子一直在等你。我如何劝,她也不回去。”

    二楼雅间内,玉天卿一进去,便见到一个粉色衣裙的女子,竟是陈韵寒。她似乎清瘦了不少,但气色很好,峨眉淡扫,乌黑的发间仅仅插了一支玉簪,与往日的金光闪闪相比,今日的她有着少女般的灵气。

    她笑道:“如今,你成了大忙人,想见你一面竟这样难。”

    玉天卿坐到她对面,接过陈韵寒递过来的杯子:“有话就直说。”

    陈韵寒道:“我要回老家去了,父亲病重。我向将军说明了情况,送走父亲后,我将终生在寺内清修。我今日来,是来谢谢你的聚魂丹。”

    玉天卿微白的唇漾出一个微笑:“不必谢我,当日我和你也仅仅是各取所需。既已经告别过了,就请回吧。”她与陈韵寒,恩怨情仇,已经分不清孰是孰非。但阿依莉的事情,陈韵寒确实逃不了干系,今生,她们不可能化敌为友。

    见玉天卿起身要走,陈韵寒又说道:“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阿依莉的事情,我确实有责任。我并不是来求你原谅,我只想告诉你,小心长公主。”

    玉天卿郑重的点一下头:“好,谢谢。”

    待陈韵寒走后,大堂内突然一阵骚乱。只见一个白色锦服的微胖男子,抓着一名红衣女子的手。他眉眼笑眯眯说道:“茉莉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在这逸香斋跑堂,怕是委屈了。不如到我府上,做我的小妾,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说着便作势要亲上去。

    茉莉一张小脸都吓白了,声音也夹杂着哽咽:“万小爷,万不可如此啊!”

    玉天卿走下一楼去,飞起一脚将那男子踹倒,又将茉莉拉到自己身边:“敢到长公主的逸香斋闹事,你胆子也太大了!”

    那微胖的男子站起身来,一脸阴狠:“长公主不过是个幌子罢了!长公主的名号就是你圈钱的工具!来人啊,给我抢人!”

    他身后一群穿着黑衣劲装的男子就要上前,这时候,刘掌柜跑过来说道:“万小爷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刘掌柜又对玉天卿耳语一番:“姑娘,这是万贵妃的表弟,前来京都省亲的!前日刚来,万贵妃的人,怕是咱们长公主也要忌惮三分啊!”

    玉天卿嘴角飘起一抹邪气的笑,前日刚到京都,这么说来,她不认识万小爷,也是情有可原了。她道:“来人,将这个冒充万小爷的人给我毒打一顿,扔到万府门口!”

    刘掌柜带着几名护卫本不敢动手,听到玉天卿这么说,又想起这两日这个万晨在店内欺压下人的场景,万晨还将逸香斋的跑堂姑娘**个遍。护卫们个个恨得牙痒痒,顿时将那万晨和几名随从暴打一顿。

    那万晨本是酒囊饭袋之徒,身后的护卫也是平日吃喝玩乐疏于练武的废人,竟被刘掌柜的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地!半晌,玉天卿亲自取了绳子,将那万晨捆绑起来,并将一块绢布塞入他口中。

    万晨本来就多肉的脸庞,此时几乎肿成了一个猪头。玉天卿大笔一挥,在几人脸上画上一头头栩栩如生的小猪,顿时引来围观人群的一阵大笑!

    待画完,玉天卿对刘掌柜说道:“将他们押到万府,对万府的人说,他们冒充万府亲戚**民女,别的不用多说。”

    刘掌柜和几名护卫押着万晨等人出了逸香斋。

    皇宫内,万贵妃平日里矜持的面上闪现出一抹震怒,她澄眸中是慢慢的不可置信:“你说是逸香斋的王小点,将你打成这个的?”

    万晨、北止铭、顾柳姿三人站在下面。万晨胖胖的手捂着乌青的眼睛,呜咽说道:“就是她。她还说我是冒充的万氏亲戚!表姐,你要替我报仇啊!”

    万贵妃平日里确实对万晨诸多**溺,此次,万晨也确实是奉诏前来探亲的!她玉手拍一下桌子,站起身来,连带着头上的金步摇也细细摇摆着,怒道:“来人,传王小点进宫。”

    顾柳姿出声阻止道:“不可。”她左手轻扶着腰,越来越大的孕肚让她行走有些不适。她美目流转间,轻声说道:“母妃也听到了,那王小点已经说了她不认识万小爷,就算咱们将她抓来,禀报父皇,也不过是落个失察的罪过,儿媳曾与那女子交过几次手,她极为谨慎。咱们不妨趁此机会,将她一网打尽。”

    北止铭看一眼戴着面纱的顾柳姿,眼内浮现出一丝嫌弃,不过转瞬间消失在眼波中。论心狠,男子未必能如女子一般。

    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宫宇大殿、亭台楼阁在夏日的阳光中镶上一层金光。玉天卿跟着一个侍女走在皇宫内,与一个金甲侍卫擦身而过。

    瑶光殿,这座宫殿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一点都不为。桌椅摆设、瓷器古玩、镶玉牙**等,极近奢华之态。足以看出,北原哲对这位贵妃的**爱。那侍女将玉天卿带到殿中,便离开了。

    水晶帘背后,隐隐约约有个墨色身形,修长身姿像极了北止尧。玉天卿屏息静气,走近几步,那人突然回头,唇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手中扬起一把粉末,玉天卿随即倒在地上。

    顾柳姿和北止铭从内殿走出来,相视一笑。顾柳姿示意护卫将玉天卿绑起来。一名护卫刚蹲下身,就对上玉天卿含着冷意的双眼。

    她翻身一跃而起,眯起眼睛冷冷说道:“这是要给我按一个什么罪名?”

    顾柳姿和北止铭都没有料到,那**竟没有迷倒她!顾柳姿爽朗一笑:“王小点趁母妃午睡,行谋刺之事,将她拿下,就地正法!”

    一队金甲护卫将玉天卿团团围住,手中的长矛闪着冰冷的银光。

    玉天卿厉声道:“我要见贵妃娘娘。”

    顾柳姿冷笑道:“贵妃娘娘受到惊吓,卧病在**,你就是凶手,将她拿下!”

    正僵持着,听着殿外有人喊道:“长公主驾到。”

    话音刚落,北原笙款款来到,她黑色锦服拖地,领口与袖口都镶着金边,配上她娇艳的红唇,看起来极具威势。

    “这是怎么回事?”

    顾柳姿和北止铭相继行过礼。顾柳姿说道:“回长公主,王小点行刺母妃。我正要将她捉拿归案。”

    北原笙声音微微上挑,表现出怀疑:“哦?那王小点的凶器呢?她素日跟万贵妃并无交集,为何要行刺万贵妃?”

    顾柳姿讪讪一笑,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姑姑请看,这便是凶器!”

    北原笙将匕首拿在手中,这匕首线形流畅,银白色的刀刃反射出点点光辉,手柄上是一颗紫色宝石。

    “这颗紫宝石极其珍贵,是皇兄送给贵妃的生辰贺礼,想不到被用来作了一把匕首。怎么,贵妃竟忘了这是自己的东西?”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