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此人和狗,不许入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皇子府,阮星河小心翼翼将阿黎放到**榻上,拿起醒酒汤来喂他,阿黎喝了一口,无论如何也再不肯张口,阮星河只得捏住他鼻子,小口小口的灌药。

    待阿黎喝完,小嘴一扁:“好苦。”

    阮星河低下头,两侧黑亮的发丝垂在脸颊,他眸光之中透着不同寻常的色泽,在阿黎红润的唇瓣上印上一吻。

    阿黎觉得双唇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抚过,又像是点点繁星在眼前绽出一团耀眼的光,他傻笑道:“我看到‘星星’了。”

    阮星河愣神,星星?再想追问,见阿黎已经进入深沉的梦乡。

    另一边,北止尧本要将玉天卿带回将军府,谁知她小手抓着门环,说什么也不肯进去,最后只得将她送回自己家中。

    宿醉的感觉通常不太好。比如现在,玉天卿清醒过来,顿时觉得头痛欲裂,双手也疼的厉害。昨夜她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了吧?

    北止尧缓步来到她**前,手中端着一碗醒酒汤,他轻摇摇头,眸中泛着幽深的雾气:“喝完。”

    玉天卿十分乖觉的将汤一口气喝完,北止尧拿出锦帕为她擦拭唇角。她突然说道:“我昨晚,不会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北止尧扯一扯嘴角:“你昨日看上了将军府大门的门环,哭着喊着要将门环当做手镯,你看你**上。”

    玉天卿果然见**内侧,有两个巨大的青铜门环。她弯腰穿上鞋,又见院中有一樽白玉麒麟,顿时脸红到了耳根:“将军府的玉麒麟怎么会在这?”

    北止尧抬眸,面上多了些无奈之色:“你说这是阿祖,昨夜,你便是骑着玉麒麟回来的。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昨日有个喝醉酒的疯女子,骑着一头石麒麟回了家。”她还嫌弃麒麟不走,最后是风桀几人抬着麒麟,上面坐着她,颇费了一番周折才回到府中。

    玉天卿顿时一囧,肤如凝脂的面上像是镀了一层银粉,透着盈盈欲滴的娇*羞之色。她随口道:“带上你的麒麟,走,走,走。”

    北止尧食指轻轻捏一下她下巴,眉眼中俱是笑意:“我可以走,但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去‘喝花酒’?”

    玉天卿道:“想去便去。这种地方,难道我们女子便去不得了?”

    北止尧突然俯身,目光多了一丝温情,淡红的唇上扬成一个新月般的弧度,声音像是醇厚的酒般,带着摄人心魂的魅力:“哦?难道不是因为我?”如果说他之前还一直在懊恼,她从未说出真心话,那昨夜看到醉酒的她,他便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她心里有他,而且不止一点点。

    玉天卿偏过头,不敢直视他脉脉视线:“才不是。”

    北止尧柔声道:“撒谎。”

    他双手捧柱她脸颊,谨慎温柔的举动,好似掬起珍贵异常的珍宝般,淡红色的唇印上她的,纤长的手指深入她柔软的发丝。

    空气中漂浮着一丝玫瑰般的香气,一如她狂跳不已的心。

    好久,他有些不舍的离开她的柔软香腻,玉天卿轻触自己炙热的双唇,像是快要窒息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鸭子’是什么意思?”

    玉天卿猛地咳嗽一声,暗自发誓,日后绝对不能再胡乱饮酒。她断断续续说道:“就是夸你好看的意思。”

    北止尧自是不信,但她口中常会有些新鲜的词汇,也许以后,她会愿意解释一番。

    阮星河和阿黎也来到畅远居,阿黎一见玉天卿便笑道:“听说昨夜,你非要把将军府的门环拔走?”

    玉天卿白他一眼:难得没有回嘴。北止尧却说道:“敢问师叔,星星是什么意思?”风骜早就将星河和阿黎两人的一举一动报告过了。

    阿黎飞快的瞟一眼阮星河,想起昨夜那个轻柔的吻,那触感就像是无数支小虫啃噬一般。他顿时红了脸:“关你什么事!”

    玉天卿对北止尧露出灿烂一笑,扳回一城,哈哈!

    四人上了马车,来到清风润雨楼。

    北止尧同阮星河走在前面,玉天卿同阿黎走在后面。那掌柜见到阮星河,又是一脸吃惊,同时态度恭恭敬敬。

    四人用着膳,突然响起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三哥,原来你在这里!”

    玉天卿抬起头,见是北止铭和顾柳姿。北止铭仍旧是一身镶着金线的白袍,碧绿的腰带勾勒出他纤长的身形。他将玉扇打开,俊逸的面上带着春风得意的笑容。

    顾柳姿头上戴着一整套的纯金钗环,五根手指恨不得都带满宝石戒指,她眼中骄傲之色一闪而过。

    北止尧视线未离开膳食,将鱼刺挑出来,而后将鱼肉放到玉天卿面前的碟子中。他道:“六弟。”

    北止铭笑道:“相见不如偶遇,我和柳姿便同大家一起用膳吧。”说着叫来小二,示意添两幅碗筷。

    顾柳姿照旧带着面纱,她声音似水般柔和:“六皇子,这里有人好像并不欢迎臣妾,都未曾行礼呢!”

    她视线紧紧盯住玉天卿。

    玉天卿冷笑一声道:“有些人,就跟这桌上的酸菜鱼一样,又酸又菜又多余。”

    阮星河和北止尧淡淡一笑,阿黎却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笑出来:“酸菜鱼,哈哈......”

    北止铭脸色一变,厉声道:“三哥,你府上的侍女口无遮拦,该管一管了!”

    北止尧浓密的睫毛轻垂着,光洁白皙的面庞上,透着一丝冷峻。他手执一杯香茗,如笋尖般细长的手指泛着透明的光泽,声音和着袅袅的雾气,带着一些醉人的缥缈气息:“其一,她如今并不是我府上侍女,其二,她说的没错。”

    北止铭眸中闪过一丝狠辣,玉扇开合之间,一支飞镖已经射出,玉天卿抬手一挥,那飞镖没入一旁的紫檀木柱子上。上一次,你偷袭了燕子,如今,你还想再伤害我?

    顾柳姿见状抽出腰间软鞭,自从生了小皇孙后,她一直勤练功夫,今日,正好试试效果如何!

    阮星河同北止尧自动让出一条道路,阿黎本要上去帮忙,却被阮星河拽住了,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顾柳姿鞭势如澜,动若飞龙,几支玉碟飞起,玉天卿剑气如虹,玉碟应声而碎。

    阮星河看向北止尧:“你说谁会赢?”

    北止尧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顾柳姿鞭子像是密集的雨点般,散落在玉天卿周围,两人打的难舍难分。北止铭手指一动,玉天卿左腿一软,当即跪下,顾柳姿见状,灵活的鞭体卷起一支花瓶,毫不犹豫的从头向下砸去。

    玉天卿就势一滚,单手拉住顾柳姿脚踝,随着“嘭”的一声,花瓶四分五裂,一同倒下的还有顾柳姿!她手按在一片碎片上,顿时鲜血如注!

    北止尧握紧的双拳缓慢松开,轻轻舒了一口气。

    玉天卿双手抱拳向着北止铭说道:“还要多谢六皇子!”

    北止铭气急了,他双眼像是充了血般的红,一边扶起顾柳姿一边喊道:“来人,把这女子给我抓走!”

    不过片刻功夫,便来了一队府兵。

    府兵头领夏兵说道:“六皇子,这清风润雨楼听说有后台,咱们要不要等他们出去再抓人?”

    北止铭鬓角处暴着几条青筋,脸色铁青:“管什么后台,给我照样抓!这店,一起砸了便是。”

    阮星河往前一步,清泉般的眸子中现出少见的怒火,他道:“怎么?六皇子连我星河山庄都不放在眼里?”

    北止铭眯起眼睛,见此人腰间一支碧绿长笛,一袭青衣高贵优雅,周身气质甘冽,行动之间有一种武将干练作风。他问道:“阁下,是星河山庄少主,阮星河?”

    阮星河清冷一笑:“不论我是谁,今日,你不可能从清风润雨楼中,将人带走。”

    正在这时,楼中掌柜疾步而来。他一见阮星河,便垂下头恭恭敬敬说道:“少主,有何吩咐?”

    阮星河大袖一甩,朗声道:“从今以后,清风润雨楼,此二人和狗,不允许进入。”

    那围观的群众本就对行事乖张的六皇子夫妇不满,又对星河山庄颇有好感,在听到这句话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北止铭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也顾不得顾柳姿的伤势,将她甩到一旁,厉声说道:“倘若本王今日非要将人抓走呢?”

    阮星河也不恼怒,面上净是温和的笑意:“漠国南部马上便要进入雨季,除非,六皇子想让今年的稻谷价格上涨五成。”

    顾柳姿一听,也顾不上手上的手还在滴血,她拽一下北止铭,示意他千万别轻举妄动。星河山庄产业遍布整个苍穹大陆,就算是父皇,也未必能拿他们如何!

    北止铭也自是明白这个道理,如今他因为有了小皇孙这个筹码,在朝中势力正如日中天,若是因小失大,便不好了。他咬咬牙,手指指向玉天卿,沉声说道:“改日再见。”

    说完,便一手牵着顾柳姿,率领着府兵出了门。

    阮星河吩咐道:“掌柜,将今日的损失算好,快马送到六皇子府。”

    玉天卿口中赞叹两声,果然是生意人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