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想当太子(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从西廖山回来,玉天卿买下一间茶坊,名为余香阁,如今刚好空出时间来装潢一番。这茶坊分为二层,一楼是品茶、论茶之地,二楼销售古玩、字画等藏品,整座茶楼古色古香,朱梁彩画,秀丽雅致。

    待到太阳落山,玉天卿才回到自己家中。刚进了畅远居,便见一个墨色身影,正在翻看她的账簿。她疾走几步,将桌上的账簿收起来:“你何时到的?”

    北止尧唇角带笑:“我刚到。”他细细观察她一番,又说道:“你这段时间,置了不少产业。”她在他面前,从未展露过自己的真心,整个人好似笼罩在迷雾中一般,让人看不透。

    玉天卿并不正面回答,她坐下来,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整个京都,几乎都在传言,六皇子会成为太子。”

    北止尧点点头:“前几日的骑射比赛,不过是其中一场考验,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明日起,我和六弟分别管辖一座城池,一个月后,以政绩说话。我明日便要启程去靳城了。”

    玉天卿见他笑意吟吟的盯着自己,马上表明自己立场:“我不去。”她的余香阁,过几日就要开张了,她实在是太需要钱了。况且以北止尧的谋略,根本不用自己在身边。

    北止尧将她揽在怀中,声音很温暖:“你确定吗?司徒圆过几日便会抵达靳城。而且,多日不见,我定会念你成疾。”

    她耳边这声音仿若诱人的糖果一般,甜蜜的绽放着。她小声回应:“我闲下来,就去看你。”

    北止尧见她态度坚决,也不再勉强,只道:“雯儿和小风留下来帮你。”

    玉天卿抬起头,见他双眸似是蕴在幽兰海水之中,饱含柔情,她在他脸颊上快速一吻:“回去吧,明日还要出城。”

    待北止尧走后,玉天卿有一瞬间的愣神,司徒圆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

    一连几日,玉天卿忙前忙后,余香阁终于开张了。这茶坊除了常喝的种类以外,还添加了一些新的茶品,像是奶茶、西式红茶等,倒成了贵族女性必来的地方,效果比玉天卿预料的还要好。

    玉天卿视线内,见一个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她手中牵着一个可爱的孩童,竟是长公主北原笙。

    咏儿和玉天卿玩乐一番,便由任姑姑她们领着去后院玩了。北原笙正襟危坐,品一口面前的茶汤,浓郁的茶汤中,有一丝牛奶的爽滑甘甜,她赞叹道:“亏你想的出来。”不论是逸香斋的药膳,还是如今的茶楼,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女子,总能有自己的一番创新。

    玉天卿回报真诚一笑:“多谢长公主赏脸。”

    北原笙微微蹙眉,今日她会来此,一方面为了王小点的茶楼送贺礼,另一方面,便是为了尧儿的事情。她道:“尧儿如今的行事,你应当规劝着点。”昔日,尧儿确实桀骜难驯,但刻在他身上的那种骄傲和自信,确是无人可及。而如今,他竟轻易示弱,将大位拱手于人,确实令人难以琢磨!

    玉天卿笑道:“他有他的想法。”

    北原笙一愣,轻笑一下,如今看来,她和尧儿,处事倒是有一些相似,不喜欢干涉他人的想法,对自己相信的人,绝对不会怀疑。

    “南宛国,也就是尧儿母族的人,过几日将会来访我国。你有何打算?”

    玉天卿没想到,这司徒圆竟是如此有名,看来,整个皇室无人不知,北止尧和司徒圆“有一腿”。

    玉天卿垂下眼睫,轻轻抿一下菱唇,再抬起头,神色变得泰然自若:“长公主可知手握沙子的道理?握的越紧,沙子流失的越快。更何况,我一直相信,是自己的东西,别人夺不走。”

    北原笙对玉天卿一直是钦佩的,不管是胆识还是谋略,这女子万里挑一。想不到,她小小年纪,便懂得如何重要的道理,而我自己终其一生,才看透。

    北原笙睿智的眼眸中现出一点迷离之色:“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迟了。如果不是我逼的太紧,武烈侯......”说到此处,她突然顿了一下,神情有些萧瑟。

    她自嘲的笑一下:“司徒圆曾来漠国省亲,当时尧儿和司徒圆两人天天在一起玩耍,尧儿曾说过非她不娶呢。据说现在的司徒圆,容貌绝艳,才华横溢,就是顾竹滢也未必能及上三分。你可要小心了。”

    玉天卿将杯子中的茶,一饮而尽。非她不娶吗?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仙人之姿。

    待送走长公主,玉天卿叫上雯儿,一同去了仙缕阁。碧旋一见到玉天卿,便满脸惊喜,连带着福气满满的面上都笑出了细小的皱纹:“姑娘总算来了,公子有东西让我交给您呢!”

    是燕子?这家伙行一步,算十步,并且算无遗漏。还好他不是自己的敌人,否则,她极有可能已经死了好多次。

    雯儿一边替玉天卿打点行装,一边说道:“姑娘真不需要我陪同?”将军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就是要好好保护姑娘,靳城路途遥远,她着实不放心啊!

    玉天卿逗弄一下雪莹虫,不忘将雪域虫草喂食与它。她道:“不必担心,目前六皇子,还无瑕顾及我。你和小风,好好打理茶坊的生意即可。”

    晴晴雪白的毛发在空中飞舞着,矫健的步履似飞一般。到了城门口,那守城的将军一见“猎云宝马”便示意放行,玉天卿暗自感慨,这是个被权力支配的世界!

    出了京都,再行了半日,才到靳城。玉天卿并不去城主府,随意找了间客栈住下。她扮成男子模样,在大堂中用膳。用完膳,不忘吩咐小二准备洗澡水。

    靳城环境虽不比京都,但玉天卿向来不挑,洗漱一番就早早休息了。第二日,又在城中闲逛一番,入耳之中,全是关于司徒圆的传闻。

    “听说了吗?苍穹大陆第一美女,司徒圆要来靳城了!”

    “是吗?这司徒圆公主,不是和我朝三皇子是一对吗?”

    “是啊,早些年,是有这样的说法。传闻三皇子这么多年只有一房侧妃,就是为了等司徒圆公主!”

    ......

    玉天卿把手中最后一粒瓜子嗑完,将唇边的小胡须捋一捋,大摇大摆走向城门处。

    只见靳城官员整整齐齐站成两队,银甲护卫也列队迎接,队伍的尽头处,是一个墨色身影。墨发银冠,与他银白色的宽大腰带相呼应,衬托出他高挑秀雅的身材。清风将他衣袍高高抛起,他的身姿像是月下芙蓉般,明媚异常。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火辣辣的照在空中,玉天卿额上滴下了几滴汗水,那些戴着官帽的官员也不停擦着汗水,只有北止尧一动不动。

    突然,一顶轿撵出现在众人视线,随行的侍女多达百人,护卫多达千人。

    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顶轿撵,淡粉色的轻纱幔帐,朦胧中,透着一个女子秀丽的身姿。

    人群自发的陷入沉默中,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仿佛期待着仙人下凡一般。

    待轿子下落,轿中女子也不下来,北止尧也不上前,时间仿佛静止了。须臾,北止尧开口道:“公主已经去了城主府?”

    那轿上的女子娇笑一声答道:“三皇子果然聪慧,是的。”

    围观的众人一听见不到公主,又烈日炎炎晒的难受,一个个垂头丧气,四散而去。

    北止尧转身,他眯一下眼睛,刚刚四散的人群中,他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玉天卿在城中逛一圈,买了许多的吃食和小玩意,打算等回到京都以后,给咏儿玩。她照例吩咐小二弄一桶洗澡水,天气实在是太热,走不了一会儿,便会出汗。

    洗掉一身臭汗,正要擦身穿衣,屏风后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即使只看屏风上的剪影,她也能马上分辨出这是谁。玉天卿埋入水中,心中好似揣了几只兔子一般乱跳着。她哑声道:“你,你先出去。我可以解释。”

    北止尧毫不避讳,从屏风后绕到她眼前,大袖一甩,将她从水中捞出来,包裹到一条薄被中,只露出头和脚。玉天卿一阵恼怒,又不敢大声叫喊,怕引来人围观。只得小声说道:“我的行囊还在这。”

    北止尧淡淡说道:“等会让风桀来拿。”

    说罢,足尖轻点,消失在夜色中。玉天卿被他抱在怀中,只觉得被马颠簸的头昏眼花,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熟悉的声音。

    风桀见到北止尧和他手中的人吓了一跳:“将,将军。”

    北止尧也不管,吩咐他去拿行李,而后直接回到房中。玉天卿被他扔到**上,还好她裹着被子。

    四目相对,她发丝湿湿贴在两颊,细密的睫毛上挂着一粒水珠。见北止尧丝毫没有回避的打算,她咬一下唇说道:“我能先穿衣服吗?”

    北止尧神情透着些许恼怒,薄厚适中的唇微微勾起:“我不介意帮你穿。”他大手将她被子拉下一些,她肤白如雪,细腻的宛若美瓷一般,没有任何一点纹路。他俯身亲吻一番,顺道吻一下她粉唇。

    玉天卿只觉得自己的神智慢慢抽离,他的唇将一团团的热意,连绵不绝的扩散到她的四肢百骸,整个人都要灼烧起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