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司徒圆真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门外突然想起风桀迟疑的声音:“将,将军,行李拿到了。”

    北止尧起身将**幔放下来,接过风桀手中的行李,“啪”的一下关住房门。风桀摸一下鼻头,将军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今日抱的这个女子,是王姑娘?一定是了,除了王姑娘,还有谁能让将军如此失态?

    北止尧背对着玉天卿而坐,耳边响起她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他给自己斟一杯茶,淡淡说道:“反正待会要睡觉,还是要脱衣服的。不如不穿。”

    “我这‘荷包蛋’还入不了您的法眼。”这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玉天卿将腰带固定好,长吁一口气,早知道今日便不去凑热闹了!

    北止尧站起身来,将她一把搂入怀中,声音有些许的幽怨:“为何来了靳城,却不让我知道?”如果不是今日他发现她熟悉的背影,难道,她还想一路南下,回到自己的国家?

    玉天卿湿湿的头发故意在他怀中蹭着,闷声道:“我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你。而且你似乎很忙,我就想着过两日再来找你。”

    北止尧显然不满意这番说辞,他一边拿了锦帕替她擦拭头发,一边说道:“我等了你10日。”他很想她,很想。见她平日里带着疏离的双眸,此刻像是两抹深邃无底的黑色漩涡,他轻轻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我很想你。”

    玉天卿见他俊脸越来越近,即刻一巴掌拍在他五官上,唇角带笑:“我回去了。”说罢,抬步要走。

    北止尧拽住她手,从身后拥住她。玉天卿深深嗅一口他的气息,如若真有人肉垫子这回事便好了,他的体温像是蕴着一层薄薄的冰块,不凉不燥恰到好处。

    “别走,我保证不再动你。”

    这句话她都快听出茧子了,男子的保证,大多只是随便说说。她微微叹口气:“罢了,住在客栈还要花钱,不如住在你这里。”

    北止尧眉宇舒展,笑的灿烂,又将她头发擦干,两人躺到**上,**好眠。

    天微亮,北止尧还在熟睡,玉天卿见他浓密的睫毛卷翘着,偶尔随着呼吸轻颤一下,他的睫毛竟比一般女子的睫毛还要浓密,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她起身在城主府随意逛一下,顺道在后山练了一套剑法。

    待再回到花园处,突然愣住了。

    见一个白衣女子和一个墨衣男子正在下棋。男子自是北止尧,而女子,是司徒圆。司徒圆纤瘦的身姿被一身洁白的纱裙包裹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倾泄,发髻用一根白色镶着细小珍珠的锦带系着,整个人如仙如画。

    玉天卿半眯着眼睛,突然面上挂着一丝冷笑,原来,她来漠国这么多日,竟一直都在东施效颦!她指甲嵌入手心中,几滴红色的鲜血掉落在地,变成一朵诡异的红花。

    那二人向她这边看来。

    玉天卿更是一惊。如果每个男子心中都有两个女子,一个是清纯的白玫瑰,另一个是妖艳的红玫瑰,而司徒圆,显然是这两种特征的结合体。

    她的眼神清纯中带着一点摄人心魂的妩媚,身姿多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整个人从内到外流露出一种傲人气质。她清冷的眼神传来,只不过一眼,便侧过头,仿若她看的这个人,只是一只上不了台面的蝼蚁一般。

    北止尧见玉天卿愣神,他走过来,见她手中情况,微微蹙眉,用一条锦帕包扎好。而后牵着她,来到棋桌旁边。

    “圆圆,这是王小点。”

    司徒圆望了一下两人紧牵的手,不甚在意说道:“南儿,赏赐给这位姑娘两斛珍珠,谢谢她一直照顾三皇子。”

    那位叫南儿的侍女态度极其恭敬,捧着托盘来到玉天卿面前:“多谢姑娘。”

    玉天卿微微一笑,悉数收下:“多谢。”说罢便松开北止尧的手,抬步离开。

    北止尧对司徒圆道:“午膳会按照你的喜好准备。”他起身追上玉天卿。

    和熙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在地上形成点点金斑。北止尧捉住玉天卿手腕,见她手心微肿,血印骤现。当即拿出药粉上药,并重新包上锦帕。

    玉天卿淡淡看着他,他轻轻吹气的样子,像是对待易碎的珍宝般,小心翼翼,呵护备至。

    他拥住她,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等回到房中,玉天卿将白衣脱下,换上从仙缕阁拿来的衣服。这衣服呈浅紫色,肩上几许金色流苏,像是彩虹般的梦境,带着一些温馨。

    由于北止尧下午还有政事,吩咐风桀同玉天卿一起出去逛逛。玉天卿当然乐意,一下午的功夫,几乎将靳城逛了个遍。

    风桀在后面两手捧着各种古董珍品,几乎皱成了苦瓜脸。他之前一直觉得,王姑娘不像一般的姑娘家,喜欢什么贵重的首饰和胭脂水粉,应当适合居家过日子。没想到,姑娘竟然喜欢古玩珍品,这一下午便花出一万两!完了,完了,将军日后不会倾家荡产吧?

    玉天卿边走边啃着糖葫芦,还不忘拿着另一串喂风桀。她一边喂,一边随口说道:“将军令牌的密语是什么?”

    风桀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是......”他突然不敢再说,姑娘这是在诈他啊!要是姑娘跑了,只怕他有十条命也不够砍啊!

    玉天卿“啧啧”两声,鄙视的看他一眼,也不知道北止尧给你们灌了什么**汤,竟让你们如此衷心!

    玉天卿回到城主府,也未见北止尧,她将今日下午淘来的古玩把玩一番,她今日选的这些都是一些小件物品,像是鼻烟壶,青瓷杯子一类,等回到余香阁,还可以派上用途。

    玉天卿用完晚膳,还是未见北止尧。她心中隐隐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看窗外,正值十五,月亮又圆又大。她想起风桀刚刚看她的眼神,很不自然。

    她出了房间,没走几步,便见一间客房外,守着一排护卫和几名侍女。司徒圆这排场,果然够大。

    再回到**榻,好不容易睡着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深沉的药味。待到天亮,玉天卿在行礼中随便拿了一件紫色衣衫套上。刚走出房门,视线却突然定住了。

    见北止尧从司徒圆房间中出来,他面色苍白,唇色泛白,额角凝着几滴晶莹的汗珠。衣服也松松垮垮,似是被汗湿透了。

    司徒圆从房间中追出来,递给他一条手帕。她乌黑如泉的秀发上,系着一根明黄色的锦带,衬得肌肤更加湛白。晨曦穿过薄雾,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像是一副水彩画般,弥漫着绚烂的气息。

    司徒圆率先发现玉天卿,她清傲的眼神随意一扫,如缤纷朝霞缓缓晕染开来,明媚中透着清傲。她冲玉天卿点一下头,而后转身离开。

    北止尧剑眉微蹙,与玉天卿眼神交汇。还未开口说话,靳城城主靳士海已经带着几位官员前来议事。

    北止尧同官员来到正厅议事。漠国南部进来洪涝灾害严重,靳城城外,突然来了许多难民,那群官员一时拿不定主意。

    北止尧略一思索说道:“在城外设置难民区,设粥棚和药棚,保障灾民人身安全。”正值夏日,发生洪涝灾害实属正常,但如此多的流民全都涌入靳城,倒显得有些刻意了。他一方面派风桀带人去南部查看,另一方面,派风骜去如今北止铭管辖的秦州打探消息。

    玉天卿随着北止尧和官员去城外安顿流民,这一日,她与北止尧并未说上一句话,北止尧不慌不忙的指挥着,偶尔将眼神停在她身上。

    令玉天卿没想到的是,司徒圆竟亲自在粥棚施粥,她皎洁饱满的面上,始终绽放着微笑,恍若白衣仙女下凡一般。那群受了恩惠的难民,竟磕起头来,口中呼唤着:“多谢圣女......”

    玉天卿猛地想起来,她刚来苍穹大陆时听到的一首打油诗,南有圣女佳人普渡众生,原来,这圣女佳人,指的就是司徒圆。

    灾民聚集的越来越多,玉天卿也隐隐觉出有些不对劲,照这样下去,城主府的粮食,撑不过明日。她在煮粥的侍女耳边言语一番,那些侍女恍然大悟,照着操作一番。

    这时,一个健壮的年轻男子突然将手中的碗摔碎,大声喊道:“给我们这些灾民吃有沙子的米粥,你们的良心何在!”

    立刻有一些人加入了讨伐队伍,大声嚷嚷着:“当我们不是人吗?”

    靳士海本就脾气火爆,在听闻此后立即喊道:“这些全是靳城的储备粮食,绝对不可能掺沙土作假!”他夺过侍女手中的勺子,在锅中用力一搅,确实发现一些沙子和石子。

    他横眉冷竖,大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做饭的侍女立刻跪到地上,支支吾吾不敢言语。

    人群中,一道柔和的音色响起:“是我让她们放的。”

    北止尧本在和一些官员议事,听到这柔和的声音,不禁看向玉天卿。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