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众人眼中,只见一个身着紫衣的女子,凤眼凛然生威,身姿略显单薄,面上镇定自若。

    司徒圆淡淡说道:“如今民众受苦,你竟在粥内添加沙子,实在是不妥。”

    那群闹事的灾民听到有人替他们说话,神态更是嚣张,有人竟将手中的糕饼和石头扔向玉天卿。

    玉天卿不躲不闪,直到突然被一个墨色披风罩住,北止尧替她挡掉那些异物,他双眼笼罩着一团黑色雾气:“待事情清楚,再作定夺。”

    他身上散着一种凌驾于万物的气势,这种气势的来源不是他与众不同的双眸,不是他冷酷的作风,而是多年杀伐决断养成的,一种由内而外散出的气势,让人从心底生出敬畏来。

    玉天卿淡淡一笑,脱离北止尧的怀抱,她走到那名壮汉身前:“你说你是灾民?那你说说,你从哪来?途经哪里?家里有何人?几亩田地受灾?”

    那壮汉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支吾说道:“我,我从丽城来,家中,只有我一个人。”

    玉天卿道:“哦?丽城到靳城路途遥远,你的衣物干净整洁,连鞋子也未有一丝泥土。饿了几天的人,只怕连草根和树皮都吃,哪还顾得了粥内有没有沙子?”

    那壮汉被她说的答不出话,神情突然变得恼怒:“这群贪官作威作福,让咱们吃加了石子的粮食,大家快上,咱们抢粮食、撞城门,进了城就有好日子过了!”

    人群一拥而上,不过片刻间,就将粮食散落的到处都是!那为首的壮汉从腰间抽出匕首喊道:“杀了贪官!”灾民有的拿起树枝,有的搬起石头,一时之间,粥铺倒塌,乱做一团。

    北止尧大袖一挥,城墙上突然出现一队弓箭手,那群灾民顿时踟躇起来,不敢再乱动。

    玉天卿飞身而起,抽出软剑,剑柄戳到那为首的大汉胸口,从他衣服中竟掉出两锭金元宝!而后剑锋抵到大汉脖子上,厉声道:“我知道你们并不是丽城的灾民。我给你们一刻钟,马上消失,否则,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

    那些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人,突然间跑了许多,健步如飞,根本不像是一路挨饿的人。那为首的大汉被刀抵在脖子上,汗如雨下,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沦为剑下冤魂。

    他结结巴巴说道:“我就是附近...附近的村民,能放我走吗?”

    见玉天卿放下剑来,他飞快的消失在众人视野。

    灾民一瞬间少了一大半,剩下的多是一些老人和小孩。北止尧命靳士海收拾残局。

    他见玉天卿脸颊处有一块红肿,当即伸出手指去碰,玉天卿闪躲一下,对上他深邃的目光。

    靳士海过来禀报道:“将军,好像有灾民染了瘟疫。”

    北止尧同靳士海一同走向药棚处,果然见一个瘦弱的老人躺在草席上,双眼发青,脸色苍白。

    发现瘟疫的医官叫郑皓,大约30来岁,处事极为稳重,此刻,他正在与司徒圆讨论。那司徒圆本也是精通医术,见她轻咬红唇,作出沉思状。片刻后,她转向北止尧:“其实,这并不太像是瘟疫的症状。”

    须臾,又有几位灾民产生了同样症状。

    人心惶惶,玉天卿同其他几位侍女回郑皓医馆取药,熬煮一番。

    人人都戴了面纱,以防感染,唯有司徒圆,不仅不戴面纱,还亲自喂病人喝药,不过一下午的功夫,“圣女”的名号在靳城慢慢发酵。人人都道,圣女菩萨心肠,和天生威武的三皇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夜幕降临,玉天卿回到城主府,还未入大门,风桀突然从天而将,一把将她扯住:“王姑娘,将军让我送您回京都!”

    玉天卿有些惊讶,突然要她回去?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风桀见她不动,伸手向她颈间劈去,玉天卿飞身躲过,跃入府中。刚一进府,就被一队府兵包围起来。北止尧和司徒圆、靳士海等人从房间中走出。

    司徒圆青丝随风摆动,婀娜身段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一般。她道:“原来下毒的人,就是你。”

    靳士海听闻,面色一变,看向北止尧,这女子是三皇子带来的,他们虽远在靳城,但确实听说三皇子同此女子情谊深厚,这该如何处理?

    北止尧眼神一凛,府兵慢慢让开一条道路。

    他走入包围圈中,抓住玉天卿微凉的手,温声道:“有我。”

    他目光如炬,泛着数不尽的柔情蜜意。

    玉天卿不慌不忙道:“司徒公主如何确定下毒的人是我?照我来看,下毒的人,是公主。”

    此时,城主府外,已聚集了不少民众。很多人白日里,确实见过司徒圆不顾自己,照料伤者的样子。

    “一国公主,如此纡尊降贵,根本不可能下毒害人!”

    “对啊,是啊。”

    ......

    司徒圆美目中扬起一道自信的波纹,她手中拿着一个青瓷罐:“这雪莹虫,是姑娘的吧?雪莹虫身有剧毒,只要爬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只怕姑娘就是将这粘液放入煮粥的锅内,毒量虽不能致死,却会让人脸色苍白、呕吐不止。”

    玉天卿双眉微蹙,眼中显出一点寒光:“雪莹虫确实是我的。但我为何要如此做?”

    司徒圆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答道:“姑娘同长公主交好,怕不是细作?”

    没想到司徒圆身在南宛国,却对我的事情,如此了解。玉天卿反击道:“这群难民从丽城远道而来,和公主来靳城的道路是一致的,如此说来,公主有绝对的时间下毒!”

    司徒圆清雅的面上泛起一道甜甜的笑容,如同夏日荷花般动人,她将视线转向北止尧:“三皇子如何说?我远道而来,总不能是来害你的。”

    北止尧声音笃定:“等风骜从秦州回来,一切就能知晓。”今日之事,极有可能是北止铭的圈套。

    司徒圆突然抽出腰间白绫,声音也凌厉了几分:“无论如何,我绝对不能容忍如此居心叵测的人,在你身边。”

    她白绫化作白蛇,蜿蜒曲折,带着冷冷的光辉,击向玉天卿面门。玉天卿软剑劈下,将白绫一分为二,那白绫却仿若有生命一般,缠绕住软剑,北止尧见状,掌风凌厉,击退进攻的白绫,他飞身到司徒圆身旁,长臂一横:“雪莹虫给我。”

    玉天卿趁机攻向司徒圆,这一剑足足用了十成功力!却见黑影一闪,挡在司徒圆面前。玉天卿及时收剑,手腕一转,剑锋对准自己,差一点,就插入自己右腹。

    北止尧掌心摊开,玉天卿毫不犹豫取走雪莹虫。她飞身而起,北止尧见状去拽她,却只听“嘶”的一声,半截紫色轻纱握在手中。

    他足尖轻点,追上那抹消瘦的身影。

    此刻,他和玉天卿二人,站在城主府的屋顶上。月光清亮,夏虫脆鸣。

    玉天卿清冷的面上,蔓延着一道冰霜,唇角微微勾起,声音似是自嘲般:“我们完了。”

    他没料到她竟说出如此绝情之语,剑眉紧蹙,眼内泛着幽深的迷雾,他拽住她冰凉的手指,解释道:“今日之事,我本想让风桀先送你回京都......”

    玉天卿甩开他手,冷冷说道:“送我回京都,然后呢?我就变成那个居心叵测,下毒害人,害你痛失‘太子’之位的叛徒?”

    北止尧靠近她一步,轻声道:“我知道不是你。待事情查明,定会还你公道。”

    玉天卿墨一般的眼仁内,宛若两弯清泉,流淌着深不见底的风韵,她一袭浅紫色的衣裙,笼罩在这夜光下,带着一丝丝忧郁和深沉。

    她缓缓道:“先是蛮不讲理的陈韵寒,而后是心思沉沉的刘绮罗,再后来,又是顾竹滢和各家贵女,如今又是一个梦中之人司徒圆。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还不是让我东施效颦,化作别人的装扮?今日之事,你若当真信我,就该同我一起面对,而不是先将我送走。我们之间,说穿了,不过是爱未到深处罢了!”

    北止尧手指轻轻抚上她光洁的面部,像是三月雨巷,轻柔的雨滴飘洒在她面颊一般,她将头侧向一边,躲开他的触碰。

    “那我们昔日的点滴,便什么都不是了?你放弃所有,留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难道不是因为我?你,你从未喜欢过我?”他幽兰的眸中闪现着受伤的神色,一瞬间,让人心生不忍。

    玉天卿沉思一下,还是回答道:“我喜欢你。我不想违心的回答,说什么从未喜欢过你的鬼话。但是,从这一刻起,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从进入漠国开始,或许,我只合适做一个普通人。”

    北止尧乍闻“我喜欢你”这一句话,心内如同灌了一罐蜜糖般,连带着星空都变得灿烂起来,灿烂过后,心却突然掉进了万年冰窟一般,彻骨的寒冷将他紧紧包裹住。

    不再有任何关系?他冷冷笑一下:“倘若我说,我永远不会放弃呢?”

    玉天卿突然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身体向后一仰,北止尧心内一惊,当即伸手去抓她,却见她借着一块凸起的屋檐,顺势飞出很远......

    众人望着那突然远去的身影,一个个不再敢言语,空气仿佛凝固住了。只见一个墨色身影,负身而立,对着遥遥月光,周身笼罩在冰霜之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