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争亦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书房内,北原哲将奏折递给北原笙,他微微叹口气:“笙儿如何看?”

    北原笙身着黑色朝服,细细涂了妆粉的面上,红唇凤眼,黑发斜插了一支掐金丝镂空凤簪,华贵而又不显张扬。

    她道:“上次猎场之事,铭儿事先筹谋防卫,又替皇兄挡箭,皇兄明显倾向于铭儿做太子,如今两位皇子代管朝政,尧儿的靳州虽有灾民涌入,但事情最终圆满处理,而铭儿临走之前上演一出‘城主府闹鬼’事件,弄得人心惶惶,显然,尧儿此次略胜一筹。”

    北原哲点点头:“皇妹说的有理。最后便以文试定输赢吧。”尧儿虽有勇有谋,但终归,他有司徒家的血液,只怕难以掌控。

    余香阁,玉天卿将近日账簿翻看一遍,又将雯儿和小风叫过来,了解一下近日的经营情况。

    雯儿说道:“姑娘走了之后,顾郡主曾经来喝过一次茶。她也未曾滋事,喝完便走了。”

    顾竹滢想必是觉得我没在,没人与她斗法,日子过得有些许无聊吧。此次回来,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将在靳城挑选的宝贝带回来。

    她上了二楼,却见陈列柜上,鼻烟壶、瓷瓶、琉璃盏等珍品,一个不少。她顿时狐疑的蹙一下眉毛,不会是燕子将这些东西从靳城城主府偷来的吧?

    正想着,耳边突然想起清浅的脚步声,不待她回头,她猝不及防被紧紧抱住。那人在她耳边说话,温暖的气息在她耳边形成一个个漩涡:“没有了我,你似乎很开心?”

    玉天卿心内五味杂陈,她将他手指一根根掰开,手中随意拿起一支白玉瓷瓶,故作镇定道:“开心又如何,不开心又如何?”

    北止尧深邃立体的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淡薄的唇紧紧抿着,整个余香阁都仿若在低气压中,乌云压阵,风雨欲来。

    “元砚知呢?你不是喜欢和他在一起吗?”

    玉天卿身形一顿,将手中的白玉瓷瓶放下,声音故作轻松:“他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我又如何能知道他在哪里?”以北止尧的睿智,猜透秦州药品竟卖的来龙去脉,一点都不令人吃惊。

    北止尧上前一步,捉住她手臂,瞳孔微缩。她太熟悉他这个表情,他生气了。

    “作为云夫人?又如何不知自己的丈夫去了哪里?”

    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蹙眉,她抬眸,淡淡一笑:“将军有空在这里追问燕子的下落,不如回去管管你的红颜知己。”

    毕竟,整个漠国都知道,你心中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绝世美人。

    北止尧出口解释:“我和司徒圆,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而且,我昔日让你做的打扮,和她并没有关系...那是...”

    玉天卿从他手内抽出手臂,她白皙的腕上,镶着一圈红肿。

    她清明的眼眸内,此刻正射着刀锋,冰冷而又凌厉:“你和她,是你们俩人的事情。我要做生意了,三皇子可以走了。”

    北止尧大袖一挥,不过片刻间消失在余香阁。

    这日,玉天卿同雯儿一起去仙缕阁取衣裳。自从不再穿白衣以后,玉天卿惊奇的发现,她的衣橱内没有任何一件别的颜色的衣衫,只能在仙缕阁重新定制一批。

    只见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缓缓走入仙缕阁。墨色锦缎在阳光下折射出绵密的光华,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些许冷峻,他身形似乎瘦了一些。

    但无论在哪里,北止尧伟岸的身姿无一不吸引人视线。而他身旁的司徒圆端庄文雅,仿若仙子,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息。

    这二人,确实像是一对神仙眷侣。

    司徒圆余光扫过,突然一支手挎着北止尧臂弯,笑意吟吟说道:“南宛也有仙缕阁,但总归是漠国仙缕阁的东西好看。”

    玉天卿垂下眼眸,拉着雯儿绕过仙缕阁:“咱们先去其他店看看首饰。”

    雯儿边走边说道:“姑娘,其实将军很在乎你。那些珍品、古玩,是风桀从靳州拿过来的。说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玉天卿淡笑一下,不作回答。

    傍晚十分,大雨如同闪闪发亮的珍珠般,飘飘洒洒。

    司徒圆手持托盘,上有一碗深褐色的汤药。她将汤药递给北止尧,轻声道:“小北,喝药了。”

    北止尧双目不离书,淡淡说着:“放下吧。”

    司徒圆道:“你答应过我,按我的方式来。”

    北止尧望着那碗汤药,突然生出一丝嫌弃。他还是接过碗,眉头也未皱一下,将药喝个彻底。

    司徒圆双眼泛着迷蒙之色,眼圈微红:“你,真的想好了吗?”

    北止尧点点头,起身开门,墨色身影消失在雨帘之中。

    玉天卿正望着屋檐滴下的水珠出神,这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一袭墨色衣衫突然出现在雨帘中,他墨发垂在脑后,衣袍紧紧贴在身上,唇色如水般淡薄,唯有那双眼眸,像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天空,珠烁晶莹。

    玉天卿按捺住自己狂跳的心,抑制住自己的双腿,深怕一个不留神,便会毫不顾忌的奔向那个身影。

    两两相看,面前女子一袭紫衣,娇颜滑嫩如玉,嘴角明明有一些弯起,却像是带着哀愁般。

    近在咫尺,却又像是远在天涯。

    天色渐暗,大雨滂沱,北止尧还未离去。

    雯儿正在犯愁,见玉天卿终于走出房门,她递给玉天卿一把伞,轻轻推她一下。

    玉天卿疾走几步,将伞递到他手中。见他不接,她将他手心摊开,握紧伞。她回过头,还未走几步,一把油伞突然滚落在地。

    玉天卿顿时咬紧牙关,回到房中,将房门紧紧关上。

    保和殿,北原哲金漆龙椅高坐,各官员整齐的站在两侧。北止尧同北止铭也站在下方。

    北止铭在入殿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北止尧异常苍白的神色,他颇为关心说道:“三哥莫不是病了?”

    北止尧淡淡回道:“不过是风寒,多谢六弟关心。”

    北原哲鹰眼威严的扫一下各位官员,朗声说道:“朕有生之年,多有征战,我漠国版图得益于此,多有扩大。但朕仍有一个宏愿未完成,就是征讨元朝!朕今日会出一道题,来考一下尧儿和铭儿。”

    话音刚落,杜公公将一卷锦轴打开。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关于如何征战元朝的考题!众人心内疑惑,皇上这是要“一题定江山”?

    侍卫抬进来两张桌椅,北止铭同北止尧相向而坐。北止铭下笔如神,洋洋洒洒;倒是北止尧脸色清冷,只字未写。

    待一炷香过后,杜公公将二人答卷递给北原哲。见北止铭字迹工整,将攻元的计谋写的极其详尽,而北止尧竟是交了白卷!

    北原哲冷哼一声,将白卷扔到桌上:“你倒是朕的好儿子!”

    北止尧站起身来:“敢问父皇,打赢一场战争需要哪几个条件?”

    北原哲眼内浮现诧异之色,似是没想到他会如此问,他道:“天、地、将、法度,四种条件缺一不可。”

    北止尧唇角带笑:“不错,天是指气候,天气条件;地是指地势,地理条件;将,是指统帅的才干谋略;法度,是指物资的管理还有对士卒的赏罚是否分明。但尧儿征战多年,觉得有一个条件最重要。”

    北止铭冷笑几声:“三哥的意思,是在质疑父皇?”

    北止尧面色未变,道:“事情不辩不明,就事论事而已,六弟何须这样‘猴急’?”

    见北止铭一时语塞,他又说道:“世间万物,皆有道;战争,亦有道。这里的道,指的是民众的意见。重民、爱民,民众自然与君主的意愿一致,可与君主共生死,反之,则必战败。漠国近年来战争频繁,不论是同美人山庄的战争,还是同西晋的边陲纷争,或是西廖山剿匪行动;这些无不浪费了大量财力、物力、人力。而如今,太平盛世,父皇仅仅为了一己宏愿就不顾百姓生死,征讨元朝。哪里来的道?又哪里来的胜利呢?”

    此话一出,朝堂哗然。众人皆屏住呼吸,未敢言语!皇上在为太子之时,曾被元朝大败!当时被先皇当众斥责,罚跪太庙三天三夜,颜面尽失!

    此后,这件事一直成为龙之逆鳞,未敢有人提起。而征战元朝,赢回城池,一雪前耻,成了皇上的心结!没想到,今日,竟被三皇子这样指责!

    那些胆小的官员,额头已经渗下了汗水!心中希望这场战火可千万不要殃及自己。

    北原哲怒发冲冠,额头青筋冒出,眼神逐渐冰冷起来,他的声音好似地狱中的鬼魅一般,低沉中带着冰刃:“来人,把三皇子给朕抓起来!”

    北止铭见此,跪倒在地,大声说道:“三皇兄只是一时情急,才说出此种大逆不道之话,求父皇宽恕!”

    那些官员平日里颇受万氏照拂,又被北止铭在猎场英勇之举所折服,一个个无不赞叹:在此情此景之下,六皇子还能顾及兄弟情义,实属难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