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盗窃案原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北止铭见那瓷器商人进殿来,他唇角带笑,手中玉扇摇摆几下。

    那人跪在地上说道:“小人名为武三,是东市蝴蝶街的瓷器商人!”

    北原哲一脸威严:“余香阁老板曾经在你那购买过两样古玩,你可记得?”

    武三直起身来,见北原哲剑眉斜飞,冷峻威严的面上,两只眼睛如雄鹰一般气势逼人,当即又垂下头,小声说道:“并没有。小人未曾见过这位王姑娘。”

    北止尧见北止铭一脸得意,又见这武三并无任何畏惧之色。他微微一笑:“既然没见过,你怎么知道这位掌柜姓王?”

    武三辩解道:“蝴蝶街的所有人都知道,王姑娘的余香阁,茶品众多,口感独特。”

    北止尧又道:“王姑娘当日给武掌柜的三万两银票,全部是出自三皇子府,只要查一查武掌柜的家中,应当会有所发现。”

    那武三突然抬起头,笑道:“不可能的。当日银票我全都清点过,而且,我从不收官家......”他突然像咬到舌头一般,低下头,冷汗直流。

    北止尧面上闪过一下狡黠:“哦?武掌柜从来不收官家银票?那这些,又做何解释?”

    说罢,命风桀等人,抬过来一箱金子。

    杜公公拿起一枚金元宝,呈给北原哲。北原哲细细一看,将金元宝掷到地上,这明明就是官银!

    他厉声道:“既不认识余香阁掌柜又如何能知道她姓王?又为何记得王小点当日给你的银子不是官银?满口谎话,给我拖下去,打!”

    众人只听得一片哀嚎声,那武三挨了板子,断断续续说道:“皇上,小人说实话,说实话!”

    武三被拖到殿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他面色苍白,满脸汗水,在接触到北止铭威胁的眼神后,口中突然诞下一条红色血迹。

    北止尧当即去捏他下巴,但仍是迟了几步。他食指在武三颈部摸一下,回禀道:“父皇,他死了。”

    北止铭讪讪一笑说道:“既然这个满口谎话的人已经死了,王姑娘也不是什么盗贼,那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那万贵妃小步移到御前,拽一拽龙袍说道:“是啊,皇上,大中午的,把人家姑娘都吓坏了呢!”

    北原哲闻此,他眼内现出疲惫之色,摆摆手:“罢了,你们都下去吧!”

    说罢,由万贵妃搀扶着往寝殿走去。

    北止尧出声阻止:“父皇,真正的盗窃之人,儿臣已经知道了!”

    北原哲回过头,不解的说道:“你说,盗窃宫中宝物的人?是谁?”

    北止尧长眉微挑,幽兰的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间露出一种撼动天下的霸气。他纤长的手指在阳光下泛着透白的光泽:“你。”

    北原哲脸色一白,几乎认为北止尧的手指指的是自己!他顺着北止尧的视线,才发现,他指的这个人,竟是身旁的万贵妃!

    万贵妃瞳孔微缩,涂着红丹蔻的手指指向自己:“你说的是,是我?”

    北止尧点点头,随即示意风桀将人带到殿中。

    见一个男子被五花大绑的带进来,他抬起头来,众人皆是一惊!

    北原哲走下台阶,目光在这人身上来回流连,这人,细长眼睛,花白头发,身形魁梧,明明就跟刚刚已经死去的那个武三长得一样!

    北止铭也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止尧道:“这人叫小武,同刚刚死的武三,乃一母同胞的兄弟,还是让他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吧。”

    小武垂下头,结结巴巴说道:“武三,其实是我孪生哥哥。我同他都是做瓷器生意的。我每隔三个月,就会从上家那收到一匹宝物,然后将宝物运到哥哥那,销赃以后,分钱。”

    北止铭提出疑惑:“你既然知道那是宫里丢的宝物,又怎么敢随意销赃?”

    小武摇摇头:“起初,我并不知道那是宫里的宝物!直到有一次,我发现官府贴出的讣告,才知道那是宫里丢失的宝物!但,但是,上家说绝对不会被发现,我才敢继续让哥哥卖。”

    北止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赶忙说道:“父皇,此人同那武三一样,满口谎言!不如交给京都府衙审讯,再做定夺。”

    北止尧淡红色的唇瓣漾出一个令人目眩的笑容:“小武,你继续往下说。你的上家是谁?”

    小武抬起头,见北原哲横眉冷竖,万贵妃也面色不佳,顿时垂下头去,结结巴巴说道:“我的上家,上家,是六安。”

    北原哲将目光转向万贵妃:“六安,万智宸的大管家?”

    万贵妃用力的绞着手中锦帕,咬紧牙关,一滴冷汗从额角滴下。她未曾想到,隐藏多年的事情,竟在今日,被挖了出来!

    万贵妃莲步轻移,跪在地上:“皇上,六安确实是智宸府中的大管家!但此事绝不能凭此人一面之词就定智宸的罪!”

    北止尧道:“贵妃娘娘,当然不能这样轻易给您的胞弟定罪。宫中近年来,宝物多有失窃,如若宫中没有人接应,别人是如何将宝物偷运出宫?”

    北原哲闻此,鹰眼中透着一些冷傲的盛气:“万贵妃,如何解释?”

    万贵妃美目中含着清泪,妩媚雍容的面上闪过一丝狠绝,咬紧牙关道:“既然皇上怀疑我,不如我以死证清白!”说着一头撞向殿中的金漆大柱。

    玉天卿眼疾手快,一手将万贵妃拽住,将她甩到一旁!万贵妃趴在地上,几缕青丝滑落,禁不住痛哭流涕。

    北原哲厌恶的皱一下眉头:“朕只是照例询问,你便如此要死要活!”

    北止尧说道:“父皇,其实只要审问万贵妃身边的近侍,就能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北止铭上前一步,跪在地上:“父皇,事到如今,您最爱的两样宝物已经找到。瑶光殿内侍、侍女众多,保不准是哪个人见财眼开,行此大逆不道之事!儿臣愿亲自审理此案,务必给父皇一个交代!”

    北原哲见万贵妃双眼红肿,柔美的小脸上泪痕斑斑,颇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韵致,又见北止铭一脸忠义,他当即起身道:“此事交由太子处理!五日内,给朕一个交代!”

    说罢,他起身,大步流星走出瑶光殿。

    北止铭唇角噙着一丝冷笑:“来人,将小武收押。”

    北止尧同玉天卿对视一眼,两两无言。刚走了没几步,却听到背后传来一道阴狠的声音:“三哥,慢走!”

    出了宫门,见风骜在外侯着,玉天卿同北止尧上了马车。

    她叹口气,幽幽说道:“想不到皇上竟如此偏心。”

    北止尧见她垂着眼睫,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他将她一把揽过来,温声说道:“今日之事,父皇其实已经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只不过,一则,太子刚刚上任,就闹出母妃偷卖宫中宝物,与朝堂和江山社稷并没有好处,父皇本就自负,怎能轻易宣告世人,他选择的太子,是漠国之耻?;二则,此次失窃的宝物,最珍贵的两件已经找回,其余的几件加起来,还没有这两件珍贵。三则,他一向看中万贵妃,也是在给她机会,只要不再犯,她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

    玉天卿懒洋洋靠在他怀中:“说起来这件事,还要多谢小风了。前几日,小风说有个人总是来余香阁,喝什么茶品倒是不在意,就是对二楼的古玩在意的很。”

    北止尧闻着她发间幽香,点点头:“确实。北止铭应当是同我一起发现的武三,但他没有料到,武三还有个藏在暗处的胞弟,更没有想到,此事的主使之人,竟然是自己的母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约就是如此。

    马车飞驰,车厢内净是她淡淡的香味。见她紫衣雅致,腰间粉色的织锦腰带,显得腰身不盈一握。他随即将她衣领敞开一些,露出曲线优美的脖子和清冽的锁骨。

    他在她脖颈处浅浅一吻,而后吻上她的双唇,贪婪的索取着她的气息。

    她逐渐迷离的目光,让他的心颤抖了一下。他瞬间觉得,他这么多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全都抛到了脑后。

    “北...止...尧。”

    她断断续续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惑人,他大手从她衣领中探进去,触手满是细腻柔软。他忍不住逗她:“叫一声好听的。”

    玉天卿还未喘口气,双唇又再次被他封住。她只能在呼吸的间隙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将军?”

    “叫阿止,或者尧儿。”

    他突然离开她的唇,双目湛湛有神。

    她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唇角勾起戏谑的笑容:“好的,小北子。”

    她真的是同阮星河学坏了!见她挪开距离,手一直拍着胸口顺气,他决定不再逗她了:“陪我回将军府睡一会?”

    他这几日说得“睡”字明显比往日多了几百倍!好像他们两人之间就只剩下“睡”!

    “不要,回余香阁了。看看雯儿同小风怎么样了。”

    北止尧靠近她一些,牵住她手:“那我同你一起去。”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