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龙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日,玉天卿同北止尧一起去打猎,却是毫无收获。

    两人回到院子中,玉天卿见北止尧仍是面带笑容,没好气道:“你开心了?”

    说起二人没有打到猎物的原因,也是极为奇特。他们遇到的兔子、小鹿、飞鸟等等,全部被北止尧以“他们好像是一对”的借口给放过了。

    就连一枝两果的野果,他都拦着不让摘,一副全天下都在“恋爱”的样子!

    他拥住她笑道:“如今你在我身边,我自然希望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幸福,大不了,你吃我。”

    玉天卿忍不住一阵恶寒:“今天晚饭你做。”在农家院住的这几天,倒是将他的厨艺给培养了出来。这点,是她没预料到的。

    他点头:“遵命。”

    待他在厨房忙活一阵以后,果然端出了几个菜品。虽说是素菜,但相比他以前“烧厨房”的样子,好了太多。

    用完晚膳,两人将新酿的苹果酒,埋到院里的大树下。他负责挖坑,她负责指挥。

    匆忙赶来的风桀和风骜,见到此画面,不禁吞了吞口水!王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昔日他们高高在上、威势振天的将军,竟然被她用来当做刨坑的农夫!

    但北止尧丝毫不在意两人的眼光,他侧过头,示意玉天卿帮他擦汗。

    她即刻拿出帕子替他擦拭。擦完汗,冷不防被他拽住手,在手背上亲吻一下。

    他道:“京都现在什么情况了?”

    风桀还沉浸在眼前这一幕中,倒是风骜回答道:“万氏侵地一案本已经了结,现在又有了新的内幕。万智宸曾亲手打死过2人,而万氏陵园竟然比皇室陵园修建的还要气派,皇上大怒,已经命人严查。另外,京都最近关于六皇子真龙天子的流言四起。”

    北止尧将手中的坛子放入洞中,道:“盯紧太子。”

    风桀同风骜飞身离去。

    玉天卿看一眼天空,要变天了。

    御书房内,北原哲手握一枚棋子,迟迟不走一步。北原笙红唇娇艳,轻笑道:“皇兄向来步步为营,为何今日,反倒犹豫了?”

    北原哲眯一下眼睛,瞳孔微缩,道:“皇妹,你说,人什么时候才最为愚蠢?”

    北原笙看着他,轻轻摇头:“臣妹不知。”

    北原哲落子,看似简单的一步,实则让整个棋局反转。

    北原笙涂着红豆蔻的手指,捏着一枚棋子,看了半天,最后叹道:“还是皇兄,运筹帷幄。

    北原哲慈爱的笑一下,眼睛里却流露出让人不敢忽视的精光:“在无限接近权利的时候,就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权利的人,最为愚蠢。”

    北原笙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她的这位皇兄文韬武略,运筹帷幄,一生最爱权利。

    为了权利可以放弃任何东西,包括爱情,甚至亲情。她同皇兄交好,皆是因为她懂得示弱,且根据他的意愿行事。

    但她心里很清楚,若是哪天她同他的利益相悖,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她,一如当初,他放弃雪儿一样。

    她唇角勾起一个微笑:“皇兄说的是。”

    北止尧一起**,就见玉天卿已经收拾好了行装。她总是这般聪慧,他牵住她柔软无骨的小手,温声道:“以后,我们也可以经常来这儿小住。”

    她极为乖巧的点点头。只怕乌云压阵,而他们必将经历一场劫难。

    回去的路上,两人乘了马车。一进京都,玉天卿才明白,流言蜚语说的是什么。

    “听说,太子昔日管辖的秦州出了一块天然的石头,上面刻着铭字,还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听说,丽城飞鸟躁动,在天空中摆成一个铭字,好多人亲眼所见啊!”

    “听说,昭林禅寺来了一位大师,这位大师曾经在四清山修行,他亲口断言,太子北止铭会是漠国千古明君!难道我国皇上,不久便会禅位与太子?”

    玉天卿放下小帘,心中琢磨着,四清山修行的大师,会是谁呢?莫非是上回在阳城见过的绝尘和尚?

    她又见北止尧面色淡然,突然明白,其实他从未打算去盗得那份记录官员秘密的册子,他说的等,有另一层深意。

    等到了余香阁,两人分别。玉天卿刚迈进厅中,就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她暗自撇嘴,怪不得今日客人这样少,原来是来了两樽佛。

    见顾家两姐妹坐在厅中悠然喝茶,同样是轻纱遮面的打扮。

    顾柳姿美目一瞪:“王掌柜,见到郡主和本宫,还不行礼?”

    玉天卿面不改色,朗声道:“雯儿,今日这厅中进了两只苍蝇,嗡嗡嗡的,让人心烦,我就先回府了。”

    顾柳姿起身,就要抽出长鞭,倒是顾竹滢沉的住气:“侧妃何必与不懂礼数的商贾之流一般见识?不然,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好茶?”

    那顾柳姿闻此,挺一挺胸脯,坐回原位。阿姐说的对,没必要动气。

    她见玉天卿要走,又说道:“你倒是聪明,连关于你不洁的流言蜚语,都被你糊弄了过去。如今,竟还好好的在这京都生存。论心机,只怕谁也不如你。”

    玉天卿冷声说道:“二位到底有没有事?如若没有,本店要打烊了。”

    顾柳姿冷笑一声:“太子殿下如今威势日增,不论是朝堂,还是民间,形势大好。本宫今日,就是来劝解三哥的,千万不要再为了不属于自己的位置而多有心结,赶紧娶正妃,诞下皇孙才最要紧!”

    玉天卿坐到旁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声道:“那你们应当去三皇子府,而不是来我这里。”

    顾柳姿见她一脸蛮不在意,心中怒火燃烧。她就是讨厌王小点这一副处事不惊,脸无波澜的样子。

    她突然又换上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也是,你既算不上三哥的妃子,连通房丫头都不够格。说穿了,不过是个暖**的人罢了,本宫同你说这些道理,也是鸡同鸭讲。”

    说罢,两人起身,面上多有得意,扭摆着腰肢走出了正厅。

    走了几步,顾柳姿突然回过头来:“你还不知道吧?姐姐就要嫁入三皇子府为正妃了,这一次,可是父皇亲自下的命令,无人敢违抗。劝你没事多来姐姐身边伺候,等日后,姐姐心情好了,说不定会让你做个妾。”

    说起此事,那顾竹滢双眸似水般柔和,仿佛正沉浸在喜悦当中。

    玉天卿不怒反笑,之前,她一直觉得顾柳姿确实是蠢,但还有个顾竹滢算得上正常。如今,竟连顾竹滢都被她带到沟里去了!

    大夏将倾,而不自觉,该说她们什么好呢!

    玉天卿站起身来:“太子侧妃,你可千万不要再动你的脑袋了!”

    顾柳姿一愣,一手抚摸一下头发,她今日的装扮并无不妥啊。她道:“你说什么?”

    玉天卿哈哈大笑:“你脑子中,一半是水,一半是**。你一动脑袋就变成了浆糊,智商堪忧啊!”

    正说着,见门口处飘来一个黑色身影。那人精雕细琢的脸庞上,眉若翠羽,眼神一凛便透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他道:“马上消失在这里。”

    顾柳姿正想怒斥,顾竹滢拽一下她的衣袖,轻声耳语:“以后要对付王小点,咱们有的是时间。”

    两人迈着小碎步正要离开,身后突然穿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还有,我不会娶你。以前,以后,永远,都不会。”

    顾竹滢身形一顿,指甲掐入手中,尖锐的刺痛让她神智保持着清醒,缓缓走出余香阁。她轻薄的面纱下,是一抹诡异的笑容。

    北止尧快速跟上玉天卿脚步,却被突然关上的门,碰了一鼻子灰。

    过了片刻,玉天卿打开门,见他还在门口站着,异常乖觉。

    她顿时冷声道:“不进来拉倒。”

    他趁机抓住她手,同她一起走入厅中。见她桌上画了一副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画的是顾家两姐妹。

    她道:“雯儿,把这副画贴到门口,从今以后,只要不姓顾,来喝茶都能打折。长的像这两人的,打骨折!”

    雯儿接过画,即刻去办了。

    北止尧道:“明日,同我去昭林禅寺一趟。”

    玉天卿向来讨厌什么算命求签,所以拒绝的干脆:“不去。”

    一个白色身影冲入厅内,北止尧将玉天卿护在一侧,致使阿黎扑了一个空。

    阿黎随即不满的说道:“如今,王姑娘倒是成了你一个人的了!”

    北止尧挑挑眉头,并未言语。

    阮星河随后走了进来:“昭林禅寺的那位大师,就是绝尘大师?”

    北止尧点点头。

    阮星河看一眼身旁的阿黎,脸上多了些许复杂之色。当日在阳城,那个签文,他百思不得其解。如今,正好再去询问一番。他说道:“我还有阿黎,和你们一起去。”

    玉天卿一听说是绝尘和尚,更不愿意去了。上次,他装神弄鬼的给了她一个无字签文,这回还有什么新招数?

    阿黎见所有人陷入沉思,他对玉天卿说道:“聆音楼的戏文,是你出的主意?我可是天天去看的。故事很精彩!”

    阮星河扯一下唇角,是啊,你不但场场去看,你还场场都哭!那刘妈妈一见你去了,先给你准备几条手帕,以防不够用。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