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不知卿卿是女王

第一百三十章 幻境与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玉天卿极不情愿的被北止尧拖着来到昭林禅寺。

    秋高气爽,古柏参天,入了寺门,就见一个古铜色的池子中,泉眼正在冒着泉水。人潮涌动,不断有人拿着长柄的勺子,将水舀到手中。

    北止尧先是舀水净手,他见玉天卿没动静,又舀了一勺水替她净手。阿黎和阮星河,也同样净了手。

    四人往珈蓝殿走去,许多人摇签,而后根据所得数字,从珈蓝殿外一排排的木橱中去拿对应的签文。

    北止尧、阮星河、阿黎都拿了签文,见玉天卿不动,北止尧替她拿了对应的签文,玉天卿看向木签,前后都没有字,又是无字签吗?

    突然从珈蓝殿走出一个年轻的和尚,清冷秀气,面色高傲。玉天卿冷哼一声,果然是这个绝尘!

    阮星河、阿黎、北止尧双手合十,同绝尘打过招呼后,将他们手中的签文拿给绝尘,绝尘看后说道:“各位施主的签文,还需要自己去珈蓝殿中寻找答案,请。”

    “慢着,还有我们。”

    众人眼中,见两个红衣男子飞身过来,不,应当是一男一女。

    见那男子红衣翩翩,亦正亦邪的脸上,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洽似一汪秋水脉脉含情;

    而女子同样是一身红装,小麦色的肌肤透着一种健康红润的色泽,她一双细长的双眼凛然生威,唇角带笑,露出两个招牌式的小梨涡。

    玉天卿面上是满满的惊喜,竟然是晋墨尘还有金羽光。

    阿黎眯一下眼睛,脸色有些怪异。

    金羽光望一下四周,见人来人往,也不敢行礼,道:“王姑娘,好久不见!”

    玉天卿甜甜一笑,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又见阳光之下,一个白色身影飘然而至。

    他一出现,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璨若星辰的双眼中现出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宛若雪山之巅,一株纯白秀美的雪莲,周围的一切喧嚣都静止了。

    不断有女子眼含春水,魂魄像是被他吸走了一般!

    他道:“还有我。”

    玉天卿又是一笑:“今日到底是什么样的大日子,苍穹大陆的奇人,竟都聚集到一起了!”

    金羽光冷哼一声:“臭燕子!”

    阮星河见阿黎脸色越来越臭,问道:“你怎么了?”

    阿黎摇摇头,并无言语。

    随即元砚知、金羽光、晋墨尘三人,各拿了一支签文。

    北止尧牵住玉天卿小手,几人一同走进珈蓝殿中。这殿中极为空旷,一说话就能听到回音。

    随着“啪”的关门声,殿中的烛光也熄灭了。一群人瞬间不知所措,该往哪里去寻找答案呢?

    元砚知从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整个殿内亮如白昼。一群人向里走去,竟越走越深,众人进入一条密道。

    北止尧、玉天卿、元砚知三人走在前方,突然听得一声尖叫,队伍最后的金羽光和晋墨尘消失了。

    玉天卿狐疑的拧一下眉毛,一道石门突然从天而将,阮星河快速拽开阿黎,以防他被挤伤,石门快速关上。玉天卿在石门上摸索了半天,没找到任何一个机关!

    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砚知和北止尧面面相觑,还未开口,地上突然出现两个黑洞,旋风一般将元砚知和北止尧旋入洞中,快速合上的地面,仿佛根本没有刚刚的黑洞一般!

    玉天卿又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去哪了?

    她竖耳倾听,除了自己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根本没有任何声音。

    她只能勉强定一下心神,摸着墙壁向前走了过去。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一片朦胧的光亮。

    难道是出口?她欣喜的跑过去,下一秒,却陷入失望当中,这不是出口!只是屋子四周都被装上了琉璃镜子,反射的一点亮光而已。

    她站在一面琉璃镜前,镜子内现出一个紫色身影,瘦削的瓜子脸上,一双眼睛湛湛有神,聚着两团浅浅的火焰,像是蕴着两片火红的枫叶一般。

    她走近几步,里面的人突然变幻了衣衫,一袭火红的嫁衣,耀眼无比。她眼中突然荡起波澜,瞳孔微缩,下一秒,已经被一支箭射中胸口,而她身后的场景突然变成了战场!

    玉天卿大惊失色,见镜子中的“自己”竟然被挂到城门之上!

    镜中的人面色苍白,唇角诞下一条黑色血液,慢慢垂下头,像是一朵凋零的花朵般,接受着世间万物的嘲讽!

    另一边,北止尧急速的**到一个黑洞中,落地之后,他缓慢的向前走着。见眼前一道亮光闪过,跟随着亮光来到房间内。原来刚刚的光亮只是镜子的反射!

    他站在琉璃镜前,镜中是一个墨色修长身姿,不过转眼间,变幻成一个身着龙袍的人!朝堂之上,百官祝贺!他在等待着他的新娘子。见那新娘子头戴凤冠,一举一动天人之姿。

    待他看清那张脸,突然双目圆瞪,惊的一身冷汗!那人,竟是顾竹滢。

    ......

    晋墨尘抓着金羽光小手,躲在她身后。金羽光一边摸黑前进,一边调侃道:“想不到,如你这般的混世小魔王,竟然还怕黑!”

    晋墨尘嘴硬道:“谁,谁怕黑了!”

    金羽光见前面有道光束,他拍一拍晋墨尘肩膀:“好了,走出来了!”

    两人又向前走几步,见那光亮只是琉璃镜子反射出的光芒,不禁有些泄气。

    晋墨尘看向面前的琉璃镜子,唇角勾起:“你看,里面有一对俊男美女!”

    金羽光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见里面是二人身影。

    不过片刻间,镜子中的两人变幻了一身衣衫。晋墨尘黄袍加身,将他衬得更加英武不凡!而他身边,坐着头戴凤冠的威严女子。

    晋墨尘一把将金羽光揽到怀中:“看到了吧?我就是你要嫁的人!”

    金羽光一脸不屑:“谁要嫁给你了!不知羞!快找出口!”

    说罢,将晋墨尘推走。

    两人没有注意到,镜中已变幻了另一番景象!那身穿黄袍的男子,怀中抱着一身红衣的女子。红衣女子身下的血液像是一大片诡异的蔷薇花,绽着令人刺眼的红。

    ......

    阮星河走着走着突然绊到一个什么东西,那人“哎呀”一声,阮星河随即蹲下身,欣喜的叫道:“是师叔吗?”

    阿黎一把抱住阮星河,温热的液体在脸上肆虐。

    阿黎爱哭,谁人都知,可他甚少有如此浓烈的悲伤情绪,他紧紧抱住阮星河,好像怕他会消失一般。

    阮星河用自己的袖子给他擦拭眼泪,即使什么也看不清,他也知道现在阿黎的样子,现在的他定是鼻头有些红,眼内闪着如水晶般的亮光。

    思及此,他将阿黎拥入怀中。待他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阮星河轻声问道:“你是不是也经过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

    阿黎点点头,开口道:“我看到,我看到我死了,你抱着我去了沧云观。”

    镜子中,阮星河散着黑发,带着点点血迹的衣袂飘扬,他怀中抱着一个白衣身影,在洁白的雪地中,艰难的行进。

    他每走一步,就有一滴红色的血液掉在雪地中,开出一朵艳丽的红花。

    那一刻,阿黎几乎心碎了。

    阮星河微微一笑,如若不是在黑夜中,定能看到他眼眸深处藏不住的欣喜。

    他轻声道:“阿黎乖,不过是幻象罢了。我定会护你周全。”

    阿黎头埋在他怀中,闷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阮星河有一瞬间的失神,他看到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看到了王姑娘,看到她屹立在一朵朵洁白的花束前,眼神清冷,超脱的气质好像不存在这个世界一般。

    二人静静相拥着,寂寥的黑暗中,彼此有力的心跳成为了最好的慰藉。突然听到“哗啦啦”好像镜子碎掉的声音,下一秒,眼前一片光亮,墙上竟打开了一道石门。

    阮星河牵着阿黎,走了出去。一瞬间的光亮,让人极不适应。阮星河眯一下眼睛,他们竟然通过石门,来到了珈蓝殿外!

    门外站着的是一脸焦急的金羽光和晋墨尘。

    金羽光道:“二位可见到了王姑娘?”

    阿黎看着金羽光,眼眸幽深,随即摇摇头。

    片刻后,一个墨色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金羽光焦急的走过去:“怎么?王姑娘没有同你一起?”

    北止尧蹙起剑眉,脸色微变:“她还未出来?”刚刚他本来深陷黑暗之中,听到镜片碎掉的声音,又见石门已开,才走出来的。

    他随即就要再入珈蓝殿,却见一个清瘦的白色身影走出来,他手中抱着一个紫衣女子。

    北止尧面色清冷,伸出双手道:“交给我。”

    元砚知红润的唇瓣绽出一个微笑,尖尖的小虎牙泛着象牙白的光泽:“表哥为何如此紧张?”

    北止尧眼神一凛,碧蓝的眸中闪动着锐利的光芒。

    两人正僵持着,玉天卿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随即睁开双眼,见众人都瞧着自己,好像瞧着稀有动物一般,道:“放我下来。”

    元砚知将她轻放在地,脚刚一落地,她瘫软的向前面倒去,北止尧眼疾手快将她扶起,随即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元砚知淡笑一下,收回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