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猎谍

第二十一章 反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觉着这个标题如何?”已经将照相机收起来的唐城,此刻正冷着脸看向脸色大变的中年男子。“如果上海的报社不敢刊发这张照片,或是你觉着影响力不够,我们还可以将照片送去关外或者日本本土进行散播。我想,如果你的同僚或是上司看到这张你向我们投诚的照片,他们一定会牢牢记住你这张脸,一定也有人会很愿意去拜访你的家人。”

    “卑鄙!无耻!”中年男子终于没能继续坚持下去,尤其在他有机会看到那张硬纸板上写的内容之后,眼冒怒火的他恨不能扑上去一口咬死唐城。只可惜他的两只手臂,早已经被两名刑讯手牢牢控制着,所以无法脱身的他只能对着唐城破口大骂,而且翻来覆去的也只有那几个词。

    “行了,你就别装了!”一直冷眼看着那中年男子挣扎喊叫的唐城,忽然放下手中的照相机。“你实际并不害怕刚才的照片出现在报纸上,相反,你心里应该还有点窃喜才对。因为只要刚才的照片上了报纸,特高科那边就会知道你已经被捕,只要你咬死了不松口,和你一条线的其他人也就能得以保存,我说的对吗?”唐城的话令中年男子停下动作,眼中闪过的是不可思议。

    “你究竟是什么人?”中年男子用狼一般的眼神看向唐城,问出了他之前已经问过的那个问题。唐城随即示意那两名刑讯手,将中年男子按回到椅子里,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在中年男子对面坐了下来。

    “不如这样好了,咱们来做一个游戏,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告诉你,我是什么人。作为交换,你也必须要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才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我实际也是一样,咱们就这样一问一答然后交换提问,如此应该算是公平吧?”唐城眼中满是笑意,似乎已经吃定了对方,丝毫不怕对方拒绝自己的这个提议。

    “既然你没有反对,那我可就开始了!”略微停顿了几息,见对方没有摇头拒绝,唐城便继续言道。“我姓唐,不过我并不是情报处的人,你可能想要说不可能,因为不是情报处的人如何能出入这里。那是因为我父亲曾经是情报处的人,在他故去之后,我就一直私下里帮助情报处在南京搜捕你们特高科派来南京的潜伏特务,所以我有自由出入这里的资格。”

    中年男子似乎不信唐城这番话,可等他看过唐城拿出的那份处长手令之后,也不得不相信了唐城的这番说辞。“我姓唐,叫唐城,熟悉我的人也叫我小五或是唐五郎。”唐城慢慢在椅子里坐直了身体,虽说脸上还带着笑意,但他脸上的这副笑意却没有什么温度。“现在该你了,我要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和名字,如果你说谎或是拒绝,咱们之间的交谈就只能到此结束。”

    唐城最后这句话,与其说是一种警告,实际也是一次暗示。如果对面这位拒绝回答唐城的问题,唐城就会下令对他动用刑讯手段,折腾人的手段,唐城这里可有的是。听到唐城话语的中年男子果然第一时间就闭上了双眼,摆明了刚才是在戏弄唐城,怒极反笑的唐城随即打出一个手势,早就等的不耐烦的两名刑讯手一起发力,从椅子里拖起中年男子,用绳子捆绑在了架子上。

    木质的架子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只是靠近架子,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血肉都泼洒到了这个架子上。鞭子的呼啸声很快在审讯室里响起,唐城一支香烟抽完,捆绑在架子上的中年男子,就已经被鞭子抽打的接连昏迷两次,身上鲜血淋漓的看着很是骇人。鞭刑之后,死咬牙关不松口的中年男子被从架子上放下来,一条躺凳被搬进审讯室,刑讯科新添的水刑终于登场。

    “我…叫小泽喜多郎…我不是上海特高科派来南京的,因为我只接受特高科大本营的指令。”躺凳边的第一桶水只耗费了一半,原本死咬牙关的小泽喜多郎便撑不住了。在训练营里接受过刑讯训练的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撑得过对手的刑讯手段,可是这种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水刑,却成功摧毁了他的信心,因为水流透过脸上的麻布连绵不绝进入口鼻中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审讯室外走廊里坐着的张江和,忽然从椅子里起身站起,一个箭步便冲进了审讯室里。果然是抓到一条大鱼,躺凳上这个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家伙,居然是个直接接受特高科大本营指令的,这可要比那些接受上海特高科指令的日本特务上档次多了。“叔,你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唐城似乎并不意外张江和的闯入,在小泽喜多郎经受不住水刑吐露身份的那一刻起,唐城就已经决定要将这个烫手山芋抛给其他人去解决。

    唐城马上给姚秘书打去电话,将这里的情况在电话里,跟姚秘书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小泽喜多郎的供述,基本跟唐城从他脑海意识里复制来的记忆吻合,确认这货来南京之后还没有接到过指令,唐城就想马上将这个已经没什么用的烫手山芋扔给别人。一个只接受特高科大本营指令的潜伏特务,其价值远远要大过普通的日本特务,这个在唐城看来已经毫无价值的烫手山芋,在别人眼中却是块宝。

    唐城这边才挂上电话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情报科那边就已经来了人,为首之人正是先前在审讯室里,被周红妆一记凤眼拳打中手肘的那个小胡子。许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小胡子并没有来找唐城,而是径自去找了张江和,言语之间也不见之前的嚣张。“既然你们拿到了处长的手令,那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之前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也希望你们不要记在心里。”

    对方客气,张江和自然也很客气,将昏死过去的小泽喜多郎交给对方之后,张江和带着唐城和周红妆离开审讯室。“干爹,咱们就这样走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吧!”三人走出审讯室没多远,周红妆便先按捺不住。张江和咧嘴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在周红妆眼前一晃,随即呵呵的笑出声来。

    “情报科那帮家伙想半路截胡,也要看看是在谁手里抢食,不给点好处出来,我能那么容易就把人交给他们!”张江和从口袋里掏出来的是一面玉牌,唐城没看出个好歹来,却也知道这面玉牌应该价值不菲。“这面玉牌少说也值个百来块大洋,就是不知道情报科这些家伙,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张江和在唐城面前很是得意的显摆了一番,然后把玉牌交给了周红妆,言及这是周红妆以后的嫁妆,羞的周红妆马上红了面颊。中午的时候,一早上都没有露面的曹万春回到情报处大院,在走廊里抽烟的唐城隔着窗户看到曹万春,看到对方几人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唐城就知道曹万春这趟可能是白跑了。曹万春匆匆上楼复命,唐城便催促张江和收拾东西去外面吃饭,谁知才走到大院门口,就被曹万春追上。

    “曹叔,军事委员会故意刁难你,我去了也还是没有办法啊!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得要去找处长,你我这样的小虾米,在人家军事委员会面前,连对话的资格恐怕都没有。”唐城根本就不想淌这趟混水,心思缜密的他从一开始,便察觉出这里面的不寻常,他甚至都已经决定不再来情报处,就躲在家里等调令下发。

    已经是无计可施的曹万春却不管那么多,只是拦着唐城,要他帮着出主意。。接到张江和示意的唐城,即便心中不耐,也只能是耐着性子温言对曹万春言道。“曹叔,军事委员会那边只是阻拦你们进去抓人,难道那个仓鼠在南京没有家?我可没听说军事委员会里面的人都住宿舍啊!”

    “你的意思是说,要我们在军事委员会外面动手抓人?”曹万春闻言知意,听到唐城在家和宿舍这几个字上重重咬着字音,便马上明白了唐城的意思。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那这不就成了绑架了吗?要是军事委员会那边追究起来,我这幅身板可扛不住啊!”

    “曹叔,我刚才可什么都没有说啊!我只是顺着你的话往下胡乱说了那么几句,至于如何理解,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至于军事委员会追究责任什么的,我就是个白丁,自然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不过我觉着只要抓的是日本特务,这事情就没错!”唐城伸手揽住曹万春的肩膀,低声道,“楼上那位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你是他的爱将,那位岂能看着你吃亏!曹叔你可别忘了,那位可是能通着天的。”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