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世子在线求生

正文 第374章 前世记忆点滴复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雪又深又厚,奴婢听得府上老人说,至少四五十年没下过这般厚的雪了。”

    “这要是谁家来铲,怕是腿都能冻断了去。”

    “咦,好像这雪也并不是每条街都铲了。奴婢瞧着,好像只有陆家通往外界的路铲干净了。”酥柔指着远处,城门口似乎还有乌压压的人正在卖力铲雪。

    ‘太子’掀开帘子,见得这一幕,心里暖洋洋的,嘴角也带了几分笑。

    “现在谁还敢说你所做的不值得,黎民百姓心里都有数呢。”‘陆夫人’不由动容,若不是池二,他大概不会这般坚决的斥巨资修建安置营。

    这千万两银子,几乎掏空了国库。

    可她在不动国库根基的基础上,抛下脸面直接从京中所有人身上抠了出来。

    当然,此刻他忘了,池二抛下的是他的脸面,他的脸面啊!

    “殿下,夫人,百姓在拜你们。”酥柔掀开马车帘子,将外面的一幕露出来。

    只见那些百姓似乎发现了太子的马车,当下便跪在刺骨的冰面上。

    一下一下的磕着脑袋:“是太子和夫人。多谢太子的救命之恩啊,多谢夫人了。祝你们的孩儿一生顺遂平安,受尽上天**爱。”

    此刻外面乌压压的一片全都跪在地上磕头。

    ‘陆夫人’捧着肚子,只瞧见四面八方似乎都有一丝丝一缕缕金色光芒朝着‘太子’奔来,全都涌入她的眉心。

    还有一部分钻进了自己身子,肚子内的小家伙似乎也明白那是好东西。

    一顿猛吸。

    他感觉到肚子里打了个嗝。

    他甚是无语。

    此刻太子出了马车,立于那雪地里,犹如天神一般威严。那头顶仿佛都在冒着金光。

    “大家请起吧。地里凉,冻坏了身子不值当。”

    “清晏,让人将馒头送过来。每人一个,不许多拿不许代拿。谁若是打破了规矩私下抢粮食,定斩不饶。”‘太子’好似越来越霸气了。

    “谢太子救命之恩,谢太子体谅百姓,谢太子还把咱们当人啊。”

    众人趴在地上迟迟不起,眼见着太子要动怒,一个个才爬了起来。

    这些人之前瘦的脱了相,没吃没穿没喝,就在城门外要吃,被那些官老爷打骂。

    他们家乡本就发了大水,本来已经糟了大难。

    谁知道还有雪灾,本以为今年都活不过这一劫,没想到……

    遇上了好君王。

    ‘太子’眼神一一扫过,所有人都是感激又崇敬的眼神,这让她心下有些震动。

    其实,在她那漫长的生命里,已经很少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当初修真,和剑修踏上那条修真的路,其实是被逼的。

    整个家乡被屠,只剩他们二人。

    心中怀着仇恨,即便是后来找了凶手,并且将其挫骨扬灰。

    但对凡人却也是没了一丝好感。

    踏上了修真路,凡人皆如蝼蚁。

    便是她从未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也是这么觉得的。

    弹指一挥间,打个盹儿,凡人就死了一波。

    再午睡一会儿,子孙都成了白发老人。

    又有什么意思呢?

    此刻池锦龄怔怔的看着他们艰难求生,心下竟是有种难言的感觉。仿佛有一道钟在她心间敲响,不停的撞击。

    那一双双眼神,饱经风霜,却依然顽强的想要多活一天。

    “雪停了,雪怎么突然停了。”众人一怔。

    方才还大朵大朵的雪花往下落,仿佛要将整个京城都冻住,此刻竟是眼看着就停了下来。

    “该有光了。”‘太子’低声呢喃。

    …………

    ‘陆夫人’怔怔的朝她看去。

    一抹强光穿透云层,面前那人仿佛沐浴在金光中,仿佛要乘风而去。

    眼前一闪。

    一抹穿着绿色飞天裙的女孩子正惊慌失措的踩在一柄仙剑上。

    “喂喂喂,死剑修,我要是掉下去你得接着我啊。你要接着我!”小姑娘声音还带着几分惊慌失措,踩在飞剑上摇摇晃晃整个人都在发抖。

    一个缥缈少年,犹如谪仙一般躺在剑上,极其悠闲。

    “连御剑都不会,笨的要死。你要是掉下去了,我顶多就是给你刨个坑,立个好点儿碑。”少年肤白似雪,长相俊俏动人,那张脸稚嫩却又有些眼熟。

    “你这臭剑修,等老子修为上来了,一定要锤死你……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只见那抹绿色飞快的下坠。

    那少年却是猛地一哆嗦,似乎吓了一跳。

    嗖的一下,便如同一道光似的将那小姑娘抱在怀里。

    然后……

    陆封安眼睁睁看着那脸颊通红,双眼水波荡漾,那小姑娘俨然情动的想要双手勾住少年的脖子。

    然后那少年,双手猛地一松。

    “你这死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此机会掐我脖子!”那少年气急败坏,却又见着那姑娘惊声尖叫的往下落,又急忙御剑过去接住了。

    只是这次,是像拎狗子一般,拎着她脖颈后的裙子。

    陆封安眼睁睁看着那女子羞涩的笑容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冷意。

    饶是陆封安都看呆了,天啊,怎会有如此木头的男人!

    “出太阳了,出太阳了。雪停了!”

    “天啊,上天保佑,上天保佑,上天怜惜我元朝百姓啊。”地上噗通噗通有百姓磕着响头。

    陆封安猛地哆嗦了一下,从那道光芒中幽幽醒来。

    眼前有片刻的迷茫。

    他大白天的还做梦了?

    又梦见了那少年和那小姑娘的故事。

    他几乎从小便是在两人的梦中长大的,两人的点点滴滴,他时不时就能瞧见几分。

    有时候甚至有些恨铁不成钢,只觉那小子蠢笨如猪,活该单身一辈子。

    这世间这会有如此脑子不开化之人,怕不是个傻子?

    陆封安勾唇笑笑,真是好笑。

    想着想着便打了个喷嚏,似乎有人在背后骂他一般。

    “那边是什么东西亮晶晶的,透明的模样?”‘太子’指了指远处。

    有难民大着胆子回到:“是太子殿下和夫人的冰雕。有些难民感念太子仁德,便雕了这冰雕。时不时有百姓来答谢。”‘

    ‘太子’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