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人生不再见

第83章 伤离别的六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不晓得我是如何在雨中神游回到我那间单身公寓的。

    我在屋子里转圈圈,将那枚戒指拿下来又戴上去,戴上去又拿下来。

    如此数回,乔子默,这娃成功地在这个大雨滂沱的晚上,乱了我的思绪,让我坐立难安。

    我终于没有忍住,又给香香的电台打去了热线电话。

    她那个热线电话真的一点都不热,简直可以说是冷得很。

    香香此时正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讲着令人想打瞌睡的鬼故事。

    我说:“香香,是我。”

    她那头毫不留情:“少女,你是不是闲得慌?你要是闲得慌,就给你家男人视个频,联络一下感情,少跟我这捣乱。”

    我回答:“我才刚和他联络感情回来。”

    她那头诧异:“回来?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你能在大雨天打飞的到C市,然后又飞回来。这实在是不科学啊!”

    我说:“这当然不科学,是乔子默他这个大忙人去F市公干,他经过B市,匀出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接见了我,顺带求了一个婚。”

    香香显然被惊到了:“你说啥,顺带求了一个婚,他还能再随便一点不?”

    我说:“是有点随便,他跪在月台上,当着那么多人跟我求的婚。为了给他一个面子,我勉强接受了。”

    如此潦草的一个求婚,我他娘的好像还有十分炫耀的意思。

    香香那头又是惊叹连连。

    “哇塞,这也太浪漫了吧!乔子默,看不出他一个**型男,居然还有这一手。”

    我也惊到了,如此不堪的个求婚场面,在陈香香这里却是浪漫的代言词。

    我说:“浪漫?少女,你怕不是误解了浪漫两个字的意思了吧!”

    她没得空理我:“等我明天再和你探讨这个问题哈,我这接个热线。晚安,好梦。”

    这个电话挂了之后,我再也没能打进去过。

    因为接下来陈香香冷清了好久的热线居然又热了起来。

    用香香的话来说,全B市听众都在祝福我被求婚成功,甚至有的听众打来了电话祝福我早生贵子,争取两年抱俩。

    唉,如今的听众朋友们能再靠谱一点不?

    这雨下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还没停。

    公司例会上,秦开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要在以往,他铁定要长篇大论地说上半个小时。

    这天早上,他带着浓浓的鼻音,话没讲两句,直接宣布会议结束。

    我问他咋的啦?

    他回答说他昨天淋了雨,遭雨给淋感冒了。

    我说你不是开着车的吗?车子直接就到楼下了,你淋的哪门子雨?

    他回答一语双关:“老白,是我的心淋了雨了。”

    我懒得搭理他,这个男人有的时候就是十分矫情。

    乔子默三天后公干结束,恰巧又是周末。

    他终于有两天的时间空出来给我。

    彼时,B市雨后天晴。

    他头一次到我所在的城市里来看我,身边却跟着安然和他的另一个年青的男同事万秋风。

    当我在火车站接到他们三个人的时候,确实一愣。

    我没有想到安然是和他一起出差的。

    为了尽我的地主之谊,这两天我带着他们三个人在B市的各大景区走马观花了一通。

    陈香香作为我和子默的同学,她全程没有出现。

    她有她的理由,说不想看到我们两个亲亲我我的样子,刺激她那单想思的青春。

    其间,万警官对于安然那个无处安放的眼神,我一瞅就瞅出来了。

    而安然的眼神呢,确实让我十分不舒服。

    她若有若无的将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地往子默身上瞟。

    我有点看不过去,挽了子默手手臂,只差整个人吊在他身上了。

    乔子默受**不惊,全程姨母笑。

    可惜的是,两天的时间匆匆而过,也并没有给我们留下来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离别的站台,安然和万秋风上了车。

    子默才瞅出空档来跟我说几句体己话。

    他拉起我的左手,我这个人向来不爱矫情,既然收下了那个戒指,当然要戴上。

    其实我还是有私心的,就是戴给安然看。

    我潜在的意思是说:“安然,我不管你有多么爱乔子默,但他已经跟我求婚了,就算放下再难,你也得彻底放下了。”

    那时的我,真的相信乔子默是十分爱我的。

    站台上来去匆匆的太多人,但他一点都不在乎,将我紧紧拥抱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摩挲着我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看到你时时刻刻将它戴在手上,我就放心了。”

    我嘴硬:“戒指买来就是戴的,不戴生了锈可就不划算了。”

    他说:“只有铁才生锈。”

    我说:“它难道不是铁吗?锃亮锃亮的铁。”

    他狠狠捏了我的左手:“姑娘,我在这跟你煽情,你能不能严肃一点。”

    我说:“你哪里看出来我不严肃啦?再说了煽情的时候要那么严肃还煽个鬼的情。我看不出来我在跟你**吗?”

    他调皮:“我看不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你要来了个真诚的离别之吻,我才会看得出来。”

    我说:“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注意一点影响。情侣之间的亲密也不是不可以,但得分场合。”

    身边经过几个时髦的年青人,吹了口哨。

    “亲一个,亲一个噻。”

    他嘿嘿一笑:“你再不顺应民情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看来这离别之吻是躲不过去了,我踮起脚尖,来就来嘛,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没有将我难倒的难题。

    然而,当我透过子默的肩膀,看到列车窗前安然一张白脸在定定地看着我们的时候,我瞬间没了兴致。

    我顺势将子默一推:“再不走,就走不成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倒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你,十一的婚礼不远了,这期间你可要好好的,美美地等着做我的新娘。”

    我呸了一声:“呸,谁答应做你的新娘的。”

    他急了:“戒指都收下了,你可别耍赖,到时绑都得将你绑到婚礼现场去。”

    我还想反驳,又觉得打个嘴仗十分幼稚。就闭了嘴。

    他拿手使劲揉了我的脑袋,转身上了车。

    看着渐行渐远的列车,我有点感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我居然两次在这里目送着他离开。

    唉,真是一个伤离别的六月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