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继绝环

第六十六章 攻打莲花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歆言道:“当兵作战,难免一死,这也是无有办法之事,回去后禀报父王,重重怃恤死者家属。”又说,“一早出城时,我即发觉南凉人有异,已有防备之心,哪料到秃发檀兴竟带了两位大将,前后围堵......前时初遇段公子时,我只道是北凉普通武人,直到你出手,方猜出你名姓,恕我眼拙,若早知是你,就该早点求助。”

    便问段有几人何往,一听要去高昌,李歆说正好一路,七人便结伴而行,一路向西偏北。

    不长时间,几人便熟络如故,李歆身边兄弟俩,乃是其亲兵首领,名代麒,代麟。李歆亦知段有此行所为之事。

    过了青海湖后,地势渐行渐低,出现大片荒漠,时有大风、暴雨骤至,七人无处可避,顶风冒雨前行,除段奎外,皆是少年,倒觉情趣盎然,一路说说笑笑。

    这一日,忽见两湖衔接,豁然现于荒漠中,若两颗明珠。李歆兴致勃勃,向段有等人解说,其一湖曰托素湖,湖水深蓝,四周无甚树木,乃为盐水湖;另一湖曰可鲁克湖,湖水清碧,湖畔芦荡环绕,却是淡水湖。两湖皆烟波浩淼,云雾舒卷,鸥飞鱼跃。

    七人驻马可鲁克湖畔,捕鱼捉獭,饱餐一顿。

    之后,李歆修书一封,递于段有,说道:“段兄,高昌太守杨隼乃我西凉将军,你去后,务必去见他,他对高昌情形了如指掌,能助你及早找到令妹等人,回程时,定要来酒泉一叙,李歆翘首以待。”

    几人便分手,李歆与代麒,代麟向北偏东,段有四人向西偏北,渐行渐远。

    段有一行翻山涉水,穿越大漠戈壁,走了十余日,终到了高昌城。

    高昌城依山而建,地势高敞,城墙高大,夯土筑成,属西凉国所辖。城内人来人往,男子辫发垂于背,著长身小袖袍、缦裆袴,女子头发辫而不垂,著锦缬缨珞环钏。言语与姑臧小异,交谈无碍。

    段有四人进得城后,无意游览高昌风情,径直前往太守府。

    高昌太守杨隼三十多岁,浓眉长目,脸颊刚毅,乃西凉国有名猛将,见了段有,惊异而道:“听闻北凉高沟堡段有少年英雄,魏国平城一战,名动天下,我本以为段公子至少年已二十,未料如此年轻,佩服,佩服!”

    一旁段丰插话道:“平城擂台赛算得了甚么,我们少城主前日与靳溢一战,兵器获胜,空手战平呢!”

    “靳溢,珠崖人靳溢,逍遥门门主?”杨隼一惊,半信半疑道,“段公子与靳溢交过手?那可是天下顶尖高手呀!你怎的又是少城主?”

    段有谦然一笑,说:“那是靳溢门主未出全力,考究于我。”就将当日情形说了,又简略一叙羊苴咩城竟选少城主一事。段丰不改口,言必称少城主,段有已拿他无法。他与靳溢一战,所知之人极少,应是高千山亲兵说于段丰的。

    杨隼大喜,说道:“如此说来,令妹及段景兄弟父亲等人,定能救得。”

    段有惊奇道:“将军知道舍妹与段喧老爷关押之地?”

    杨隼点头道:“十之**,就在莲花山。”见段有几人神色焦急,接着说,“此去西南四十里,有一山,叫莲花山,山上有一伙匪寇,带头人正是吕典。后凉被姚秦灭国后,吕典来高昌龟守,数年前,我随索苞将军奉国主之命攻取了高昌,吕典不知所终。后来此人出现在莲花山,占山为寇,我带兵攻了两次,无奈吕典武功高强,莲花山地势险峻,未得成功。今番有段公子在,必能取下,令妹等人,必在莲花山。”

    段景摩拳擦掌:“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前去!”

    杨隼说道:“诸位先歇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此事冒险不得,须斟酌妥贴。”

    遂传唤文士武将,与段有商议攻打莲花山事宜。

    段有方知这行军作战与江湖争斗大有不同,其列兵布阵、辎重粮草、传令通讯等诸般事宜,颇为繁杂,事无巨细,皆要一一详具,一着不慎,有可能满盘皆输。

    天明进份,高昌城门口,千名军士整装待发,杨隼身着盔甲,威风凛凛,段有、段奎、段景、段丰四人皆披挂军士甲胄,策马立于杨隼身后。

    祭旗之后,战鼓阵阵,号角声声,军队齐发三声大喊,杨隼带队出发。

    午时时分,到得莲花山下,但见其山高耸,数峰并峙,中拥一峰入云。正面两山之间,横起一道石砌墙,高逾六丈,上有军士持枪而立,墙间山门紧闭,乃整树圆木并成。段有看了,暗自叹服,若是强攻,极难成功。

    杨隼指挥军士于山门前列兵布阵,盾牌在前,弓箭随之,左右骑兵射住阵脚,之后向山门喝道:“吕典何在,出来一战!”声若滚雷,轰轰乍响。

    就见大墙上旌旗开处,从山门上方垛口处现出一虬髯大汉,哈哈笑道:“杨隼,你三番五次扰我山寨,今日吕某定不饶你!”此人正是吕典。

    段有、段景望见此人,怒火灼眼,杀害父母、拘捕段氏一族的仇人,终于现于眼前!

    就见山门隆隆而开,吕典带二百多人冲出,摆开阵仗。之后一人跃马而出,手持长枪,大声叫道:“何人敢与我一战!”

    杨隼尚未发话,段有双脚一磕马腹,呼地冲出,也不答话,竹棒挥处,只一合,便挑飞对方长枪,一棒点中其胸口,那人抱死马鞍,仓惶逃回本阵。西凉军中喝一声大采。

    段有也不追赶,勒住马头,双眼如冷箭,远远盯着吕典。

    吕典阵中,又冲出一将,向段有喝道:“兀那少年,快快通报姓名,本将不杀无名之辈。”

    段有未及答话,身后段景高声叫道:“他乃吕典亲爹,吕典爹是也!”

    对方大怒,策马挥枪,直直向段有刺来,待枪近身,段有倏地后仰出手,一把抓住枪杆,顺势一扯,对方悍不松手,被连人带枪扯了过来,段有一掌拍出,对方如纸鸢般飞起。

    杨隼军队发声大喊,如飓风般冲杀,吕典急令退兵,当先退入山门,高墙上箭如雨下,护住吕典兵马。倏忽之间,吕典人马退回,山门复闭,门前双方已有三四十名军士伤亡。

    杨隼令旗一挥:“敢死队,攻城!弓箭队,掩护!”

    战鼓震天价擂响,数百军士带着云梯、巨木,呐喊着扑向高墙,高墙垛口处站满吕典军士,滚石、擂木滚滚而下,两边箭矢纷飞,若满天蝗雨。

    段有挥动竹棒扑前,却被杨隼带几名军士死死抱住。杨隼向段有说话,却被没于周遭喊杀声中,听不清说甚么,杨隼只好凑于段有耳边,大声说道:“我家太子有令,要力护公子周全,若公子有个闪失,杨隼人头不保!”

    段有挣扎不得,只好呐喊助威,一旁段奎、段景、段丰三人亦被军士抱住,不让前冲。

    忽然,就见高墙之上抛洒下黑呼呼的油污,泼向攻城军队,继尔无数火把飞下,城下瞬间变为一片火海。杨隼大惊,急令鸣金退兵,敢死队撤间,如无数火球飞滚而来,焦臭味弥漫。

    敢死队死伤过半。

    吕典探身于墙垛口,哈哈大笑,向杨隼喊道:“杨隼,有我这‘万火油’在,你纵有十万军队,也让你灰飞烟灭!”

    那黑呼呼油污即为“万火油”,西域特有,着身即粘,遇火即燃,端的可怕。

    杨隼大怒道:“吕典,你可敢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吕典喊道:“杨隼,你非我对手,你身边那少年倒是有点本事,那是何人?”

    段有喊道:“吕典恶贼,你下来一战,小爷即告知你我是何人!”

    吕典怒道:“哪来的小王八蛋,敢口出恶言,你等着,侯爷我将你抽筋扒皮!”说完人影一闪不见。

    这边严阵以待,却是半晌不见山门打开。杨隼令军士齐声发喊挑战,吕典只是龟缩不出。

    杨隼只得下令退出一里,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夜间,杨隼向段有介绍对方军情,方知吕典有军士四五百人,莲花山后有偌大峡谷,谷内可耕种,四五百军士屯地于此,亦民亦兵。入山只此一条路径,若是吕典坚守不出,三年五载亦难攻破。

    段有欲从侧面攀山入内,杨隼说此法他早已使过,无奈莲花山四周山高壁陡,鹰隼不得过,实无他径入内。

    次日,杨隼又率军队山门前叫阵,吕典一整天皆未露面,杨隼无奈,只得率队郁郁回营。

    遇此状况,段有虽心急如焚,亦是束手无策,心道,若是朱元在此,其善谋,许能想到法子。想到朱元,继尔记起独眼鬼与吕韦,段有心中一动。

    思虑一番后,段有便将计策说于杨隼。杨隼大喜,又唤来军师,三人于帐内密商妥当,即连夜着手。

    次日巳时,杨隼率军缓行至山门前,布好阵仗后,又令军士叫阵。叫不多时,从中军帐下推出三人:一卷发大汉,另两人为段奎、段丰。三人皆五花大绑,脸有血污,神情萎顿。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