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玄幻魔法 -> 诸天我最凶

第22章 真正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霜之哀伤的确很强,魔兽世界的力量体系也的确很高,远远超出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任何一个秘境。

    毕竟哪怕拳皇世界的最强代表也不过是地球负面意志。

    但是魔兽可远远不是艾泽拉斯一个世界这么简单的。

    哪怕仅仅只是眼下的剧情,也有燃烧军团这种纵横宇宙的存在。

    但是。

    和一个普通程度的城主就可以穿越诸天的主世界相比,它还是不够看口牙!

    于是,当许莫超彻底激发了自己的凶煞之力,父亲许宣全力为他打造的天生凶相气场全开,原本还张牙舞爪的霜之哀伤顿时就蔫了。

    如同当年的败亡之剑一样,它颤抖了数下之后就安静下来。

    “呼……呼……”

    许莫超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种两个世界之间力量体系的碰撞实在是太过抽象,也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简单来说就是,霜之哀伤的确牛逼,但还是败在了天生凶相的超哥手里。

    非要说得文艺一点,那就是许莫超的到来就好比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当然他赢得也不轻松就是了。

    此刻的他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湿透,双眼也是一片模糊,四肢无力,把霜之哀伤当成是拐杖这才勉强站稳。

    “嗯,还不服气?”

    察觉到已经被自己压服的霜之哀伤在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虚弱后又跃跃欲试起来,许莫超冷笑一声,又凶了它一次。

    冰封王座之前裂开的那道缝隙顿时又扩大了一些。

    这一下可把某个一直躲在暗处谋划的老阴比给吓到了,顿时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人作为霜之哀伤的祭品。

    可是……

    之前也没看出来,这个伟光正的王子骨子里会是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啊?

    兽人萨满耐奥祖,不,这个时候应该说是巫妖王,他只觉得无比委屈。

    原来这位王子才是藏得最深的一个人!

    自己……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被他骗了!

    只是如今他的忠实拥趸(dǔn)克尔苏加德已经被锤死,原本还指着阿尔萨斯被控制以后再复活这位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巫妖,现在看来已经不再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冰封王座出现裂缝以后,巫妖王的力量已经开始渐渐流失。

    他已经无暇他顾了。

    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

    感觉到霜之哀伤再一次安稳下来,许莫超哼了一声。

    跟我斗,你还嫩点。

    趁着这段时间,许莫超也已经全盘接受了阿尔萨斯的记忆,当得知他干的那些事情时,只感觉到一阵不屑。

    不就是屠城嘛!

    不就是骗了自己的士兵嘛!

    不就是想复仇嘛!

    居然就因为这种事情导致灵魂产生了破绽,从而被巫妖王给利用。

    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既然要骗,那就索性骗他个一辈子嘛!

    连这些道理都不懂,简直就是一个中二少年嘛!

    特别是在斯坦索姆战役之前,这货居然还把期望放在吉安娜的身上,希望那个娘们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

    开什么玩笑!

    老子就是屠城了,怎么了?

    在那种情况下屠城虽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但确实是最直接的办法,与其让已经被瘟疫感染的平民变成亡灵成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倒不如直接超度了他们!

    嗯,那位女魔法师珍妮一定会和自己有共同语言,记得她最喜欢做的就是超度僵尸。

    哦对了,现在她已经是一位德鲁伊了。

    “殿下,你还好吗?”

    离许莫超最近的一名步兵突然开口询问,打断了他的思路。

    “废话,不会自己用眼睛看吗?”

    许莫超没好气地说道,“还不快过来扶我!”

    虽然感觉王子说话的语气有些古怪,但一众步兵倒也没多想。

    自从斯坦索姆战役以后,王子就变得有些冷血,虽然这种变化同时也让他更加勇敢和强硬,但用现在这种方式和他们说话的王子反而更人性化一些。

    于是两名步兵立即上前搀扶起许莫超,其中一人还想去接他手里的霜之哀伤,却被许莫超瞪了一眼,“不想要命了?这剑是你能碰的吗?”

    那名步兵被许莫超的眼神吓到,连忙缩回了手。

    虽然这把剑在王子手里乖巧得很,但就在自己刚刚靠近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战栗。

    “还有你们,把我的锤子也捡起来一起带走!”

    在原本的历史中阿尔萨斯在得到了霜之哀伤以后就永远抛弃了圣光的复仇,但许莫超不同,这是他第一次当圣骑士。

    虽然他对奶别人不感兴趣,但是还可以当一个惩戒骑嘛!

    到时候左手剑,右手锤,想想都觉得带感。

    “孩子,你还好吧?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穆拉丁才从许莫超的变化中回过神来。

    “我的老伙计,我敢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糟糕过!噢!看在圣光的份上,接下来你最好多出一点力气。

    我的意思是——我可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真是太不幸了!等到我休息好了,我一定要用靴子狠狠踢梅尔甘尼斯的屁股,就像是在踢一只愚蠢的土拨鼠一样!”

    “???”

    穆拉丁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不过他还是明白了许莫超的意思。

    “看样子你并没有被这把剑所诅咒,真是太好了。”

    “呵呵……”

    许莫超笑而不语,如果换成是阿尔萨斯,这个时候你已经可以退场了。

    “走吧,回基地,接下来我会让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知道……”

    许莫超的目光陡然变得深沉起来,“他们到底招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二傻子,放心好了,你的愿望,哥会帮你实现的。

    在路过被阿尔萨斯和穆拉丁刚刚打死的守护者尸体时,穆拉丁还流了几滴眼泪。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守护者的确是为他们好。

    只可惜一切都迟了,身为亡灵的他也没有办法被阿尔萨斯的圣光所复活,但他还是安排几个步兵把守护者的遗体给埋好。

    当许莫超和穆拉丁回到基地的时候,负责留守的步兵队长立刻迎了上来:

    “王子殿下,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亡灵大军已经包围了我们!”

    “包围?”

    许莫超冷笑一声,“是谁包围谁还说不准呢!”

    他看向身旁的穆拉丁,“老伙计,就由你暂时组织防御,梅尔甘尼斯不是号称恐惧魔王,等会我就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