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龙珠小说网,无广告小说在线阅读 -> 历史军事 -> 李朝万古一逆贼

正文 39.金钱至此不足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要是金祖淳,再不济闵廷爀在这儿。

    “尔明日便是汉阳右尹!”

    还要废话个屁股,宣烟立马就倒向这边了!

    可洪景来一个从四品的佥正,怎么给人家许诺足够的利益,让人家立马倒向外戚这边。宣烟也是宦海沉浮十几年的老油条了,一个宝城宣氏出身的三流士族,如今能坐到汉阳府庶尹的位置上,没点本事早成渣了。

    放下了笔的宣烟微笑的看着洪景来,他当然知道现在属于一流京华士族的洪景来有一个相当不错的交际圈子,认识了不少年轻的俊才明星以及部分顶层大佬。但是这改变不了洪景来上个月还只是一个五品正郎,这个月也只是一个佥正的事实。

    就算是点校外戚的打手马仔,洪景来也不属于第一梯队。不然议政府检详的职位,也不会被金祖淳安排给别人去干。

    你洪景来是有政治资源,甚至政治资源比我还多。但是你的政治资源又不能立刻变现,且变现到能收买我宣烟的地步!

    那我宣烟凭什么要冒险为你洪景来,或者你背后的外戚一党卖命,承受明天可能会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政治报复?

    宣烟最想要的权力,也恰好就是洪景来无法给的。

    但是洪景来有钱!

    豁出去了!

    上个月让韩五石回铁山取钱布,原本是用来应付常平司发饷俸的,但是第一个月的饷俸朴宗庆拨给了洪景来。所以这笔钱洪景来自己也没有动用到,加上身上本来就还有一些,包括别人送的,自己贴身存的。

    “所以老弟有何教我?”

    “无有所教,小弟也不与老兄多舌!”

    说完,洪景来从怀里掏出一块叠的规规整整的壮纸。里面装的自然是兑票,而且是很多兑票,摞起来足有一厘米多高。

    “老兄我为官十余载,三五万两也是拿的出来的…………”宣烟的言外之意自然就是你这一摞,看着挺厚,一张一百的大票算,总有大几千。

    可是他做了两任穷郡的郡守,此前还做过县令,到底有一副身家。虽然跑官和自己开销用了不少,但是他现在还是有好几万傍身。

    想要用几千两就把他收买了,那是不可能的。钱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有命拿没命用的钱,他宣烟还是不会要的。

    “几千两,老弟我也不会拿来污了老兄的眼!”

    洪景来心里骂了一句老东西,但是脸上还是表情淡淡的。自顾自的打开纸包,抬头第一张便是松商朴周命大房开出了二千两大票!

    “贰仟”两个字宣烟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有门!看到宣烟的眼睛眨了一下,虽然还是那样微笑的看着洪景来,但是很显然他眼角的余光已经转向了那摞兑票。

    以前香江的电影里,什么赌神赌圣在牌桌上,那几十张扑克牌都是单手轻轻一拨,就能在桌上摆出一个完美的半圆形。洪景来没这个本事,只能把兑票轻轻一压,原本叠好的兑票也伴随着拇指向右摊开。

    贰仟!贰仟!贰仟!贰仟!贰仟!……

    一晃过去十几张,全都是二千两的大票。宣烟的眼睛终于从洪景来的身上挪到了那摞兑票上,伴随着洪景来的拇指移动,呼吸细微可查的粗重起来。

    “不劳烦老弟了!”宣烟终于伸出手,一下拿住洪景来的右手手腕。

    “些许阿堵物,让老兄见笑了!”洪景来直视宣烟。

    两个人相视一笑,心下会意!

    ………………

    “阁郎!那可是六万两,就这样给那个老小子了?要是他吞了您的钱咋办?”

    汉阳的街面上空无一人,洪景来和李济初、韩五石冒雪往南门赶去。汉阳府宣烟这边已经了结,训练营赵得永处也不能松懈。

    “不怕!因为过了新年我才三十岁而已!”洪景来答得轻松。

    “这是什么意思了?”韩五石也没有明白。

    “我比他年轻!这就是最大的底气啊!”

    洪景来是洪妃的族侄,又是丰山洪氏的子弟,只要不是谋逆大罪,肯定不会论死。而且现在洪景来的身份顶多算个弟弟,就算金祖淳被斗倒了,洪景来也就是去济州岛喝海带汤。

    在朝鲜,去济州岛喝海带汤不过是一个京华士族的日常必修科目。要是往前个几十年,你没去济州岛喝过海带汤,你都不好意思出门和别人说自己是京华士族。

    这朝鲜八道,从来没有一个党派能够长期霸占权势,顶多十来年就会完蛋。富贵一代人,才是最常见的政治现状。

    十年后洪景来也才三十九岁,正是最好的时候,到时候外戚或者时派卷土重来。喝海带汤的诸位肯定要全力报复让他们去喝海带汤的人。

    到时候老一辈去世,洪景来成了中坚人物,指不定一个起复就是正三品堂上。弄一个倒台的僻派小弟还不是和玩一样?

    硬是要用俗套的话形容嘛就是“莫欺少年穷!”

    除非你能确定今晚就弄死我,不然就要想清楚收钱不办事的后果!

    以宣烟的智商和经历,他一定会想明白这其中的情由。现在收了洪景来的钱,就一定会卖力的帮洪景来拖延壮勇营的集结。

    今晚上了外戚一党的船,只要明天金祖淳从宫内脱出,那么真就是一桩泼天似的功劳,不譬于活了外戚一党的性命!

    “就是六万两实在太贵了!六万……”李济初虽然听明白了,可还是替洪景来心疼那钱。

    “钱没了可以再挣,今晚要是输了,想要挣也没机会了。”

    “阁郎,前面就是南门!”韩五石把灯笼提到洪景来面前。

    高耸的崇礼门城楼映入眼帘,条石砌成的城门在遥遥火光的照耀下显示出如许的肃杀之感。这座汉阳最大的城门,现在成了训练营的大兵营。

    城上城下满是一言眼数不尽的兵丁,和隔壁一样,这些胸口挂着圆补子,头戴圆帽的士兵,就是国家经制的王师。

    雪愈发的大了,洪景来掸了掸大氅上的积雪,大步向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